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三六章 改头换面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三三六章 改头换面

    “总护院?”

    连天脸上素来没有多余的表情,此刻更是如此,他看着冷眉,道,“我不管你是谁的人,也不管你平时要做什么,只是我身为相府的总护院,决不许任何人在我的眼皮子底下做出对丞相不利之事!”

    冷眉并无慌张,也清冷着一张脸,用一根手指,将面前的剑起开,道,“那总护院昨晚亲眼看见我潜入丞相书房,为何不当场将我捉住,今天又为何不在众人面前指证我。”

    连天收回视线,道,“昨夜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是要帮你,是因为那东西对老爷身体有害,老爷应该知道真相。但是下一次,我便不会坐视不管了。”

    “我要保护的人只有大小姐,只要对大小姐不利的事,我也不会坐视不管!”说着,冷眉冷冷地看了他一眼后,转身离去。

    连天看着那道冰冷的背影,眼睛不禁看了看手中的剑,停留在她用指尖碰过的地方。

    连诀跑到后院的井水边,直接舀起一瓢又一瓢的冷水从头上淋了下去,将自己淋的浑身湿透。

    四九见了,吓了一跳,忙去抢走了水瓢,道,“少爷,你这是怎么了,天气还很冷呢!”

    “我……”连诀的脸还是红的。

    “怎么了?”四九担忧地问道。

    “我,我,我真该死!”连诀坐在井边,用力地扇了自己一巴掌,把自己那张如玉般的脸都扇红了。

    “少爷……”四九什么都不知道,傻傻看着反常的少爷。

    清泉院。

    甄嬷嬷被抬到不知道什么地方去了,连母发了那么大的火,这甄嬷嬷也讨不到什么好,以后是再也不会出现在在清泉院了。

    连诗雅被奴才们七手八脚地抬了回来,放到床上,陆大夫给开了药敷在腿上,她疼的哇哇直哭,但是现在动也不敢动这条腿,就盼着好了的时候腿也能恢复正常,走路不会跛脚。

    想着自己莫名被一群奴才打了一顿,却没有讨回一个公道,她心里难受地紧。

    过了好些时候,萧氏一个人跌跌撞撞,失魂落魄地回来了,身边一个奴才也没有。

    “娘……”连诗雅一见萧氏这模样,顿时吓了一跳,只见萧氏的脸肿的像是猪头一般,“父亲打你了吗?”

    萧氏瘫坐在椅子上,一脸欲死的神情,“你父亲当真是个无情的人,当初对我多好啊,还送我这独一无二的琉璃灯,现在,不过因为一颗药,就把我们过去的种种全部抹灭,把我当做一个蛇蝎妇人,扇了我十几个耳光,丝毫不顾我的哀求,我的耳朵怕是都要聋了,现在听你说话双耳还在嗡嗡作响。”

    “娘,那,那现在怎么办?我们是不是没有路可走了,我听说舅舅那边,这次也受到了皇上的处罚,大表哥还因为冒犯皇上还被抓了起来。”连诗雅只觉得身后的一座山已经轰然倒塌,自己也摇摇欲坠了。

    “如今,你舅舅和我们同时受到重创,这阵子他要忙着救你大表兄,怕是顾不上我们了,我们只有靠自己。”萧氏看着镜中自己伤痕累累的模样,又看看连诗雅躺着不能动弹的样子,说道,“我们要抓紧时间,快点铲除连似月和容雪,否则,这相府当真没有我们立足之地了。”

    “可是现在,我们还有什么法子?”连诗雅心里感到从未有过的心灰意冷。

    萧氏含泪的眼中露出一抹冷笑,道,“我们还有连诀这张王牌呢,你刚才没有注意到吗?连诀那慌慌张张的样子,他那是闻到那情药,对连似月动了歪念了。只要揭穿这两姐弟的奸情,这两姐弟就不能再在相府生活下去,我们就能反败为胜了,容雪,你生了一双儿女又如何,他们可是不伦之人,哈哈哈,哈哈哈哈!”

    萧氏紧紧抓紧了手中的梳子,仰头大笑,那神态近乎癫狂!

    x

    第二日早上。

    连似月好好地睡上一觉,整个人神清气爽,她站在窗前,连诀送她的那一盆海棠花又开了,开的很是娇艳。

    她不禁开口吟诵道,“试问卷帘人,却道海棠依旧。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大小姐,奴婢给您梳头。”降香走了过来,恭敬地道。

    “大小姐,奴婢听说,昨儿夜里,三小姐哭了一个晚上,喊着脚疼,那陆大夫今天一早就又被叫了来,又请了京城的名医来。”青黛拿帕子替连似月擦着手,道。

    “名医怎么说?”连似月抬起手,将头上的玉蝴蝶簪子拨弄了一下,问道。

    “和陆大夫说法大致相同,三小姐以后恐怕真要成个跛的了,也不能跳舞了,三小姐一直以自己的舞姿为傲呢。”

    “那有什么关系,她不是还会医术吗?”连似月淡淡地道。

    “说起来,三小姐好像已经很久没有给人看诊了。”青黛回忆着说道。

    “走吧,该去祖母那请安了。”连似月轻轻一笑,道。

    连母坐在酸梨木贵妃椅上,连似月恭敬地站在一旁,耐心地给祖母泡上一杯香片茶,再放入两片生姜。

    连母想起那亻崔情药的事,深深地叹了口气,道,“发生这种丢人的事,真是家门不幸,当初就不该让萧家的人进门。”

    “祖母,您喝茶。”连似月双手端着茶杯,递到连母的面前,道。

    “萧氏真是胆大包天,为了一己之私,居然不顾你父亲的身体,做这种害人的事……”连母说着,似乎意识到面前的孙女还未成年,便不好再说下去了。

    “祖母,如今父亲既已经知道真相,自然会做出处置,祖母不用太操心了,您保证身子才是最紧要的。”

    “最近发生的事太多了,我这头啊,动不动地就疼。”连母皱着眉头,扶了扶头上的抹额。

    连似月默默观察着连母的脸色,连母最近确实总是感到疲劳,她都好几次听到她说头疼了。

    “母亲,月儿说得对,您好生歇着,其他的事,大哥知道怎么做,您就不要太操心了,好好顾着身子才是。”连曦也在一旁劝慰道。

    丫鬟们依次走了进来,开始给连母捶腿,点香,连母觉得舒服了点,便闭上眼睛假寐。

    连曦命众人将院内的花盆都搬到院子外面去,连似月跟在后面走上前去,唤道:

    “曦姑姑,请留步。”

    “月儿,怎么了?”连曦停下了脚步。

    “祖母体虚头疼的毛病有多久了?”连似月问道。

    连曦回想了下,道,“快大半个月了,期间还请陆大夫看了,看不出什么毛病来。陆大夫私下与我说,老夫人年事渐高,身子开始虚弱,要少些操心才好。月儿,怎么了吗?”

    连似月摇头,道,“不,没什么,大约是我多想了,祖母年纪大了,开始出现一些老状是正常的。”

    连曦继续指挥众人般花盆,连似月站在原处,脸上一抹沉思,目光徐徐地拂过倾安院的每一处——

    祖母如此,真是因为年老吗?

    “月儿,原来你在这,为父正要找你。”这个当口,连延庆恰好走了过来。

    “不知父亲找女儿所为何事?”连似月微微失礼,问道。

    “贵妃娘娘派了荣太医来为你母亲保胎,这是对连家天大的恩惠。我想,你和连诀两人应该入宫一趟,亲自到贵妃娘娘面前去谢个恩才是。对了……”

    他上下打量了一番连似月,道,“进宫前先去换身鲜艳些的衣裳,总是这样素,让人觉得你性子太冷,不好接近。”

    连似月看到这个父亲那眼神中掩藏不住的蠢蠢欲动,就知道他心里所打的如意算盘,如今连诗雅是彻底指望不上了,他就开始指望她去攀龙附凤了。

    恒亲王府。

    九殿下凤云峥正在书房看一份公务,看了一会,不知道他想到了什么,突然一笑,笑出了声,他抬起头,目光停留在面前的画卷上,心里感到一阵暖融融的。

    这时候,夜风像是一阵风似的跑了过来,靠在门边,上气不接下气地道,“殿下,好消息,今儿大小姐进宫向贵妃娘娘谢恩去了。”

    凤云峥一听,猛地站了起来,丢下纸笔,飞一般跑出了书房。

    但是,才跑到那门边,又走了回来,站在门边,一只手放在腰后,一只手放在腹前,挺直了身躯,问道,“本王这身装扮如何?有没有玉树临风,英俊潇洒?”

    “这个嘛……”夜风嘴唇咬着食指,故作思考,上下打量着。

    “怎样?”凤云峥问道。

    “好像……少了点什么。”夜风皱着眉头,说道。

    “少了什么?”凤云峥有些紧张地问道。

    “殿下偏好白色,银色,月色,便常以白袍,银袍示人,当然咯,凭殿下的风姿,那是绝对担得起风华绝代,天下无双这八个字的,只不过……”

    “只不过什么?”

    “这白色,银色总给人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感觉,说不定,会让大小姐误会殿下是一个太过冷漠的人,而不敢多余殿下交谈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