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二一章 拜你所赐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三二一章 拜你所赐

    皇后回过身,想要与皇帝说什么,却见皇帝手里正捏着一封信笺,目光落在那私章上,脸色却已经变了,拿着信笺的手发抖。

    “皇上……”皇后心头一跳,一股不详的感觉从背脊升起。

    “啪!”皇帝将手中信笺连同那木匣子啪的一声摔在地上,那目光狠狠地盯着皇后,道,“朕真没想到,你为了凤明那个逆子,处心积虑谋害良妃和云峥!”

    “皇,皇上,您在说什么……臣妾,臣妾不明白。”皇后感到莫名其妙,这是怎么了,皇上前一刻不是也认定凤云峥和梁丽姝有染吗?怎么,怎么突然变了态度。

    那人群中一直作壁上观,以为胜券在握的凤千越和萧振海父子等也顿时愣住了——

    怎么回事?皇上怎么了。

    “皇上,皇上明察,有人将云峥在南城的事告之臣妾,臣妾见这梁丽姝实在可怜,又四处败坏皇家声威,臣妾才酌情处理的啊皇上……”皇后双膝一曲,跪在地上。

    “母后,儿臣的私章自南城回来之后就已经换了,新的私章上的字还是父皇亲手写下让工匠雕刻的,是作为奖赏儿臣提前完成南城任务赏赐。两个私章的区别在于‘峥’字,当时父皇说‘峥’的‘山’太小,要换大一些,便亲自给儿臣换了个‘峥’字。”凤云峥从腰间的荷包里拿出自己新的私章,盖在其中一份信笺上——

    比较一下,两个“峥”字却有不同。

    因为区别不是特别明显,所以,周成帝一开始也没有注意,但凤云峥一说,他一眼就看出了这个私章的问题。

    “什么……”皇后只觉得双腿一软,她的手紧紧抓住印着两个私章的信笺,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地看着。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那,那有可能是你怕事情败露,用了旧的私章。”皇后抓住这最后一点,说道。

    “儿臣旧的私章在父皇那儿呢,为了混乱,该是已经销毁了吧。”凤云峥唇角露出轻微笑意,道。

    什么?皇后猛地看向皇帝,皇帝的脸色十分阴沉。

    凤千越的心一惊!

    怎么会,他的每个计划几乎都近乎完美,为什么一个接连一个全部……失败了。

    皇后扑通一声,再度跪在地上,道,“皇上,臣妾,臣妾绝无陷害良妃和云峥之心,这梁丽姝和信到了臣妾的手里,臣妾才,才……”

    “皇上,关于梁都督之女之事,臣女有一事不明,想请皇后娘娘解惑。”这时候,连似月站了出来,说道。

    “说。”皇帝的声音已然十分冰冷。

    “是。”连似月转身,向皇后行礼,道,“皇后娘娘,南城距京城路程遥远,而您深居宫中,是如何得知梁都督之女疯癫之事的呢?莫非,您一直在监视九殿下的一举一动吗?”呵,到了这个时候,皇后还死撑着不将凤千越供出来,要么是不想同一条船上的人全部沉下来,等候凤千越日后的救援,要么就是想留着凤千越日后与九殿下争斗,不肯便宜了九殿下,这样就算她败下阵来,也还能坐山观虎斗——

    只是,她怎么会如他们的意呢!

    果然,凤千越见连似月将问题引到这方面,心头一惊,她这是要将皇后连根拔起么!这拔起之后,必定会揪出他来!

    连似月,你好大的胆子!凤千越攥紧了拳头。

    连延庆的额头冒出了一层冷汗。

    “你!”皇后没料到一个黄毛丫头,也胆敢当众质问她,只是,这连似月的神情淡定,眼神幽深,隐隐有种迫人的气势,一时间,竟令她这个皇后心头也产生了畏缩。

    不,这是一个错觉,她堂堂皇后,怎么会怕一个无权无势的丫头!

    “大胆!你算什么,竟也敢对本宫咄咄逼人。”

    “母后,连相之女也不过是心有疑问,您方才对儿臣不也咄咄逼人么?”凤云峥道。

    “你……”皇后面色苍白。

    “皇后娘娘,还有,这梁都督为了保住官位,必然不想将家中丑事闹大,这乃人之常情,而都督之女一个疯癫之人,又是怎么到京都的呢,这些问题,臣女实在是好奇极了。”连似月轻声地问道。

    “皇后,连相之女的问题,朕也很想知道,说吧……”皇帝看向皇后的神情已经变了,现在充满了疑问和质疑。

    “是啊,皇后娘娘,本公主身居宫外,府中常有官员往来,也不曾听说过此事的,您是怎么知道的呢?”安国公主也在一旁问道。

    “臣妾,臣妾……”皇后的目光从凤千越的脸上闪过,两人的目光有一个短暂的交汇,她道,“有人见这梁丽姝可怜,便四处议论,最终不小心说到了本宫面前,本宫一盘问便问出这么些事情来,有何不可?”

    连似月眼角浮起一丝不以人察觉的浅笑,都到这个关头了,还选择保住凤千越,看来,凤千越还许了皇后什么承诺吧。

    只不过,皇后说与不说,皇帝都会开始怀疑此事,既然有怀疑,他就会去调查,凤千越想再全身而退——

    难了!

    果然,皇帝的脸色越发阴沉,显然他对皇后的回答很不满意。

    “父皇,父皇,有人要害儿臣,救救儿臣吧……”

    偏偏在这时候,那东宫里再度传来废太子凤明的叫声。

    “父皇,九皇弟其心不古,他对儿臣见死不救,无情无义啊父皇!”

    起先,皇帝听了凤明的叫声,看到他爬到树上的样子,心里却是动了恻隐之心,但是现在看来——

    这一切不过是他们母子之间,夫妻之间联合起来演的一场戏罢了!而皇帝最痛恨的便是有人在他面前耍心机。

    “皇上,你听,你听,明儿真的被人害了啊,皇上救他!救他!他是皇上唯一的嫡长子啊皇上。”皇后娘娘匍匐在地上,痛哭着,却不知,她的哭声有种气数已尽的悲凉感。

    “孽障!”皇帝冷哼一声,站了起来,道,“什么巫蛊之术,你也不是头一次装神弄鬼了,这次还带上了那个逆子!那个逆子有今天,全都败你所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