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二四章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三二四章

    “皇上,这,这不是我写的,我我从没有这种想法啊皇上……”萧山哪里还敢再念下去,拿着文章跪在地上急忙地否认。

    “皇上,我萧家一向对皇上忠心耿耿,绝无不臣之心,这篇文章怕是有心之人要陷害我萧家啊,皇上明鉴啊皇上……” 萧振海已经满头大汗,不断地抬手擦着额头,。

    “陷害?你的意思是这篇文章是伪造的?还是萧山的印章也换了?萧山拿你的私章来看看。”皇帝冷斥一声,道。

    “是……”萧山战战兢兢交上自己的私章,印上一看,与折子上的一模一样——

    “皇上,不是的,不是我写的,不是啊……”萧山吓得用求救的目光看向萧振海。

    “皇上,末将的大哥虽喜欢写文章,也喜欢去书肆与文人雅士共谈国事,但大哥言必称皇上英明,绝无可能写出这种大逆不道的文章来,请皇上明察!”萧河也极力为自己的大哥辩护。

    “本王听萧国公和天宝大将军的意思,是本王构陷了萧山啊。父皇,据玉离阁老板所说,前日萧山在书肆里喝多了就便开始口出狂言,老板多番劝阻,他不但不听,还写下了这篇骂皇帝的文章,写完后便倒头大睡,书肆老板怕此事传出去让他背上谋逆的罪名,见了儿臣才将文章交给我,并表示了衷心之意,若不不信,那书肆老板就算有一百个胆子也不敢污蔑你萧国公的长子,这可是欺君之罪!”凤云峥冷哼一声,道,“父皇,不妨传书肆老板前来对证。”

    “姜克己,你立刻前去捉拿玉离阁老板!将他带到朕的面前来!”皇帝下令道。

    “是!”姜克己领着一队人马匆匆出了皇宫,直奔玉离阁书肆——

    看来,今晚必定是个不眠之夜了。

    “山儿,到底是怎么回事?当日你在书肆和谁在一起了,是谁陷害的你!”萧振海听了凤云峥所说的,便问萧山道。

    “父亲,我,我……我不记得了……”萧山糊涂了,他脑海中迅速地回忆着前日去玉离阁的情景——

    他记得他原本约了一般世家子弟在书肆抄书论文,后来有人提议饮酒助兴,他一时高兴喝了很多酒,后来是被家中奴才搀扶回家的,这中间发生了什么,他怎么都想不起来了。

    凤千越心中大骂萧山坏事!但是,他敢肯定,萧山是被陷害的,是——

    他突然感觉到一道冰冷,猛地抬头,只见连似月静静地站在凤云峥的身后,仿若空谷幽兰,不争不抢,但是,他却从她的眼睛里看到了一丝冷意!

    是她!此事一定和她有关,她联手凤云峥将萧山摆了一道!肯定是的。

    连似月看着凤千越,可惜地摇了摇头——凤千越啊凤千越,不是只有你会布局,不是只有你会抽丝剥茧,我也会啊!

    没错,自她被萧振海以乌鸦凶兆之名陷害,被皇帝押入天牢之后,她便耐心地,默默地一直在寻找一个机会,她发誓要给萧家一个重击。

    但是萧振海自从被皇帝怀疑过之后,他就愈加小心,一时之间,根本找不到什么破绽。

    直到那一天,她从四九的口中得知,连诀没有去书院而是去了玉离阁,她便吩咐了轿子要去书肆找连诀,结果,在玉离阁门口碰到了前来书肆的萧山——

    萧山冷冷看着她,嘲笑她一个女子往这里跑,怕是要勾引什么王公贵族直流。

    连似月当时什么也没有说,冷眼看着萧山意气风发地和一般王公贵子,文人雅士说说笑笑着进了玉离阁,一边走一边大肆谈论国事,众人皆以他为中心,各种奉迎拍马,他则大为满足——

    那时,她微微一笑,生出一计。

    于是,就在前几日,萧山再度前往书肆时,在众人的一句一句的赞美之下,喝了足足三壶酒,喝下酒的他醉的迷迷糊糊,然后有人拿了一份文稿给他,说是仰慕他的字,请他抄写一份书稿,好拿回去裱起来挂在家中墙上。

    萧山喝了太多的酒,脑袋已经难辨真伪,整个人被夸奖的飘飘然,于是照着这份文稿抄了下来,还盖上了自己的印章,盖完印章后倒头便睡,根本就记不得自己曾经做过什么,更不会知道他当时迷迷糊糊抄下的文稿就是现在皇帝看到的这一份。

    当日的酒,当日的文稿,全都是凤云峥暗中安排好的,计策是连似月想的,他则是执行者,当然他也为她这一计暗自称好。

    一个多时辰后,那玉离阁的老板李知然被姜克己带到了皇帝的面前,他哆哆嗦嗦地跪在大殿中央。

    皇帝命人将文稿放在他的面前,问道,“这篇文章你可见过?”

    “好好回答,若有半句虚言,可是欺君之罪!”萧振海如炬的目光瞪着这李知然,粗声道。

    那李知然一见这文稿,便立即匍匐在地,使劲地磕着头,道,“皇上饶命,这,这篇文章与草民没有任何关系,是,是那萧大公子写的,留在书肆,草民不敢欺瞒皇上,恰碰到九殿下,便,便上交了九殿下,草民对皇上忠心耿耿,绝无怨言,皇上在位,安国兴邦,实乃百姓之福……”

    李知然所言与九殿下相差无几。

    “什么,你……”萧山只觉得眼前一黑。

    “胡说八道!我儿怎会写这种文章,定是你有心坑害!”萧振海一手揪住李知然的衣领,那目光鼓起,像是要吃人一般。

    这李知然生怕自己担上对皇上大不敬之罪,虽被萧振海吓得缩成一团,但仍旧哆哆嗦嗦地道:

    “国,国公爷明鉴,我,我……我与大公子无冤无仇,绝不敢啊……”

    “萧国公这么说就太不合情理了。”凤云峥见这萧振海有些气急败坏的模样,唇角露出高深莫测的一丝弧度,道,“书肆老板开书肆一则是附庸风雅,让京都文人雅士有个去处,二则是为了赚这些文人雅士的银子,怎么说,他都没有理由冒着欺君之罪的危险去陷害萧家的大公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