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九五章 用力保护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二九五章 用力保护

    “哦?说说看。”凤羽身子靠前了一些,看着连诀那双有些迷茫的眼睛,问道。

    “我父亲一直希望我从文,将来能像他一样,从小就请了有名的师父教我读书,他说有他一路保驾护航,还有我姑姑连淑妃的助力,我未来仕途必当一路顺畅……”连诀将连延庆对他的希冀娓娓道来。

    “但是,你不想?”凤羽认真地问道。

    连诀点了点头,“我想从戎,像我四叔兵部右侍郎那般,驻守边疆,保家卫国。”

    “哈哈哈!”凤羽见他那张还稍显稚嫩的脸却一副少年老成的模样,不禁笑了,道,“想不到你还有此等抱负,是要学班超投笔从戎了?”

    “有何不可?我父亲找人教过我习武,我年轻体壮,我从军绝对没有问题的。”

    “好好好,你别急呀,连诀,我从来没有怀疑过你的能力,你虽非皇子,可我早就看出你的资质并不比任何一个皇子差,前些日子,父皇甚至还在我们兄弟间提到过你,说连相之子连诀,绝非池中物。”凤羽见他有些激动便柔声安慰道。

    连诀听了这话,心头微怔,低下端过茶杯轻抿了一口,以掩饰了内心的不自在。

    “连诀,只是,你该知道,你——四叔,兵部右侍郎连延甫,他驻守山海关多年,鲜少回京都,不得不丢下家中妻儿,长年不得相见,如果,你并非真心想从戎,而是为了逃避现实,你将来会痛苦的。”凤羽正色道。

    连诀慢慢地握紧了拳头,眼中流露出一抹痛苦的光芒,随后闭上眼睛,道,“痛苦?即便再痛苦,也要咬着牙面对,如果放任自流,才会无处安放。况且,我是真心想去,六殿下,我不会后悔的,不会。”

    凤羽见他如此,问道,“连诀,你到底遇到了什么事?为何不肯与我说呢。我把你当挚友,愿意与你承担你的痛苦。”

    连诀缓缓地睁开眼睛来,看着面前的凤羽,良久,才道,“六殿下,天色不早了,我们走吧。”

    说着,他便起了身,往玉离阁外走去,一抹颀长背影,落下淡淡的落寞。

    这天,回到相府后,连诀便直接到了连延庆的书房,向他表明自己想投笔从戎的愿望。

    连延庆一听,便放下手中的公务,猛地站了起来,道,“胡闹!你乃我相府的独苗,怎会生出这种荒唐的想法?”

    “父亲!这不是荒唐的想法,我已经在心里想了很久了,我……”

    “我绝不会答应!”连延庆不待连诀说完,便斩钉截铁地否定了儿子的想法,“诀儿,我听说你最近天天早出晚归,也没有去书院,而是与一帮武夫整日地在一起,我看你定是听了他们那些报国的空谈,才生出这种荒谬的想法来!从明天起,我会让连天跟着你,你要么去书院,要么留在文华院我请傅师父来家中教你,再不可到处乱跑!”

    “父亲!你怎能如此武断!我不要从文,我要像四叔一样,我……”

    “啪!”连延庆扬起手,一巴掌扇在连诀的脸上,顿时打得他的头歪向一边,连延庆的手颤抖着,“你,你……你这个逆子,你居然敢武逆为父的意思!”

    “父亲!”这时候,本在门外候着要面见连延庆的连似月顾不得等待便匆匆走了进来,一把拉过连诀,一同跪在地上,道,“父亲息怒,诀儿绝不是故意惹怒您的。”

    连诀和连似月并肩跪在地上,他低头,看到自己的手背连似月抓在手中,他的心猛地一颤,脸霎时间红了,心跳陡然间加速,然后猛地抽回了自己的手,紧紧握着拳头,手心都紧张地出汗了。

    连延庆气的胸膛一起一伏地,脸色气的苍白,道,“诀儿去祠庙里跪个三天三夜吧,没有我的允许,谁也不许去探望!你们两个,出去吧。”

    “父亲!”连似月还想向连延庆求情。

    连诀却猛然间站了起来,道,“儿子谨遵父亲的命令。”说着,便起身,迈着修长的步子走了出去。

    “诀儿!”连似月忙站了起来,追了上去,但连诀越走越快,越走越快,外面候着的青黛和降香两人面面相觑——

    这是怎么了?

    大小姐和少爷向来关系极好,尤其是少爷对大小姐从来都是百依百顺,怎么也突然闹起脾气来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连似月终于脸色一沉,冷冷地唤道,“连诀,你站住!”

    听到她的喊声,连诀心头一怔,慢慢地停了下来。

    连似月走上前去,一直走到他的对面,一双眼睛静静地看着他,这目光有着仿佛能看透人心的力量。

    连诀被这目光看的无所遁形,微微别过脸去。

    “……”终于,连似月微微地叹了口气,道,“和我去走走吧。”

    “父亲让我去祠庙跪着,我现在就要过去了。”连诀说着拒绝的理由。

    “不差这一回。”连似月说道,已经转身,往观月台的方向走了去,连诀在原地站了会,眼看着连似月的身影走远了,最终还是跟了上去。

    两人并肩而行,却一路无言,四周的空气也仿佛静止了一般。

    终于到了观月台,连似月坐了下来,四周无人,她看了连诀一眼,连诀慢慢在她的面前坐了下来。

    “你想恢复身份?”连似月单刀直入,问道。

    “不!当然不!”连诀听了,猛地抬头,道,“姐姐怎么会这么想,如果可以,我希望从来没有这件事,我希望我只是连家的嫡子,我只是连诀,永远都不要改变。”

    “那到底是怎么了?你在逃避什么?在害怕什么?”连似月直视着他的眼睛。

    对于连诀来说,连似月的眼睛好似他的囚牢一般,让他根本逃无可逃。

    “我……”连诀的拳头紧紧握起。

    “诀儿……你不要害怕,不要担心,也不用逃避什么,你如果只想当连诀,那姐姐可以向你保证,你永远都是连诀,没有人能逼迫你,没有人能伤害你,我会用尽所有的力气保护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