第三四O章 拜见亲王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三四o章 拜见亲王

    她刚才见连诗雅脚下一崴要摔倒了,便下意识伸手去搀扶,结果连诗雅将她的手一甩,手用力生生地打在假山上,便将手皮割破了。

    但是,凤千越心疼连诗雅,说她是个包藏祸心的人,根本没有注意到她流血了,便抱着连诗雅匆匆走了,充当着连诗雅的保护伞,丝毫没有将她放在心上。

    她心里突然涌起一阵深深的悲凉——

    “是。”宫女起身,为她包扎着。

    她手微微一颤,低头一看,目光不禁落在这绢帛上,这绢帛上还带着一丝温度——

    “绢帛是谁的?”连似月心里有一股奇特的感觉,这是这绢帛带给她的。

    这宫女扭头往凤云峥站着的地方看了过去,却发现那个地方已经没了人影,九殿下不在那里了。

    宫女微微一愣,想起九殿下的身份,便道:“娘娘,这是奴婢的,奴才为您包扎好了再去找太医过来为您看看。”

    “无碍,小伤,不太麻烦太医了。”连似月看着手背上打了结的包扎,将绢帛放在脸上揉了揉。

    宫女想起凤云峥的叮嘱,便道,“娘娘的手金贵,出了血不能马虎处理,奴婢还是为您去叫太医吧。”

    “随你去吧。”连似月只觉心累,便道。

    “是。”

    “回长春宫。”她道,便转身离去,宫女们依次跟上,那白色的绢帛紧紧地包裹着她的手,她好像没那么痛了。

    凤云峥站在另外一边,站在她看不见的地方,默默地注视着她,眼睛不眨,直到她消失在他的视线中,他却久久地没有离去。

    看着那空了的地方,他心里一阵怅然若失。

    “九殿下,贵妃娘娘有请。”正当他转身,准备离去的时候,连诗雅身边的宫女雪茹走近前来,道。

    九殿下抬眸淡淡地看了她一眼,雪茹突然感到一阵冰冷的视线,顿时觉得身体被生生劈成了两半,她忙后退了一步,躬下身去,心道——

    这是怎么了?这九殿下怎么给她这样的眼神?怪吓人的。

    凤云峥到了长乐宫,连诗雅见了一袭白袍的人翩翩而来,目光顿时微怔了一下,暗暗叹道,这九王的风姿真乃凡人中所罕见,实在令人动心呢。

    她示意身边的人全都退下,站了起来,走到凤云峥的身边,露出娇媚的笑意,道,“九王,请坐。”

    “娘娘与本王,身份有别,不坐了,娘娘不知有何指教。”凤云峥脚后退了两步,与连诗雅保持着一个安全的距离,有礼地道,但是态度和语气却显得十分疏离,冷淡。

    连诗雅顿时变了脸色,出现一丝尴尬,道,“九王不必这么生疏,我……”

    “娘娘是皇上的妃子,还是生疏一些好。”凤云峥见连诗雅走近一步,便又不着痕迹地后退了两步。

    “……”连诗雅脸上有些挂不住了,她的美貌在京都称第二,无人敢称第一,饶是凤千越也被她迷住了,而这九王竟从来一副毫不将她放在眼里的样子。

    她慢慢地攥起拳头,挤出一丝冷笑,道,“九王与我生疏,但是对皇后可不是这样啊。”

    凤云峥听罢,放在身侧的手微微一紧,抬起头。

    连诗雅一笑,道,“我一直在想,九王为何一直不娶亲,原来是因为我那嫡姐。”

    “贵妃娘娘,你得到的已经够多了,不要再打其他主意为好。”凤云峥口气带着几分清冷,说道。

    连诗雅一怔,脸上露出一抹不自在的神色。

    “娘娘若无其他要紧事,本王告退。”说着,凤云峥转身要离去。

    “站住!”从来没有男人会这么忽略她,凤云峥这样子,就把她形同猛兽一般,这令她十分不悦,“九王,我嫡姐有什么好,你看看她的脸,那么大一块疤,丑的令人恶心,你谁都不喜欢,为何偏偏喜欢她!”

    凤云峥淡淡地看着连诗雅,道,“那疤是当初为了救皇上的命留下的,所有的人都知道,娘娘应该也不知道。”

    “你……”连诗雅咬了咬下唇,突然软下态度来,“九王你和我说话,就不能热情一点吗?就像你看连似月那样……”

    “娘娘自重!”凤云峥说完,大步离开了长乐宫。

    ……

    ……

    风吹过,他从回忆中回过神来,连诗雅已经摘下了几朵太平花,一副十分满足的表情,她回过头来——

    前一世,他也是站在这里看她,却从来没得到过她的回应,因为他只能站在她看不见的地方。而这一世,她回头看到的是他。

    连似月脸上的笑容消失了,换上了一副冰冷的表情。

    凤云峥微愣,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

    “九皇弟,和连大小姐在此处赏花,好兴致啊。”凤千越手背在身后,眼中的神情十分凄冷,那手里拿着一卷厚厚的折子,眼圈里有些泛红。

    他说着,目光却锁定在连似月的身上,她穿戴向来素雅,今日竟穿的这样鲜艳,她这是什么意思?

    “越郡王进宫,是去见父皇了吗?”凤云峥淡淡的开口,道。

    郡王?凤千越一听凤云峥对他的称呼,心头一怔,目光从连似月的身上收了回来,袖中拳头紧握,慢慢地俯下身去,咬紧了牙关,道:

    “参见九殿下。”虽然凤千越是兄长,但是现在他只是个郡王,分位比凤云峥低,见了凤云峥,是要跪拜的。

    凤云峥表情浅淡,道,“越郡王免礼。”

    “谢王爷。”凤千越缓缓地站了起来,那目光中的烟火渐渐聚集在一起,然后脸上却露出一丝谦逊的笑容,道,“还请恒亲王恕罪,是本王一时大意,忘了礼数了。”

    “无碍,越郡王不必多礼。”

    凤千越他出身卑微,什么屈辱都受过,今日向凤云峥跪拜又如何,往后再加倍讨回来便是,只是!

    他扭头看向那太平花下的连似月,她一脸冷清,原本灿若照样的笑意在看到他的那一刻便消失殆尽,她眼底甚至是不加掩饰的嘲讽!

    她在嘲讽他作茧自缚,在嘲讽他爵位降低了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