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二O章 步步为营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三二o章 步步为营

    “皇上,您看,这么多人,这梁丽姝就只记得云峥一人,还如此恋恋不舍,实在难说他们一点关系都没有啊。”皇后见梁丽姝准确地认出了凤云峥,脸上露出一丝笑容,她扭头对皇帝说道。

    “皇后娘娘,您别忘了,这是个疯癫人,所说的话,实难有说服力。”安国公主适时说道。

    “梁丽姝未婚先孕的消息,南城许多人都知道,还有人见过她肚子鼓起的样子,她家人说,除了云峥,她从未接触过其他任何男子。”听着皇后的说辞,皇帝紧抿着唇,探究的目光落在凤云峥的身上。

    “认出了云峥又能说明什么?也不能证明这梁都督之女失去的孩儿就是云峥的。再说,云峥样貌出色,对他倾心之人不胜枚举,莫非每一个对他倾心,然后患上假象症的人他都要负责不成?”安国公主一言,便将梁丽姝定为一个痴迷凤云峥的花痴女。

    “是啊,皇上,男女之事方面,铮儿的品性您是清楚的,他长这么大,连个相好的女子都没有过,他府中近身伺候的人还是从臣妾身边带走的孺嬷嬷,连通房丫头都没有的。”良贵妃紧紧握着儿子的手,眼中泛着热泪,道。

    “母妃……”皇后,皇帝,安国公主,这些人的任何言语都无法使他的内心动容,但是他的亲娘不一样,他曾见过她为了自己伤心欲绝的样子,他曾见到她跪在凤千越的面前,苦苦哀求,说她愿意放弃一切,也让他放弃一切,只求留她的孩儿一条性命,“别哭。”

    “其实,本宫也是不信的。”皇后的脸上露出一抹悲恸,道,“可是,这梁丽姝身上有好些云峥写的定情信,字迹是云峥的,印章也是云峥的,这,这容不得臣妾不信啊。”

    定情信?

    凤云峥脸上露出一抹说不清道不明的神情,左边唇角微杨,道,“定情信?母后说的儿臣都好奇起来了,可否请母后将儿臣写的定情信拿出来给儿臣看看。”

    “皇后,把情信拿出来吧。”周成帝眉头微锁,道。

    “臣妾正有此意。”说着,便向雪丽使了个眼色,雪丽双手托着一个木匣子走到皇帝面前。

    “皇上,这些便是了。”

    “拿过来看看。”皇帝下令,那冯德贵便将木匣子中的一叠信笺拿了出来,展开,只见第一份上面写着——

    “姝:

    本王最爱之诗为司马相如之《凤求凰》,诗中表达了相如对文君的无限倾慕和热烈追求,相如自喻为凤,比文君为凰,如今,我乃凤,你为凰。

    凤兮凤兮归故乡,遨游四海求其皇。时未遇兮无所将,何悟今兮升斯堂!有艳淑女在闺房,室迩人遐毒我肠。

    何缘交颈为鸳鸯,胡颉颃兮共翱翔!皇兮皇兮从我栖,得托孳尾永为妃。交情通意心和谐,中夜相从知者谁?双翼俱起翻高飞,无感我思使余悲。”

    这信的末尾处,写着写信的日期,还盖着凤云峥的私章,从写信的日期来看,这封信是凤云峥回到京都后写的。

    还有其他的情信,有的是在南城写的,有的是在京都写的,这些都明明确确地证明,凤云峥与这梁丽姝似乎确实有一段情,那么她腹中流掉的胎儿也与凤云峥脱不了干系了。

    “咦?呵呵,呵呵……”梁丽姝又傻乎乎地笑了起来。

    “皇上,她的手……”这时候,萧湖突然指着梁丽姝的手臂,喊道。

    原来,这梁丽姝一直将安国公主的步摇高高的举起,那衣袖便落了下来,那手臂上刻着一个鲜明的“铮”字,歪歪扭扭,笔画凌乱,看得出刻的时候心里怀着极大的恨意。

    “皇上,你看,事到如今要怎么办才好……”皇后叹了口气,道。

    皇帝一封一封迅速的翻过去,他眉间的寒意渐渐加深,道,“这确实是铮儿的笔迹……”

    皇帝话音落,皇后大大的松了口气,只要皇上认为信是凤云峥写的就可以了!

    不远处,凤千越那双深邃如暗夜的眸子,隐隐闪烁着一簇火焰——

    往前一步!再往前一步!就大功告成了。

    “九殿下,殿下,姝儿错了,你原谅姝儿,带姝儿一起回京都,姝儿会听话的……”梁丽姝突然蹲在凤云峥的脚边哭了起来。

    她是真的疯了!凤千越冷眼看着这女子,内心冰凉,道,莫怪本王心狠手辣,凤云峥太小心谨慎,你是唯一可以利用的线索,本王不得不利用你。

    萧振海眼见事态发展到这一步,心里不禁开始对凤千越这位四殿下刮目相看起来——

    他原以为凤千越资质平平,还时常懊恼女儿选定的人是他,可现在看来,这四殿下缜密的心思,隐忍的品性,都远超出常人!

    凤烨眼睛微眯,他是不信他这九皇弟会犯下此种错事的,但现在所有证据皆对他不利!

    他不禁看向连似月,当时心头便微微一颤——

    连似月那双眼睛里没有丝毫慌乱,没有对凤云峥的丝毫怀疑,全是坚定的信任!他从未在她眼中见过这样的神情。

    皇帝叹了口气,将信笺丢回木匣子中,问凤云峥,道,“证据确凿,你要如何解释,铮儿。”

    凤云峥伸手将木匣子里的信笺拿了出来,目光快速扫过上面的字迹,果断地道:

    “父皇,这不是儿臣写的,与儿臣无关,儿臣在南城期间曾与梁锡范每日接触,但是对他的女儿却没有任何印象,儿臣甚至不记得是否见过眼前这个人,所以,她的事与儿臣并无丁点关系。”

    见他否认地如此之快,皇后也并不惊讶,道,“那你要如何解释这信上的字迹?”

    “字迹可以伪造。”凤云峥脸色平静,道。

    “字迹可以伪造,那你的私章呢,你别忘了,这私章只有你自己才有。”皇后再逼问道,脸上隐隐跳动着一抹即将得胜的快意。

    “这不是儿臣的私章。”凤云峥唇角噙着淡淡的笑意,云淡风轻地道。

    “什么……不是你的私章?”皇后一愣,随即却觉得凤云峥不过在垂死挣扎罢了,“皇上,云峥他……”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