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O二章 内外交困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三o二章 内外交困

    而这次心境完全不同,眼中所及的每一处景物,于她都有种物是人非之感。

    前一世,她曾是凤千越的皇后,算上在冷宫里度过的时日,也有两年有余了,这条路,她曾与他一起走过。

    凤千越曾握着她的手和她说过,待他登上皇位之日,便是与她执手看浩大天下之时。她以为,这皇宫将是她幸福的起点,她的多年付出终于得到了回报。

    当她戴着凤冠与他一起坐在金銮殿上,接受满朝文武的朝拜,当她被众人高呼“千岁千岁千千岁”的时候,她热泪盈眶,她感激涕零——

    她用心爱着,用生命爱着的男人,终究没有辜负她啊,这对一个相夫教子的女人来说,真是天大的幸运。

    她暗下了决心,前面十年,她陪他夺江山,往后十年,她则要拼尽全力为他治理一个安稳有序的后宫,让他安心国事,心无旁骛,做一个万民敬仰的好皇帝!

    然而……

    一切都不过是她一个人可笑的妄想罢了!

    在凤千越的未来里,从来没有给她留出一个位置,领她上金銮殿也不过是为了做个样子给文武百官看看罢了,在那个时候,他就已经想着要怎么除掉她了。

    “到了。”

    连似月正兀自沉浸在前尘往事中胡思乱想着,便听到一个声音,她抬头一看,才知是皇极殿已经到了。

    “连相,老夫人,请分别这边请。”受命的太监和宫女过来,恭敬地领着各人入席。公主,妃嫔,命妇及贵女按序坐于西侧,东侧则是皇子,重臣之位,那萧家三兄弟已然在侧。

    而连似月才一出现,便立刻成了这皇极殿内的焦点,所有人的目光齐刷刷向她看了过来,殿内几乎出现了片刻的静止——

    上一次因为乌鸦之灾她被皇上亲自押解进宫,差点被火烧祭天,却又因为“枯木逢春”的奇事被放了,这一死一生,都在皇上的一念之间。

    本来这宫中的消息就传的格外快,何况是她这样神乎其神的事,自然是人尽皆知,所以,她一来,旁人便想从她身上看个究竟。

    今天太后寿辰,她穿的也比平日喜庆吉祥一些,一袭绣着红色海棠的上衫,金黄两色流苏垂绦百褶裙,柔软的裙摆随着脚步逸动出朦胧流光,仿若绽放的春花,风华灿烂,还有那盈盈一握的腰间,身材更显柔美纤细。

    但发式却特意梳的相对简单,发间只挽着一枝蝶花吊穗金发簪,眉目如画,肌肤胜雪,又独有一份清冷飘逸的气质,便更加令人移不开眼睛了,场中男子不知不觉间也被她吸引了魂魄。

    饶是连似月自己的都不知道,她这一年,容貌已然不知不觉发生了些许变化,那种美仿佛终于悄然冒出头来,正在一点一点地向外长,总有一天会盛放,再也藏不住。

    凤千越早已经到了,他坐在中间的位置,一袭绛紫色锦衣华服,镌刻般的五官,冷峻的气质,令他格外引人注意,只是如今他已定下萧柔那个断腿女,真真令人感到可惜啊。

    他的目光一直望着门外,当看到连似月的身影时,端着酒杯手紧捏了一下——

    上一次她被父皇以不详之身唯有带进皇宫,他以探访连诀之名进入相府,让赢空调查乌鸦之事,后赶往皇宫却得知安国公主进了荣元殿,整整两个时辰没有出来——

    直到后来突然来了一个“枯木逢春”的奇闻异事。

    呵呵……他低头喝酒,唇角浮现一抹没有温度的笑意,九皇弟啊九皇弟,“枯木逢春”,亏你想得出。

    不过,凤千越也终于彻底看出——

    凤云峥在爱慕着连似月,而且一直在暗中保护她,每当她有危险的时候,他便挺身而出,这一次,更是直接救下了她的命,而连似月对他没有丝毫的抗拒,甚至,她是信任凤云峥的,否则,凭她的个性,她不会让凤云峥插手他的事。

    这让凤千越大为光火!

    八殿下凤烨也一眼就看到了连似月,他本欲起身,像往常一样打个招呼,但是,想起往日她那些无情的话,他终究挺住了脚步,仰起头,将手中的酒全数灌进了腹中。

    连似月迎着各种各样的目光,淡淡然在自己的位置上坐下,此刻,寿宴还未正式开始,按照宴会的安排,众人可至与皇极殿相连的玉明园玩乐,玉明园乃另一处御花园似的景致。

    “姐姐,六殿下叫我,我去了。”连诀似乎已经恢复了过去的心态,像往常一样,特意跑过来和连似月交代了一声。

    “去吧,小心些。”连似月叮嘱道。

    “好咧。”他便起身,往六殿下凤羽那边走了过去。

    连似月看了看对面的漏壶,按照她对宫中礼仪的了解,此刻皇上正率领着皇后及四位贵妃前往寿宁殿恭迎太后,聆听太后训诫,再行久膳,果膳等等。

    *

    而此刻,正阳门口,众臣的家奴和侍卫都在外候着,其中冷眉,青黛和降香三人则守着连似月的马车,冷眉单脚坐在马车前沿,双手环胸,闭着眼睛假寐。

    不远处一个人头鬼鬼祟祟地往这边看,当看到冷眉闭眼睡觉的样子,脸上露出一抹笑意,而后蹑手蹑脚地跑了。

    就在这一瞬间,冷眉猛地睁开眼睛,目光中闪过一丝冰冷,青黛偶然间看到,吓了一跳,道:

    “怎么了?”

    “没什么。”冷眉又闭上了眼睛,脸上没有任何表情,那握着一块令牌的手却暗暗握紧了。

    早就习惯了她这样冷冰冰的样子,青黛也没有太放在心上,便没有再问什么了。

    “夫人,夫人……”这厢,甄嬷嬷气喘吁吁地跑了进来,道,“王保刚才来说了,那仙荷院的绿枝和青黛几个丫鬟都在替大小姐看守马车,那会几把刷子的绿枝还在马车上打盹呢。”

    “确定没有看错吗?”连诗雅多问了一句。

    “他说他在那盯着看了半个时辰,都没发现异常。”甄嬷嬷回答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