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九一章 绝对不能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二九一章 绝对不能

    “我……”降香听了萧氏的话,心里头竟有些蠢蠢欲动,少爷那般神仙似的人物,是她梦寐以求的啊。

    萧氏靠近了些,问道,“是不是大小姐不同意呀?”

    降香迟疑着点了点头,虽然大小姐从来没说过,但是她知道她肯定不会同意的,也因此她只能压抑着自己的内心,不让任何人知道。

    “这大姐也真是的,若是自己亲近的丫鬟,给连诀做个填房有什么不好,也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连诗雅一副为降香感到惋惜的样子。

    “……”降香紧抿着唇不说话。

    萧氏眉心耸了耸,道,“降香姑娘若真想成为诀少爷的人,随时可以来找我,我可以帮你出出主意。”降香听罢,猛然间吓了一大跳,然后立即摇着头,道,“不,不能这样,奴婢不需要。”

    说着,便急匆匆地跑走了,萧氏望着那慌不择路的背影,脸上露出一抹即将得逞的笑容,道,“这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啊。”

    “弟弟喜欢姐姐,奴才肖想主子,这连似月身边原来全是些这样低级下作之人,亏她平日里还自命清高,我呸。”连诗雅顿时对连似月十分鄙夷。。

    “所以说,只要沉下心来,静静等待,总会有收获的,现在这不就来了么?我还没儿子,那就先废掉容雪的儿子。”

    “对啊,一个堂堂的嫡子竟然做些不伦之恋,与自己的姐姐做些苟且的事,又和姐姐房里的丫头通*,这些事一传出去,连诀就毁了。”

    “等着吧,降香来找我,我敢保证,她一定会来,我太懂她的心思了。”萧氏一脸志在必得。

    降香一路小跑回仙荷院,一脸慌张的模样,青黛刚好见到了,便好奇地问道,“你这是怎么了?见到鬼了?”

    “不,没,没有!”降香见青黛盯着自己看,顿时觉得心慌意乱,生怕自己的心事被她看穿了。

    “那你……”

    “我回房歇一下!”不等青黛说什么,降香已经匆匆走回下人房间里,紧紧地关上门,跑回她自己的床边,将压在枕头下一个昂贵的面料缝制成的香包拿了出来——

    这是大小姐刚入府时,萧姨娘送来衣裳,大小姐下令把衣服全都绞碎的时候,她偷偷留下了一块布料做成的。

    这么好看,这么精致的香包,她却不敢戴在身上,只因为她是个奴才。

    她的手紧紧握着这香包,脑海中闪过萧氏和连诗雅刚才对她说过的话——

    她也可以当少爷的通房丫头的。

    “不,不行!”她发现自己这种想法越来越强烈的时候,又突然打了自己一个巴掌,“大小姐那么厉害,如果有这种想法,就是自寻死路,不行,不行!”

    “降香,你快点出来,九殿下和十三公主走了,大小姐马上就回来了。”正当降香左右煎熬的时候,青黛在外面敲门了,而降香一听“大小姐”三个字就吓得猛地从床上翻身下来。

    “来……来了。”她整理了一下衣裳,深深地呼了口气,才走了出去。

    送走了凤云峥和凤令月两个人,连似月才发现连诀不知道去哪里了,她眼中闪过一抹思绪,问道:

    “四九,刚才公主和少爷在一起玩的时候吵架了吗?”

    “……这个……”四九一愣,低下头去,吞吞吐吐的。

    连似月淡淡地瞅了他一眼,喊道,“四九……”

    “少爷,少爷和公主在桃花林那边好像,不是,不是好像,是吵了几句,但是奴才站得远,并没有听到他们说了什么。”四九不敢再结结巴巴了,连忙说道。

    “公主还哭了?”刚才十一公主来催九殿下走的时候,一直不看她,但她还是察觉到她眼圈有些发红。

    “好,好像是哭了。”

    “四九!”连似月声音重重地喊了一声。

    “是!公主是哭了。”四九连忙说道。

    难道,是公主终于向连诀表白,被连诀拒绝,所以哭了吗?连似月早在狩猎场上就看出十一公主对连诀有不同寻常的感情了。

    她摇了摇头,道,“人未经世事的时候啊,总是把儿女之情放在最重要的位置,一旦发生偏离,便觉得天崩地裂。罢了,这是他们的事,由着他们去吧。四九,你要好好照看着少爷。”

    “是,大小姐,四九一定尽心尽力。”

    *

    回宫的马车上,十一公主一反常态,来的时候叽叽喳喳地说个不停,回去的时候却安静地一个字都不说,只是抱着那头小路,看着某处发呆。

    凤云峥则兀自沉浸在连似月送他亲手打磨的玉佩的喜悦里,整个心里头喜滋滋的,有两次还忍不住笑出了声,都没注意到十一公主的不对劲。

    直到快回到正阳门的时候,十一公主突然说道,“原来他说得对,惦记一个人的时候,心是痛的。”

    凤云峥一怔,抬起头来,才发觉这个皇妹一脸失落的样子,他问道,“你怎么了,你在惦记谁?”

    “不。”十一公主突然坐直了身子,摇头,道,“以后不会了,以后再也不会惦记了。”

    凤云峥明白过来她在说什么,便小心问道,“你是不是向连诀说了什么话,他让你不高兴了?”

    十一公主没有说话,眼睛一眨,睫毛间落下两颗晶莹剔透的泪珠。

    凤云峥想到连诀的身份,忙道,“你果真喜欢连诀,不行,你绝对不能喜欢连诀!”

    十一公主喃喃地道,“喜欢和不喜欢又有什么差别,已经这样了。”

    “令月儿,你听九哥哥说,不是差别的问题,是你绝不能对连诀动心,明白吗?”不管连诀是不是喜欢十一,一旦十一对连诀有那种男女的感情,她将会一辈子活在痛苦的深渊,不可自拔。

    前一世的令月儿还没成年就死了,从来没有和连诀之间发生过什么牵扯,这一世,如果陷入这种……不伦恋的漩涡中,又将是一次不幸的经历。

    回想前世,除了月儿和自己的娘亲,也只有这个皇妹对他一片真心了,在他被贬离朝堂的时候,听说她还去求过父皇,说想见九哥哥,不要把九哥哥赶走。

    所以,这一世,他对这个妹妹仍旧有一份来自兄长的关爱。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