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OO章 想通了吗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三oo章 想通了吗

    四九睁开迷迷糊糊的眼睛,一见到连似月连忙一边擦着嘴角的口水,一边道,“大小姐。”

    连似月往祠堂里面看过去,只见那昏暗的油灯下,连诀背脊挺直了跪立在连家历代列祖列宗的牌位前,那淡橘色的光芒笼罩在他的周身,竟生出几分朦胧来。

    四九在一旁摸着眼泪,可怜兮兮地乞求着: “大小姐,您再去向老爷求求情吧,少爷何曾受过这种苦啊,跪个三天三夜,还不能吃荤,每餐只有青菜萝卜,我真怕……”

    “四九,你当我是弱不禁风的奶娃娃吗?再多言就不要呆在这里了,回文华院去。”四九还未哭诉完,便听到连诀冷冷的声音传来。

    “少爷……”

    “闭嘴!”连诀呵斥道。

    “……”四九捂住嘴巴,不敢再说话了,他家少爷真是越来越倔强了,这不是自讨苦吃吗。

    连似月道,“四九,少爷已经决心在此跪足三天三夜,你便不用多想,安心在此守候便是。”

    “是,大小姐。”四九恭敬地应道。

    连似月再看了祠堂内一眼,才和众丫鬟婆子一块离开了。

    连诀果真是跪足了三天三夜才从祠堂里出来,出来后,便由连天领着去了连延庆的书房。

    连延庆坐在书案前,紧抿着唇,严肃地看着跪在面前的儿子,书房里一片凝重的氛围,两人相顾无言。

    “为父让你在祠堂面壁思过,跪足三天三夜,你都想了些什么。”最终还是连延庆打破了沉默。

    “诀儿一直在回想父亲让我从小就诵读的《礼记*大学》的几句。”连诀回答道。

    “哦?哪几句?”连延庆身子微倾,问道。

    “古之欲明明德于天下者,先治其国;欲治其国者,先齐其家;欲齐其家者,先修其身;欲修其身者,先正其心;欲正其心者,先诚其意;欲诚其意者,先致其知,致知在格物。”连诀声音清朗,娓娓道来。

    “那你从中,领悟到了什么?”连延庆继续问道。

    “责任。”

    连延庆微微点了点头,道,“什么责任?”

    “对自己的责任,对相府的责任,对父亲的责任,对母亲和姐姐的责任,对天下的责任。”

    连延庆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他起身,走到连诀的面前,弯腰亲自将她扶了起来,道,“我的好儿,快快起来。”

    “谢父亲。”连诀起身,望着面前的男子,他称呼了十多年父亲的人,心里头一次产生了一种奇异的感觉。

    “诀儿,你面对着列祖列宗,能想到这一层,为父倍感欣慰。你是我相府嫡子,连家将来的重担务必会落在你的肩头,为父实在不希望你冒着危险去建功立业,只愿你能平平安安,为父保你仕途一路顺畅。这次罚你跪祠庙,你可理解为父的苦心?”无可否认,无论连延庆多么残酷,心狠手辣,对连诀这个儿子他倒是真心居多。

    “孩儿明白,让父亲忧心,是孩儿的错。”连诀颔首,双拳拱手至于额前,道。

    “这三日,你祖母和母亲时时为你忧心,你现在快快去向她们二人请安,让她们放心。”连延庆叮嘱道,他认为这个儿子已经放弃了投笔从戎的想法,心中便终于宽慰起来。

    “是,父亲。”连诀再颔首躬身,然后步出了连延庆的书房。

    连诀先到了倾安院,连母一听她过来了,连到嘴的参汤都不喝了,连忙放下,急急地道,“快,快让我的乖乖孙儿进来。”

    待连诀走进来,跪在地上,喊“祖母安”的时候,连母便也顾不得仪态,三步并作两步走过去,弯腰亲自将他搀扶起来,苍老的双手心疼地摩挲着连诀的脸,眼中泛着热泪,道:

    “我的乖乖孙儿受苦了,你父亲真真是狠心,让你跪了三天三夜,饭也不给一口饱的吃,祖母这心里啊,天天疼着,偏你父亲说,若是为你求情,便是害了你。”

    祖母一向疼爱他,看中他,但这次,连诀却格外的感同身受,他心中涌起一股热流,握着连母的手,搀扶着她到紫檀木宽椅上坐下,道:

    “祖母,都是孙儿不好,让祖母担心了,孙儿有罪。”

    “我的乖乖孙儿真是懂事啊。”连母看着连觉越发俊朗英气的模样,便越看越喜欢,越看越心疼,道,“往后定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儿,比谁都查不了。”

    连诀被夸的有些不好意思,脸色微赧,道,“也只有在祖母的心里孙儿才这样好。”

    “胡说!”连母假意斥道,“怎么只是在祖母心里呢,在大家的心里都是如此,谁若说我孙儿不好,我老太婆可饶不了他!”

    “祖母……”连诀忍不住笑了,他这一笑,连母便更加的高兴,她拉着连诀在一旁坐下,道——

    “虽然,你母亲又有了身孕,但即便生出来的是个男孩儿,也还是比不了你,你放心,你才是相府的大嫡子,谁也替代不了你,祖母会力保让你来继承连家的一切的,知道吗?”

    “母亲有了身孕?”连诀惊喜地问道。

    “噢,看我这记性,你这三天都在祠庙,没人告诉你这个好消息,你现在快去向你母亲问安吧。”连母虽然想留着连诀多说一些话,但人家的生母还在等着,便也不便多留了。

    “祖母,您多注意身体,诀儿先去母亲那,明天再过来请安。”连诀起身,道。

    “快去吧。”连母的眼中充满了慈爱。

    连诀走出倾安院,他一想到母亲又有了身孕之事,心里竟没来由地轻松了许多。

    到了福安院,大夫人照例又是一番流眼泪,询问他好不好。

    他事事都说好,还说与父亲见过面,也得到了父亲的谅解,大夫人这才安下心来,让丫鬟们将连诀爱吃的膳食都一一端了上来。

    “母亲,您有了身孕,可要万事小心,不可轻忽了。”连诀一边吃着卤香鸭子,一边认真地叮嘱道。

    大夫人笑了,眼底有些泛红,道,“你和你姐姐啊,连说的话一样,好了,你们放心吧,有周嬷嬷看着,你们什么都不用担心。”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