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一四章 东宫异常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三一四章 东宫异常

    “奴婢,奴婢不知道大小姐在说什么,奴婢与四殿下并不相识,奴婢只是一个宫女。”芳柚脑海中迅速地思考着脱身之策,吞吞吐吐地道。

    “是吗?”连似月脸上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突然一把捏住芳柚的左手,道,“你手上的伤疤是当年为了救四殿下被刀砍的,我没说错吧。”

    芳柚大惊,这么隐秘的事情,这位大小姐又是怎么知道的?

    “哼。”连似月冷哼一声,如幽深冰窖的眼睛淡淡看了她一眼,丢开她的手,道,“你不说,我自然有法子让你开口,你不肯走生路,偏要走死路,我成全你便是。”

    说着,连似月走到良贵妃的面前,请示道,“娘娘,请求搜芳柚的住处。”

    良贵妃点了点头,便立刻派了信任的人去搜查,片刻后,芳柚所有的东西都被丢在了地上。

    粗看过去,地上都是些寻常的日用品,没有什么可疑之处。

    “娘娘,大小姐真的冤枉奴婢了,奴婢对娘娘和殿下忠心耿耿,奴婢怎么会……”芳柚哭着为自己说话。

    而连似月蹲了下来,将一个素色的小袋子里挑了出来,问道,“这是什么?”

    芳柚看了一眼,道,“这是,这就是一个寻常的小袋子,奴婢平日用来装东西的。”

    “哪儿来的?”连似月再追问,咄咄逼人,毫不放松。

    “就是,就是我平常捡了娘娘不要料子随意缝制的。”芳柚说道。

    “你撒谎!”连似月将这袋子丢在芳柚的身上,道,“这料子粗糙显然不是娘娘宫里的料子,这针脚随意,也不是你一个在娘娘身边多年的宫女的手臂。”

    “芳柚,本宫平素待你不薄,你为何撒谎,你究竟背着本宫做了些什么?”良贵妃也看出芳柚在撒谎了。

    “奴婢……”芳柚恨,恨极了连似月,她在临华宫,伪装了四年都好好的,怎么偏偏这才见了一面的大小姐就看穿了她呢!

    “不必浪费时间了!来人,用刑。”凤云峥已然失去了耐性,并对良贵妃和连似月道:

    “母妃,月儿,连诀,你们离席太久恐怕会引起怀疑,先回皇极殿吧,这里交给我。”

    “殿下说的有理,娘娘,诀儿,我们先走,这里就交给九殿下了。”连似月点头,道。

    三人走出偏厅,分不同的方向,一一回到了皇极殿。

    “似月,你和连诀都去哪儿了?快来。”刘喜人左顾右盼终于看到连诀和连似月一块走进来,连忙道。

    连似月感受到后脑勺那一道审视的视线,眼角闪过一抹无法察觉的冷意,脸上却露出一点痛苦的表情,道:

    “刚才和你喝茶,错把酒饮了下去,现在头昏昏沉沉的。”她的身上,果然散发着一股酒气。

    “啊,那再喝杯茶,醒酒吧。”刘喜人连忙搀扶着她,她有些微醺的模样,脚下踉跄了一下,依靠在刘喜人的身上,眼睛微眯着。

    凤千越远远看着她,她这般微醺的模样,脸色绯红,眼神迷离,一贯冰冷的脸上也出现了几分娇憨,她好像越来越美了,可惜,这般情态却不能为他所有!

    他端起面前的酒,猛地一口灌了下去。

    那旁的连母察觉到连似月似有不适,便派了身后伺候的宫女过来询问,连似月请宫女转告,只是些微不适,请祖母放心。

    此时,寿宴已经渐渐进入了尾声,皇帝也有些微醺了,有几位娘娘已经与皇上告退,回各自的宫里歇息去了。

    “父皇!冤枉!儿臣对父皇忠心耿耿,绝无谋逆之心呐!”

    “父皇!救救儿臣!救救儿臣吧!”

    “父皇!有人要害儿臣呐父皇!”

    突然,不知道从什么地方传来一声声呼救的声音,打破了宫廷里的宁静!且那声音一声比一声凄惨,听起来阴森恐怖,令人心头一阵发慌。

    顿时,殿内所有的人都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全部侧耳倾听声音来自何处——

    皇宫内苑,谁敢如此喧哗?当真是不要命了么?

    “哗……”突然,一阵阴风刮进来,那殿中的烛火猛然间熄灭了,殿内竟然突然一片灰暗。

    “会,会不会是闹鬼了?”刘喜人紧紧抓着连似月的手,颤抖着声音,问道。

    “不会的,别害怕!”连似月敏锐的目光看向凤千越的方向,却发现他那个地方已经没了人影。

    这一眨眼的功夫,他去哪儿了?

    “父皇!父皇!救救明儿吧,父皇!”这次的声音更加清晰了。

    不知道是谁,高喊了一声——

    “东宫!声音是从东宫传来的!是废太子的声音啊,皇上!”

    什么?皇后顿时吓得从凤椅上滑了下来,脸上露出惊惧的表情——

    明儿,她的明儿,这突然是怎么了?

    “父皇!天地为证,日月可鉴!儿臣对父皇忠心耿耿啊父皇!”

    皇帝猛地站了起来,用力一把推开面前的酒杯,一脸震怒!太后寿辰,废太子居然敢装神弄鬼!

    烛火被重新点燃,殿内又重新明亮了起来,映照着皇帝那张阴晴不定的脸。

    只见那萧振海跪于地上,道,“皇上息怒,废太子自囚禁东宫后,一直谨守本分本分,今晚东宫突然异常,恐怕事出有因!”

    这边,不明其意的皇后也双膝跪在地上,拉着皇帝的龙袍,道,“皇上,萧将军说得对,明儿突然异常,实在奇怪,请皇上不要动怒!”

    连延庆敏锐的目光紧紧地盯着萧振海,试图从他的脸上看出一些破绽来,但是,这张老脸上面却毫无破绽。

    “众爱卿随朕前往东宫一探究竟!”皇帝紧绷着脸,快步往东宫的方向走去,皇后急急忙忙跟上,其余人等也纷纷跟在后面。

    “诀儿,你不要乱跑,跟在为父身边。”连延庆趁机逮住了连诀,叮嘱道,身为一朝丞相,也已经敏锐地嗅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气味,今晚,看来是不能按时回府歇着了!

    越靠近东宫,那喊冤的声音就越发的清晰,一声一声,好似喑哑的乌鸦叫声似的,听的人心里一颤一颤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