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O一章 冤家路窄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三o一章 冤家路窄

    用完了膳,从福安院回来,天已经黑了,浓重的夜色笼盖着整个相府,但是连诀的心却像是卸下了一块沉重的石头,此刻是这些日子最轻松的时刻。

    又过了几日,太后娘娘的寿辰到了,此次寿辰,皇帝一早就下了命令,要在皇极殿大肆操办,早在数月前他就亲自敦促宫殿监主持。

    其中寿宴的食谱及各项礼仪,以及与宴人员名单的钦定,皇帝均一一过问。

    丞相府既是皇亲国戚,又是朝之重臣,自然在邀请的名单之列。

    此次前去宫中祝寿的人有身为一品诰命夫人的连母,连延庆,连似月,连诀,连延峰,连延涛,二房,三房,四房的也均在祝寿名单之上,只是大夫人因为有孕在身不便前往,便留在了府中。

    名单上本来也有萧氏和连诗雅,但连母看到的时候便抹去了她们的名字,到时候有人问起,便说萧氏有孕,诗雅儿一片孝心要留在府中陪伴。

    连诗雅听闻了此事便大感不公,去连母那里讨公道,连母只淡淡地说了句:

    “见了安国公主的话,你敢抬起头来么?”

    她便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悻悻地回了清泉院后又摔东西发脾气,“我现在终于明白了,只要有安国公主在的一天,我便永远都不可能出现在那些光鲜华丽的宴会上了,她真是太狠了,不过是一件衣裳,至于将我至于这样的地步吗?”

    想起以往的时日,再看看如今连件偏红的裳都不能穿的日子,连诗雅心里头苦闷极了。

    但是,谁让她得罪的人偏偏是安国公主呢?一件衣裳当然不重要,可安国公主的脸面,那是谁也不能拂了的。

    萧氏这回却一反常态,不但不生气,还道,“不能去更好,眼下可是个极好的时机。”

    连诗雅一愣,停止了发脾气,问道,“娘,什么时机?”

    “太后寿辰那日,几乎都去宫里了,不是滑胎的最佳时机是什么,连似月不在,对福安院那边下手,可容易多了。”

    “母亲已经想好法子了?”连诗雅眼前一亮,问道。

    “你等着就是了。”萧氏端起一旁的“安胎药”,缓缓地倒进了钵中,然后啪的一声将碗轻轻丢在了地上。

    连诗雅浑身一颤。

    *

    参加寿宴的当日,连家一共五两华贵的马车入宫。

    当日由皇极殿内御座至殿外台阶、台阶一下直到正北门檐下东西两侧,按品秩分设王工及文武大臣筵席,多达一百余席。

    众皇亲国戚及文武大臣皆由正阳门进入,由太监和宫女一路领着,一共要经过连续十道宫门,才进入皇极殿,连家的席位被安排在殿内,这自然是皇恩浩荡。

    “姐姐,你看。”到了第六道宫门的时候,连诀唤道,手碰了下连似月。

    抬头一看,才发现,原来萧家的人也正好到了此处,只见萧国公萧振海和萧夫人一前一后,在两人后面的,则是萧家三子,萧山,萧河,萧湖,这三兄弟也正好看了过来。

    “萧国公,好巧啊。”连延庆双手抱拳,高声地道。

    “连相,确实是巧。”萧振海回礼,那凌厉的目光却落在了连似月的身上,那眸子微微眯起,带着质询的目光——

    上一次,他利用皇上的软肋给连似月痛击,原本以为她必死无疑,正高枕无忧之际,却听闻了“枯木逢春”的奇事,她被释放不说,还被皇上打赏,他调查之下,才发现当日进宫的人除了连家的人,还有安国公主,九王爷凤云峥,连这些人都牵涉其中,不过是个黄毛丫头,竟动用的了如此权势之人,倒是他小瞧了。

    连似月察觉道萧振海的目光,并无丝毫回避,反而是迎着他的目光,唇角露出了一抹微微的笑意。

    萧振海眉心一皱,心底一沉!

    这个黄毛丫头在嘲笑他!他萧振海戎马一生,战功赫赫,就算是皇上,都曾经率领众皇子于正阳门亲自迎接他,而她竟敢这样赤果果地嘲笑他!他何曾受过这样的轻慢!

    他的手,蓦地握紧了腰间佩剑,若在别处,他定要一剑砍了这个黄毛丫头的脑袋!

    而连诀察觉到萧振海不善的目光,便不着痕迹地往前一步,将连似月放在了身后,双手抱拳,道,“国公爷好。”

    萧振海的目光不得不从连似月的身上转移到这个连家嫡子的身上,他淡淡地看了他一眼,眼中传递出一份轻蔑,连延庆的这个儿子一看就是个玉面公子,定是弱不禁风的,哪里比得上他自己的儿子。

    “好。”他粗声回了句。

    “国公爷,请卸下刀剑。”这时候,一个年老的太监走了过来,双手举齐,颔首道,到了这一道门,便是所有入宫的人都要卸下武器了。

    萧振海的眼睛一直看着连似月,带着一种要将对方凌迟处死的凌厉,手里则慢慢解下了腰间佩剑,交给了前来的太监。

    紧接着,萧家三兄弟也将随身的佩剑一一取了下来。

    “走!”

    萧振海收回目光,率领着家眷,越过第六道宫门,远远地将连家的人抛在脑后,趾高气昂地进了宫。

    那萧河突然顿下脚步,回过神来,朝着连似月微微一笑,这笑意深沉如海,令人费解。

    “哼。”连延庆冷哼一声,道,“不自知的老匹夫。”

    “不用管这么多了,今日是来为太后娘娘祝寿的,不要惹起旁的事端。”走在中间的连母叮嘱众人道。

    “是。”众人应道,然后继续往前走去。

    不要惹起旁的事端?连似月轻轻笑了,怎么可能,看萧河刚才那个笑容,分明是一个漩涡。

    “姐姐,刚才萧河这么对着你笑,你觉得是什么意思?”连诀走在一旁,小声问道。

    “总之不会是什么友好的笑意。”连似月道,然后她再对连诀说道,“诀儿,你也要万事小心些,明白吗?”

    连诀自然之道连似月说的是什么意思,这刺杀他,想他死的人就在这宫里呢。

    一家人继续往前走,而连似月平静的面容下,却是一颗渐渐涌动起来的心,上一次进宫,是被皇上的侍卫押解进宫,她都没来的及好好看这皇宫一眼。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