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三四章 催情药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三三四章 催情药

    “丞相大人,这是,这是……”陆大夫有些为难地看了看这室内还未成婚的少爷和小姐们,欲言又止。

    桌子旁边,连诀连喝了好几杯茶才终于缓了过来,单脸上仍旧泛着一丝潮红,想起刚才碰着连似月手背肌肤的感觉,他心跳不禁加快了,好不容易才压下急促的呼吸。

    “这药到底有什么问题,陆大夫?我乖乖孙儿这是怎么了,这难道……难道是毒药吗?”连母见此情况,突然吓了一跳,问道。

    “老夫人,丞相大人,这药丸不算毒药,它是用五石散、石硫黄、颤声娇、人参、枸杞、淫羊藿、菟丝子、鹿茸、巴戟天、蛇乐子、女贞子等十一味药材磨成粉做成的药丸,其实就是……亻崔情药,刚才诀少爷用力地吸了几口气,将这气味吸入了体内,因为吸的时候太用力,所以才会出现这么明显反应。”陆大夫有些吞吐地说道。

    什么……亻崔情药?

    众人听了,一惊,这甄嬷嬷的身上,怎么会带着这种东西?甄嬷嬷听了,也大为震惊。

    而连诀听了,更是脸红的快要滴出血来,原来刚才那脸红心跳浑身发热的感觉,是因为这颗药,但是让他动情的对象却是姐姐!

    “祖母,父亲,我先出去!”想到刚才某个瞬间自己脑海中闪过的念头,他突然觉得自己太邪恶了,他连忙快步走了出去,他要赶快地冷静一下,将那些不好的念头全部去掉。

    而那萧氏听了陆大夫的话,脸色突然微微一白,手暗暗地握紧了,这东西她当然熟悉,只是,怎么会在甄嬷嬷身上。

    连母气的脸色发青,呼吸沉重,她叱骂道,“我堂堂丞相府竟出现这种污秽之物,让陆大夫见笑了。”陆大夫忙躬下了身,这碰上府里这等事,还确实让他感到尴尬。

    连母用力地将拐杖在地上用力地敲击了两下,道,“宋嬷嬷,你去翻翻这个老废物的身上,看还有没有这等见不得人的东西。”

    “是。”宋嬷嬷走上前,伸手在甄嬷嬷的身上一通摸索,竟又掏出一颗来。

    “不,不……”甄嬷嬷艰难地晃动着头,“不是,不是奴婢,不是的……”

    “老废物还不快说,这污秽之物从何而来?你拿她想做什么?”连母十分重视相府的风评,若是相府奴才身上藏着亻崔情药的事传了出去,相府就要处处蒙羞,被人指指点点了,这是她不允许的。

    “不,不是的,奴婢……奴婢不知道……”甄嬷嬷急的想要辩解,但无奈她身体太疼,连话也说不太清楚。

    “老爷,老夫人……”这时候,前去书房检查的连天走了进来。

    “如何?”连延庆问道。

    “老爷书房没有丢失什么东西,倒是……多了点东西。”连天说道。

    “多了东西?多了什么?”

    连天示意身后的侍卫将一盏琉璃灯提了过来,这琉璃灯看起来十分华贵,由五色琉璃为灯身制作而成,上有山水人物,花竹翎毛,晃耀夺目,华丽精致。

    萧氏见到这盏灯,顿时一愣,连延庆看到这盏灯也不由地看了她一眼。

    说来,这一盏灯也算有一段缠绵悱恻的故事——

    当初萧仙敏嫁与连延庆为妾,连延庆对她多有愧疚,初时,更是百依百顺,言听计从。

    一次,萧仙敏说她想要一盏独一无二的琉璃灯,连延庆便找了工匠精心制作了这一盏华贵的琉璃灯相赠,彼时,萧仙敏依偎在他怀中,将琉璃灯点燃,柔声地道,“这灯,是仙敏与老爷之间的灯,往后只有与仙敏在一起的时候,老爷才能点这盏灯。”

    “好。”连延庆点头允诺。

    从此以后,只要和连延庆在一起的时候,萧氏便会将这一盏琉璃灯点上,其余时候便是放在书橱里,不曾点亮过。

    现在连天却将这琉璃灯拿了过来——

    “你说我书房多了点东西,和这灯,有什么关系吗?”连延庆轻皱眉头,问道。

    萧氏听了,目光也紧紧地锁住了那盏灯,她不知道她这灯有什么问题。

    连天将琉璃灯的灯罩打开,从添灯油的地方拿出一颗药丸来,道,“老爷,我细细检查了每一处,书房没有丢失任何东西,但是灯罩里多了这个,不知是何物。”

    连延庆一看,这药丸和甄嬷嬷身上搜出来的药丸,无论是色泽还是形状是一样的!

    “陆大夫!”连延庆道。

    “是。”陆大夫接过这药丸,头靠后一些,掰开一看,道,“大人,这和刚刚那颗药是一样的。”

    “这药放在灯油里,会怎么样?”连延庆脸色慢慢变冷,声音也显得没了温度,问道。

    “这药丸可以吃,可以闻,遇火则随之燃烧,没有烟尘,会散发出淡淡的气味,这气味便有……亻崔情之功效,男子闻得此气味,往往无法控制自我,会……会……但这药若用的多了,会折损男儿的身体,折损阳寿。”陆大夫有些不好继续说下去,但听着的人也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折损身体,折损阳寿,这药藏在这琉璃灯里,而琉璃灯在书房里……”连母一愣,猛地看向甄嬷嬷,这老废物已经五十有余,断不会为了自己整这种幺蛾子,“你们去延庆的书房,是要偷偷放这种污秽的东西,谁让你们做的?”

    “奴,奴婢……”甄嬷嬷费力地张开嘴巴,终于说出一句,“奴婢没有,这,这不是奴婢的东西,不知道怎么到奴婢身上来了。”

    “哼。”连延庆冷哼一声,缓缓地扭头看向萧氏,那目光如针尖般,扎在萧氏的心口,她顿时脸色惨白,急忙解释道——

    “不,不是的,和我没有关系,我不知道。”

    这药她是熟悉的,除了贴在肚脐的香肌丸永葆青春之外,她有时候去见连延庆还会将这药偷偷地涂抹在脖间,每每引得连延庆欲罢不能,对她百般迷恋。

    原本,她只用过一次,可是用了之后,看到连延庆对自己这般呵护,便越陷越深,这些年断断续续的一直用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