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九九章 小心为上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二九九章 小心为上

    “娘,我们现在可怎么办才好?”连诗雅见萧氏如此气死沉沉的模样,也跟着一起落泪,心中感叹为何老天总与她作对。

    “董嬷嬷,你去萧国府一趟,让我大嫂派林大夫过来,林大夫是我自小便认识的,是信得过的,让他来为我诊脉。管家若问你去处,你便说去替三小姐买胭脂,回来的时候记得带盒胭脂回,到时候不要露陷了。”萧氏吩咐董嬷嬷道。

    “是,夫人,我这就去。”

    董嬷嬷得了萧氏的命令后便去向管家告假,去了小半日之久后便回来了,那林大夫半个时辰后也跟着来了清泉院。

    萧氏让这林大夫一看,结果诊断的结果和董嬷嬷所说一样——并无身孕。

    这回,萧氏仅存的最后一点希望也破灭了,她确实没有身孕,可是,话已经说出去了,而且大夫人那边是实实在在有了。

    现在,可怎么办才好?

    去向老夫人承认自己弄错了,然后沦为众人的笑柄,再把观音玉佩还回去,眼睁睁看着容雪的肚子一日一日大起来吗?

    不,纵然不能!

    萧氏紧紧地捏着手中帕子,脸色越发地苍白,脑海中思考着未来该怎么办。

    她突然猛地站了起来,走进内室去,拿了一盒银子出来,足足八锭,塞到了林大夫的手中,道,“林大夫,我自小在娘家的时候,就是你给我看病的,往后我这肚子里的孩子,也劳烦你过来看了,别人我不放心。”

    林大夫一愣,顿时明白了萧氏的意思,他后退了两步,将银子推了回来,道,“夫人,这,这万万不能啊,这不是小门小户,这可是丞相府,若是被发现了,要人头不保的。”

    “你放心,只要你听我的,我保证不会露陷!”萧氏又将银子塞回林大夫的手中,“如今,也只有你能帮我了,若是你不肯帮忙,我在这相府的日子怕是过不去了。”

    “可是……”林大夫仍旧犹豫。

    连诗雅也明白过萧氏的意思,忙帮着在一旁恳求,道,“林大夫,我娘也是走投无路了,才出此下策,你就帮帮忙,对外说我娘怀孕了,以后每月由你来按时为她做检查。”

    “这还有整整半年的时间,夫人就不怕出什么纰漏吗?还有,到了生产之日,若生不出孩子来,要怎么办才好?”林大夫说道。

    “是啊,夫人,若是假孕,被揭穿了,丞相和老夫人定会大发雷霆,怕是到时候您和三小姐的地位都保不住了。”董嬷嬷也在一旁说着担忧的地方。

    但萧氏仿佛走火入魔了一般,听不进去任何人的劝告,她只知道,不能让人知道她没有身孕,她咬了咬下唇,道:

    “那只能到时候找个时间,假装不小心偷偷流掉了。林大夫,现在,就只有请你帮忙了。”萧氏用殷切的目光看着林大夫,恳求地道。

    林大夫最终咬牙答应了,道,“好吧,那我先给夫人开两幅保胎药,只是,夫人要尽早安排好滑胎之事,否则时间久了,会越来越麻烦的。”

    “好!你放心,有劳了,此事,务必保密。”萧氏见林大夫应下来,终于松了口气。

    让甄嬷嬷送走了林大夫,萧氏便立刻派了人去倾安院和连母说,萧家得知她有了身孕,已经派了大夫过来,说是怕占用了大夫人的养胎的大夫,往后她用萧家的大夫就行。

    连母听了,也没有多想,只说了句,“随她吧。”

    “娘,这,这滑胎要怎么安排呀。”连诗雅毕竟是个小姑娘,说到这种事,还是会害怕。

    萧氏眼中闪过一抹冰冷的阴狠,“要滑,就要和福安院的一起滑了,这胎才算滑的值。”

    连诗雅吓了一跳,“娘的意思是……”

    “容雪生了儿子,还想再生一个哪有那么容易。”萧氏冷笑,凭什么她怀不上,容雪却接二连三的生!

    “娘可已经想好办法了?”连诗雅的心脏跳动地有些快,手心紧拽着,问道。

    “办法多的是。”况且,这种事她又不是没做过,只不过这次的对象换成了容雪而已。

    连延庆下朝回来,听说了大夫人和萧氏双双有身孕的好消息,果真十分高兴,分别命人送了好些东西去福安院和清泉院,还留在了福安院用膳,对大夫人说话的语气也愈加柔和亲切起来,还叮嘱她要多加注意身体之类。

    到了下午,陆大夫又过福安院来给大夫人看了脉,开了安胎的药,连似月在旁问了好些问题后,才让他走了,走前,连似月额外给了他一锭金子,请他多为母亲这一胎费心。

    然后,她又对大夫人多加叮嘱,要多加注意云云。

    大夫人忍不住笑了,道,“月儿,你这为我肚中胎儿操心的模样,哪像个未出阁的大闺女。”

    “母亲,这可不是开玩笑的,您一定要倍加小心,指不定谁在暗地里要出主意对付您的肚子呢。”前一世,母亲只有她和连诀,没有生过第三胎,对这个意料之外的孩子,连似月格外的谨慎和重视。

    大夫人心一惊,端着安胎药的手一顿,“怎么,月儿你的意思是,有人会对我不利?”

    “母亲,你小心些总没错的。”连似月没有明说,只是提醒道。

    还格外地吩咐周嬷嬷,要时时刻刻陪在大夫人的身边,万不可让她一个人,周嬷嬷连连称是。

    看着大夫人将安胎药喝下去后,连似月才离开了福安院,在外面站了一会后,趁着天色还早,她让冷眉打前头,到了祠庙。

    连诀已经在这里跪了一天一夜了,这次连延庆为了打消他投笔从戎的念头,是动了真格了,方才大夫人在他高兴的时候求情,请他放连诀出来,但是他也没有答应,说非要跪族三天三夜。

    连似月到了祠庙,便见四九坐在门口,靠在墙壁上直打盹,头点的像小鸡啄米一样。

    “还不快醒醒,大小姐来了!”青黛见状,连忙上前喊道。

    四九睁开迷迷糊糊的眼睛,一见连似月连忙一边擦着嘴角的口水,一边道,“大小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