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一O章 萧瑟东宫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三一o章 萧瑟东宫

    “萧河,我不管你是谁的儿子,也不管你是什么天马将军,还是什么小侯爷,你都不要打我的主意,以后,再也不许送我任何东西,我不会要的!等我及笄之年,我也不会嫁给你,你打消这个念头吧。”十一公主这算是正式回绝萧河了。

    “你有心上人了?”萧河盯着她的眼睛,追问道。

    “……”十一公主一愣,脸上出现一抹赧意。

    萧河心头一愣,顿时一块石头沉了下来,问道,“他是谁?”那言语之中,已经有了一抹浓浓杀气!

    十一公主别过脸去,“这是我的事,不关你的事。”

    “令月儿,他是谁?我总要知道!我要看看他有什么资格在我这里把你抢走!他若有本事,来与我一战,若胜了,我退出,若赢不了,他便没有资格拥有你!”萧河年少成名,战功显赫,名震三军,向来自负,现在他心爱的女孩儿却有了心上人,这一点对他来说简直是奇耻大辱。

    “他不会与你一战!你不要再胡说八道了!我没有允许你插手我的事!你也不许叫我的名字!”十一公主生气地说道。

    “他是懦夫?”萧河皱眉,问道。

    “不是!他不是!我不许你这么说他!”十一公主伸手,用力地将萧河推开,但萧河力大无穷,十一公主一推,他仍旧岿然不动——

    “你这么维护他,我倒更想看看,他到底有什么本事了!”

    萧河第一次见到十一公主的时候,就被她打了一顿,把他的脸都挠花了,那时候他的目光就落在了这个“凶恶”的公主身上。

    他一直认为,他建功立业后,就会将她娶进门,可谁知,半路居然杀出另外一个人来,这让他措手不及,同时也极不服气!

    “人家根本就不喜欢我,这下你满意了吧!”十一公主狠狠地瞪了萧河一眼,越过他的身体,匆匆地跑了。

    萧河站在原处,手里捏着他自己雕刻的小木人,唇角溢出一丝冰凉,冷冷地喃喃地道,“不喜欢你?那他的罪过就更大了!”

    萧河将小木人塞回腰间,回到了宴席上,萧振海的脸色却显得阴沉,他端起酒杯,喝下,沉声道——

    “河儿,莫因十一公主忘了今晚的事!”

    萧河已经恢复了一贯的冷傲,道,“父亲放心。”

    宴席继续,乐曲声声,美食一道又一道地撤换,好一片歌舞升平的景象。

    *

    而此刻的东宫,却是另一番萧瑟的景象,满地枯黄的落叶堆积,一片死气沉沉,毫无生机,伺候的奴才偷懒,早不知道哪里去了。

    太子凤明从被废黜距今已有一年两个月有余了,这一年多的时间里,无人问津。

    凤明其人,幼聪慧好学,文武兼备,周成帝对其十分宠爱,还曾当众说,“凤明乃皇后所生,朕煦妪爱惜",因此即使是日理万机,周成帝仍坚持亲自抚养这个嫡生的儿子,六岁之前,都由他亲自教导。

    后来又为他选择了名儒张光、李倩生等为师;稍长,又特召著名军事学家汤焉知,专门教导太子,太子年少时倒是不负周成帝的期盼,敏而好学,代为祭祀、监国,颇具令名。

    但是,成年后却犯了骄奢的毛病,于是,开始有一些不好的传闻传到周成帝的耳边,当然,这大部分是四殿下凤千越幕后操纵的。

    最终,周成帝大失所望,一纸诏书下来,“太子凤明,贤德不再,结党营私,有弑父之心。”

    于是,太子终于被废,与太子妃楚蓁一同被囚禁在东宫,膝下三子被贬为庶民,其余人等以牵连甚广,太子党羽九王爷凤云峥被皇帝抓住机会驱离朝堂,昔日宠臣纷纷被立行正法,周成帝废了一番心机才剪除了太子的羽翼。

    此刻,萧瑟的东宫殿内。

    外头的乐曲声阵阵传来,已久不见天日的废太子妃楚蓁一身素衣,脸色寡白,她吱呀一声推开门,一阵熏人的酒气便迎面而来,呛的她连连后退了两步,手捂住了鼻子。

    只见废太子凤明同样一袭青色素衣布鞋,趴在凌乱的书案上,身上早已经没了往日太子的凌厉,看起来就是个等着死去的活死人。

    地上是一个空了的酒罐,分明手中还握着一支毛笔,楚蓁上前,看到废太子脸颊下压着的书稿上写的内容——

    “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楚蓁不禁摇了摇头,慢慢退了出去,关上了门。

    太子妃楚蓁原是楚国府嫡女,皇后的表侄女,,原本以为贵为太子妃,皇后又是自己的表姑,已经一脚跨进了后宫首位的大门,可谁知,太子却不争气,她嫁过来不过四年,就成了废太子妃,这一辈子就要陪着废太子在这东宫里住下去了,死亡和疾病,不知道哪个会先到来。

    将来,倘若新太子上位,这东宫便要让出来,他们要么会被流放,要么择另一处安置。而等待未来等新帝登基,他们则必死无疑,因为太子是唯一的嫡长子,新帝必不会允许这样有威胁的人活在身边。

    想到这无望的未来,楚蓁深深地叹了口气,看了看自己的手,没有奴才尽心伺候,她凡事亲力亲为。今年冬天冷,木炭都给的不够,她的一双手已经粗糙暗沉的不能见人了。

    这时候,东宫的门开了,久不见人的殿内出现了一个太监,跪于地上。

    楚蓁有些茫然地看了眼面前的人,问道,“今儿是什么日子,竟这般热闹。”

    那太监回答道,“今儿是太后娘娘的寿辰,皇上为表孝心,在皇极殿举办寿宴,太后宽慈,命奴才等送些膳食来东宫。”

    原来是太后的寿辰啊,楚蓁眼中流露出一抹无奈的苦涩,想起往年,那奢华富丽的大殿上也有她的一份子,而如今却只能站在这听外面的欢笑,再吃两口赏下来的冷食。

    楚蓁不禁叹了口气,道,“放下吧。”

    但是,那人却不见离去,楚蓁心头吓了一跳,紧声问道,“你送的,可是毒酒?”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