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O三章 宴席之前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三o三章 宴席之前

    萧氏脸上露出了笑容,道,“进了正阳门,没有令牌是不能随意出入的,只要绿枝进去了,就出不来。今天他们都将心思放在了太后的寿宴上,所以,今晚是动手的最佳时机。甄嬷嬷,按照我的吩咐,时间一到就把动静闹大了,明白吗?”

    “放心吧,夫人,妥妥地都放心里了。”甄嬷嬷拍着胸脯保证。

    *

    玉明园内。

    萧河一走进园内,目光便四处搜索着,脱下戎装铠甲的他一身绛色精美袍服,英俊的面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漠,眼底却含着一丝热切,似乎是在找急于看到的人。

    见到他的女子心中纷纷感叹:好一个英俊威武的小侯爷!

    但是,找了一圈,却都没有看到心中所想的那个人,萧河不禁紧捏了下掌中的小木人——

    往常这样的场合总能看到十一公主活泼靓丽的身影,今天是怎么回事,连人影都不见。

    “这可是天宝大将军?”这时候,一个柔弱婉转的声音在萧河的身后响起,他回头,便看到一个穿着乳白撒桃红底子宽衫的女孩儿站在他的面前,身后跟着一种宫女和嬷嬷,脸上带了微微的赧意,他便后退了一步,微微颔首,行以宫廷之礼,道:

    “公主。”

    凤瑭瑶示意他免礼,便问道:“天宝大将军可是在找什么人?”她的声音如同绵言细语,缓缓流入人的心田,这样的声音听来真是一种享受。

    萧河不禁暗暗将手中的小木人放入袖子里,道,“回公主,微臣只是随便看看。”

    “噢,原来如此。”凤瑭瑶站在萧河的面前,心跳有点儿加速,脸也不由地更加红了,萧河却有些心不在焉,目光飘忽到了别处,当那一抹鹅黄色的倩影终于姗姗出现时,他心内一喜,便抱拳对凤瑭瑶道:“公主,微臣还有事,先走了。”

    他说着,便转身往另一处走去。

    “天……”凤瑭瑶轻喊了一声,但是,萧河已经快步地往另一边去了。

    他到底急着去见谁?

    凤令月本来不想出现的,可母后和她说了,今天是太后的寿辰,谁也不得缺席,必须得来,所以她最终只好由着宫女打扮装饰一番,然后被知礼推着出来了。

    但是她不想去皇极殿,便先来玉明园,找了个僻静处坐着,但是她始终没什么精神,看来像个蔫了的茄子。

    知礼看着,无奈地摇了摇头,这时候却看到一个人走了过来——

    “公……”她正要开口提醒公主,但是萧河朝她做了个噤声的动作,她便低下了头。

    萧河走进亭子内,像是变戏法似的将一个小木人儿放在了凤令月趴着的桌子上——

    “咦,这是什么?”凤令月看到这么个小玩意,眼前一亮,伸手便将这小木人儿拿在手里端详着,这小木人还上了颜色,十分精致漂亮。

    “喜欢吗?”萧河站在她的面前,目光紧锁着面前的人儿,带着些希冀,问道。

    “喜欢!这是在哪里买的,咦,和我长得好像啊。”凤令月看着看着,突然看出了些门道来。

    “像吧,是我在大辽的时候,照着公主的样子刻的。”萧河像是献宝一般地说道。

    “萧河,还真看不出来,你除了打战,还有这种本事呢。”十一公主倒是对这个和自己长得像的小木人挺感兴趣的。

    萧河见她喜欢,也笑了,道,“我可不止会打战而已。”

    “我听其他人说过,说你打战很厉害的,英明神武,坏人都怕你。”十一公主将听来的话说给萧河听。

    萧河脸上笑意浮动,任何人的褒奖,都比不上十一公主这一句话。

    “令月儿……”这时候,亭子外面传来一个声音,凤令月抬头一看,原来是六殿下凤羽,她便笑着喊道——

    “六哥哥……”但是,当她一眼看到从六哥哥身后走出来的那个人,脸上的笑容顿时凝固了,她想起自己在相府说过的话,于是立即站了起来,低头道,“我还有事,先走了。”

    萧河看了眼六殿下和连诀,又看了眼低着头匆匆离去的十一公主,他抱拳道,“六殿下,微臣先行告退!”

    说着,便追着凤令月的背影过去了。

    凤羽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他眨了眨狭长的眼睛,问道,“令月儿怎么回事?不想看到我?”

    “公主不想看到的人,也许不是殿下。”连诀道,眼底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苦涩。

    “难道是你?”凤羽再眨了眨眼睛,疑惑不解地问道。

    站在不远处的十三公主凤瑭瑶看着萧河追着凤令月前去的背影,终于明白,他四处寻找等待的人是谁了。

    只是,十一姐姐,你凭什么呀,父皇最疼爱的人,又不是你。

    呵呵……

    *

    宴席还未开始。

    刘喜人一进皇极殿便坐在了连似月的身旁,小声问道,“那副生子秘方有用没有?”

    连似月端起面前的茶轻饮了口,道,“怀上了。”

    “啊?”刘喜人一脸惊讶,“这么快就怀上了,这药真有这么神奇?”

    连似月道,“是挺神奇的,说不定再过半年,我就又多了个弟弟。”那眼角隐隐跳动着一抹诡异的笑。

    “行了,那可不是你弟弟,你母亲肚子里爬出来的才算是你弟弟,像连诀那样的对你忠心耿耿。其他人生的,那将来个个如狼似虎,恨不得咬死你们。”刘喜人府中兄弟姐妹众多,必然是深知其中的厉害。

    连似月笑,“你倒是看得通透。”

    “当然。”刘喜人现在与连似月越来越无话不谈,不知不觉地她已经将她当做了一个知己。

    “我们也去玉明园走走吧。”两人坐了片刻后,刘喜人提议道。

    “好。”连似月放下了茶杯,前去与连母说了一声,再走近了玉明园。

    园内已经有了不少人,除了皇子和公主,便是京都最有地位的公子和贵女们了,众人或三五成群赏花,吟诗作对,或聚在亭台楼榭中说些时下流行的话题,连似月还偶尔一两次听到了自己的名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