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一五章 搜宫行动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三一五章 搜宫行动

    连似月也被刘喜人拖着一同往前走,刘喜人道,“我们也去看看究竟,这大晚上的,突然叫的这么瘆人,我都出冷汗了。”

    连似月抿紧双唇,一边跟着走一边冷静地思索着,刚才萧振海和皇后娘娘都说得对,东宫向来平静,今晚突然出现,必有重因。

    按照前世的时间推算,太子复立就在这几天的时间内,前一世复立之前也发生过今晚这样的事吗?

    正想着的时候,一行人已经到了东宫门口。

    连似月抬头看了一眼,在夜色中,整个东宫宫殿好似一个笼罩在夜色中的鬼屋一般,阴森,冰凉的气氛始终围绕着四周。

    “父皇!儿臣冤枉!儿臣冤枉啊。”废太子凤明喊着喊着,居然开始痛哭,声音凄厉。

    “开门!”皇帝一声令下,宫殿大门被缓缓打开——

    刚一走进去看到里面的情形,皇后便觉得眼前一黑,若不是死死撑住,差一点就晕倒在了地上。

    皇帝抬头一看,只见废太子凤明爬到了树上,双手紧紧地保住树干,正对着荣元殿的方向大声的呼救,一身素衣,头发凌乱,满脸胡茬,脸色又黑又脏,眼神慌乱,充满了恐惧不安。

    而那废太子妃楚蓁躺在树下,睁着眼睛,眼神似乎涣散无神,那光倮的手臂上三道血痕,鲜血流出。

    整个场面看起来触目惊心,令人倒抽了一口冷气。

    “父皇,冤枉啊,父皇!”凤明还骑在树干上,抱着树枝大声地喊着,活像一只濒临死亡的野兽。

    众人看的心惊肉跳的,心想这废太子是不是魔怔了,是不是疯了?

    而与其他人都看着太子不同,连似月的目光则静静地落在了废太子妃楚蓁的身上,她记得这个出自楚国府的太子妃楚蓁,聪慧能干,心机颇深,辅助太子多年,可因为太子自己不争气,依旧没逃过二次被废的结局,楚蓁也因此跟着太子含恨而终了。

    “皇上,废太子这是……中邪了吧!”萧振海说道。

    连似月的目光再次落在凤明的身上,暗夜中,她的目光像是荒野上的孤狼,格外的敏锐!

    太子中邪?呵呵,只怕是假疯吧!

    “萧国公,皇上乃天子之躯,任何妖魔鬼怪在皇上面前都无所遁形,哪里来的中邪一说!”岂能容萧国公一个人在皇帝面前唱独角戏?连延庆也加入说道。

    皇帝抿着唇,眉头紧锁着,道,“来人,将废太子放下来。”

    “是!”几个侍卫七手八脚地爬上树,凤明却像是见到了鬼一样,抱紧树干,用脚去踹侍卫,好不容易才被从树上绑了下来。

    一见到皇帝,他眼睛先是不敢置信地瞪着自己的父皇,然后急忙拉起地上的楚蓁,站在皇帝的面前,瑟瑟缩缩地道,“父皇,你来了,有鬼怪要吃掉儿臣,救救儿臣,救救儿臣呐。”

    皇后见状,心痛地直落泪,她的儿子,昔日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太子,如今竟成了这般光景。

    “皇上,您看明儿这是怎么了?”

    “到底怎么回事?好端端的,发什么疯?”皇帝眼见凤明癫狂,便问尚且清醒的楚蓁。

    楚蓁满脸泪痕,她心里非常清楚,这是唯一的机会!

    她扑通一声跪在地上,道,“父皇,母后,我,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殿下一直好好的,天天抄写经书,可这几天不知道怎么了,突然变了个样子,总说能看到鬼怪,能看到害他的人的鬼魂,开始是自言自语,喋喋不休的一直念叨——

    今天晚上不知道是怎么了,非要爬树,我上前阻止,殿下又伤了我,他说树很高,害他的人和鬼都爬不上去,他要爬上去喊父皇来救他。”

    楚蓁仿佛一脸惊恐,流着眼泪将这些天的事情说了一遍。

    连似月的目光落在楚蓁手臂的血痕上,她注意到地上有一根钗,上面有血迹,显然是划破她手臂的那一根。

    “明儿……”皇后听了,双膝一软,她紧紧闭上眼睛,两行清泪从脸庞滑落。

    “皇上,殿下是不是中了巫蛊之术了?这样子像极了!”这时候,萧家的长子萧山突然问道。

    其他人中顿时也有附和道,“好像真的是,像是被控制了灵魂一样,做出些奇特之事来。”

    皇帝眉心紧皱,巫蛊?这可是宫中的大禁忌,也是周成帝最忌讳的事!所谓的巫蛊之术,便是以桐木制作小偶人,上面写上被诅咒者的名字,生辰八字等,然后施以魔法和诅咒,据传,经过这样的魔法,被诅咒者的灵魂就可以被控制或摄取。

    难道,有人在宫里做这种事吗?

    “皇上,巫蛊之术害人不浅,实在不可纵容,末将看宁可信其有,不如一一排查?”萧河上前,说道。

    楚蓁脸上露出期期艾艾的神色,眼睛却在迅速的打量着现场每一个说话的人,心里也在迅速地盘算着——

    她原本只是怂恿凤明装疯卖傻看能否逃出生天,但她现在似乎嗅到了一丝阴谋的气息,有人想利用太子和她!

    那么她就——将计就计!

    她一咬牙,头用力地嗑在地上,连磕了三次,道,“父皇,母后!殿下已经知错了,他真的知道错了,他深知对不起父皇的栽培,对不起母后的荣恩,所以日日在东宫忏悔,抄写经书为父皇母后祈福。我们本本分分不敢再有任何奢望,奈何有人却不肯放过我们性命,求父皇和母后看在我腹中胎儿的份上,救殿下性命啊。”

    “你有身孕了?”皇后听了,心头一跳,问道。

    “是,母后。”楚蓁手捂着腹部,点头道,她一身素衣,身上已无半点光彩,那上佳的容颜也被掩映在了晦暗的脸色下。

    “皇上,先请太医过来给废太子妃把脉吧。”皇后对皇帝说道,皇帝默许了。

    于是,有宫女走过来,搀扶着楚蓁起来。

    皇帝冰冷的目光逡巡了一周,下令,道:

    “姜克己,你派人,守住各个宫门,任何人不得外出,不得走动,立即搜宫!”所谓搜宫,则是将每个宫殿每处角落都搜查一遍。

    “是!”禁宫首领姜克己迅速组织人马,展开搜宫行动。

    皇帝则重新移步皇极殿,众人一同等待着搜宫的结果,整个殿内弥漫着一股紧张压抑的气氛,沉重的快要令人喘不过气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