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三一章 极贵之命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三三一章 极贵之命

    想着,萧氏的眼中流露出一抹阴冷的算计,她忍着疼,吩咐道:

    “快去叫董嬷嬷过来。”

    “是。”不一会,董嬷嬷进来了,萧氏让其他人退了下去,亚低声说道,“董嬷嬷,我打算趁机滑胎,把责任推到绿枝那个贱婢的身上,这样连似月纵容奴才伤人导致我滑胎的罪名一成立,她必定会受到惩罚,往后我也可以拿这件事来挤兑她,你看我应该怎么做才不会被发现破绽。”

    董嬷嬷看了看萧氏的肚子,说道,“这倒不难,奴婢准备一下鸡血放在夫人的裙下,夫人说肚子疼即可。”

    “那你快去准备鸡血,小心些,别被人发现了。”即便她要滑胎,也不能便宜了连似月和绿枝这个贱婢,她要拉着她们主仆二人给一滩鸡血陪葬!

    “是,夫人。”董嬷嬷走到门边,停下了脚步。

    “怎么了?有问题吗?”萧氏见状,心中一紧,忙问道。

    “夫人确定要滑胎吗?”董嬷嬷回过头来,望着萧氏的眼睛,问道

    是啊,她真的要滑胎吗?董嬷嬷问到了她的心里,她犹豫了,她看着老夫人赠与的观音玉佩,如果她腹中的胎儿没了,那就又会被打入“冷宫”,她想母凭子贵,可是不可能了。

    “夫人……”正在这时候,丫鬟白薇匆匆走了进来,汇报道,“夫人,奴婢刚从福安院过来,大夫人的胎保住了,宫里的荣太医亲自上门为大夫人保的胎。”

    “什么,荣太医?他们怎么请得到荣太医?”萧氏也听说过荣太医精通保胎,就算宫中的娘娘,若是不受太后和皇上的尊宠,也请不到荣太医的,如今,他怎么亲自上相府来了?

    “不是请的,听说是贵妃娘娘特意派荣太医来的。”白薇回答道。

    “良贵妃?”萧氏一愣,良贵妃怎么会为了容雪特派荣太医来,还来的这么及时,这是天大的荣宠啊,谁不知道现在良贵妃在宫中的地位!

    她脑海中一个激灵——连似月!必定是连似月和九殿下勾搭上了!

    这两母女的命怎么变得这么好,这一切,不应该是属于她和雅儿的吗?

    萧氏突然觉得悲从中来,身子软软地瘫坐在椅子上,道,“老天爷,你为何屡次捉弄于我,如果再让她生下一子,我这辈子还有什么指望!”

    这一刻,萧氏觉得分外凄凉,她命中无子,而容雪却开枝散叶,凭什么,她到底凭什么,她现在好后悔,当初下的药不够重,直接将她药死就好了。

    董嬷嬷见状,示意白薇下去后,走到萧氏的身旁,问道,“其实,夫人也不是非要滑胎不可,奴婢还有一个办法,只是,需要冒险。”

    “还有什么办法?你说,多大的险我都冒。”她颤抖着声音问道,看着容雪怀孕,而自己却无所出,她实在是不甘心!

    “夫人……”董嬷嬷靠近萧氏的耳旁,说这些什么,萧氏猛地睁大了眼睛,一开始是惊讶,接着有些害怕,问道:

    “这,这可行吗?还有半年的时间,这中间如果出了什么问题被发现了,老爷肯定不会放过我。”

    董嬷嬷道,“夫人,奴婢只是给您一个建议,主意还是要您自己拿。只是,因为夫人不能生育,这是最后一次机会了。”

    她要滑胎的前提是容氏也滑胎,可如果容氏的胎好好的,她的却没了,就算惩罚了连似月和冷眉,她最终也讨不到其他的好处了。

    萧氏捏紧了帕子,眼中害怕的神色慢慢褪去,取而代之的一抹坚定,她道,“舍不得孩子套不到狼,如今也只剩下这条路了,就这么办吧,只是这次,便宜连似月和绿枝这个贱婢了!给我换衣裳吧。”

    为了继续保着腹中的胎儿,她就不能去连母和连延庆面前吵闹着告连似月和冷眉的状,否则他们要让陆大夫查看她的胎脉,那就要露陷了。

    “这次,打落牙齿和血吞了!下次再找机会报这个仇罢了!”

    她换上一身新的衣裳,将身上手臂上的鞭痕掩盖了,又在脸上涂抹了脂粉,让那些鞭痕看起来没那么明显。

    “走,大夫人受了惊吓,我这做妹妹的,怎么也应该去看看,否则要落人话柄了。”

    “怪事,都日中了,雅儿和甄嬷嬷到底去哪里了?你们快去找找看。”萧氏走出清泉院的门,突然想起连诗雅和甄嬷嬷来了,便吩咐道。

    *

    福安院,

    一直到了晌午时分,大夫人的胎脉才稳定了下来,总算摆脱了危险,大夫人喝了药沉沉地睡去了。

    荣太医吩咐了房中奴才一些注意事项后才准备离开,连延庆吩咐管家将一个盒子地上,这里面是满满一盒子金子。

    他道,“这次多亏了太医,请笑纳本相的一点心意。”

    “是啊,荣太医,这回多亏了您了,您对我们连家有恩呐。”连母也是感激涕零,“这点心意,请您务必收下。”

    荣太医忙推辞了,道,“老夫人,丞相大人,万万使不得,贵妃娘娘对卑职有天大的恩情,既是娘娘开了金口,卑职自当尽心尽力,这礼是不能收的,否则,卑职无颜见贵妃娘娘了。往后,卑职每个月都会来贵府一次为大夫人看诊,直到腹中孩子平安降生,这也是贵妃娘娘吩咐的。”

    尽管连母和连延庆再三推搡,但荣太医始终不肯取分文,连延庆没法,便亲自送荣太医出门,到了门口,连延庆道:

    “荣太医,借一步说话,您可知贵妃娘娘为何会请您来为我夫人保胎?”

    荣太医听罢,脸上露出了一抹神秘的笑意,道,“丞相大人,这就要问您府中那位大小姐了,卑职听说,是九殿下去求贵妃娘娘的。”

    “九殿下?”连延庆眼中闪过一抹遐思。

    荣太医双手抱拳,道,“卑职要恭喜相爷了。”说着,他笑了三声,上了马车。

    连延庆站在原地,脑海中细细地琢磨着荣太医说的话,突然脑海中一个激灵,脸上露出一抹笑意来,转身走回前厅——

    那莫安师太说月儿是极贵之人,看来所言不假!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