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O四章 互相爱慕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三o四章 互相爱慕

    “你看,我没说错吧,你现在可是一个大名人,都在看着你呢。”刘喜人在她的耳边说道。

    “我可从未想过要成为什么名人。”两人寻了一个地方坐下。

    “快看快看!他来了!”这时候,刘喜人摇了摇她的手臂,示意连似月往另外一边看去。

    “谁……”连似月顺着她手指的看过去,要说出口的话却停在了喉咙里。

    只见,那前方,一个身着绛紫色锦衣华服的男子站立,头上带着赤金玉冠,长身玉立,风迎于袖,嘴角轻勾,唇边三分笑。

    好一个翩若惊鸿的人,似乎已经占尽了人世间所有的风华,不知不觉间已经惊艳了所有人的目光。

    “不得不说九殿下风姿,真是无人能及啊!”刘喜人都忍不住感叹,这样的男子,多看一眼都是一种极致的享受。

    而和其他人不同,连似月看到的,却是凤云峥腰间那不起眼的一块玉佩,这块玉佩,是她亲手磨着送给他的谢礼,当初只是一块玉,但现在他自己装饰好了,挂在腰间,看起来倒像是定情信物了。

    她的脸突然有了些赧意,心道,这人真是,说好了是个谢礼,拿回去摆放在书桌即刻,可他偏偏挂在外面,让所有人都看得到。

    其实,连似月哪里知道,凤云峥为了做好这个玉坠子花了多长时间,选了各种各样的配饰,总是不满意,夜风一个杀人不眨眼的杀手,数次跑到小店里给他买这种玩意儿,结果还被嫌弃。

    最后,凤云峥自己编织,堂堂恒亲王啊,愣是在孺嬷嬷手把手下,笨手笨脚地,编了三天,终于做出了一个玉坠子,然后如获至宝地挂在了腰间。

    夜风哀叹,“这若真是娶进门来,咱们爷还不得成什么样啊。”

    凤云峥也一眼就看到了连似月,他隔着人群,朝她轻点了点头。

    而这时候,一个穿着水红色璎珞纹缎袄的女子款款走到凤云峥的面前,施礼道,“九殿下。”

    凤云峥的目光不得不收了回来,维持着应有的礼数,道,“梁小姐。”

    梁汝南没想到凤云峥会喊出她的名姓,心中便感到一阵欣喜,她的目光落在凤云峥腰间的玉佩上,脸上露出微笑,道:

    “殿下,这块玉佩看着好生特别,不知是哪位师傅打磨,可否将打磨的师傅介绍给我认识,我前些日子也得了两块好玉,正愁不知如何打磨呢。”

    凤云峥的脸色微微变了,将玉佩拿起,别进腰间,道,“这位师傅不帮别人磨玉,梁小姐怕是要失望了。”

    梁汝南察觉到凤云峥将玉佩藏起的动作,竟有种将稀释的珍宝藏起来,不被人窥见的意思,她的脸色也微微变了变。

    “那真是可惜了。”梁汝南作惋惜的模样。

    “梁小姐还有事?”凤云峥言语中已是疏离,但这梁汝南自持京中一等才女的名讳,却不比柳颜玉有自知之明。

    其实,自那长春宫一见之后,九殿下的风姿就已经深深映入了她的脑海中,且挥之不去。这些日子,她便日日为他赋诗一首,还编成了一本诗集。

    她示意身旁丫鬟将诗集拿了过来,双手奉上,道,“九殿下,汝南这些日子编得了一本诗集,早就听闻九殿下才思敏捷,还请殿下提点一二。”

    凤云峥淡淡地看了眼这本诗集,并没有伸手去接,那柳颜玉懂得进退,他最终给了三分颜面,再见亦是点头之交。

    可眼前这位,大有死缠烂打之势,他十分不喜欢!

    他重生一世,便倍觉珍惜与月儿的重逢,并不会将一点一滴的时间,浪费在旁的女子身上,这个姓梁的人,简直已经踩到了他的雷区和底线,只是她兀自沉浸在自己的遐想中,而不自知!

    “梁小姐怕是打听错了,爱好诗词的,那是六王兄,本王在诗词歌赋方面毫无造诣,告辞!”说着,凤云峥不再做片刻停留,匆匆离开了此地。

    但是,他一抬眸,却发现月儿不知何时已经走开了!

    他一愣,心道——

    可别误会了什么才好啊。

    梁汝南手中拿着她那本诗集,脸上一阵煞白,顿时好些人往这边看了过来,怕是全都目睹了她被九殿下无情拒绝的过程了。

    她突然发现,这九殿下表面看起来温润如玉,无论何时脸上总有三分笑意,可骨子里却比谁都冷漠无情,丝毫不给她半点面子。

    她只觉得自己受到了莫大的耻辱,将那诗集紧紧拽在手中,低着头匆匆离开。

    这边,连似月眼见着太后到达皇极殿的时辰快到了,便和刘喜人一块又回到了殿内。

    刘喜人忍不住道,“这梁汝南真是,九殿下呢玉佩哪里打磨的好了,我看着就粗糙的很,根本配不上九殿下的风姿。京都第一才女?哼,我看第一马屁精才是,不就是想接近九殿下吗?”

    “……”连似月看了刘喜人一眼,道,“也没你说的这么差吧。”

    “怎么没有?一看就知道不是出自什么名家之手,不过,我却因此看出了点什么。”刘喜人笑眯眯地道,并未察觉连似月的不对劲。

    “看出什么了?”连似月倒是好奇了,想听他说说。

    “那肯定是爱慕九殿下的人送的。”刘喜人笃定地道。

    “咳咳咳……”连似月正要将一杯茶往嘴里送,结果被刘喜人这一句话给呛到了。

    “你怎么了?不会是你送的吧。”刘喜人瞪圆了一双杏眼,敏锐地问道。

    “咳咳……”连似月说不出话来。

    “天啊,还真是你送的,连似月,你爱慕……”刘喜人怕人听到,压低了声音说道,也为自己发现了这件事而欣喜。

    “不是!”连似月连忙否认道,“原本只是磨了一块玉,因为九殿下对我有救命之恩,我便当做谢礼,但不知怎么变成了玉佩挂在身上了。

    “那就是九殿下很在乎这块玉佩,这么说来,你们互相爱慕。”刘喜人简直感到一阵惊喜。

    “喜人!”连似月连忙瞪眼,阻止她继续说下去,“这话若是传了出去,会出大问题的,不要再说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