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八九章 识破内心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二八九章 识破内心

    她突然发现自己说话的声音有些颤抖,握着桃子的手也不由自主地用力。

    连诀心头一怔,回过头来,他从来没有想过会有一个人这么轻易地就看穿了他的心事,他已经用了最大的力气去隐藏,不让任何人发现他心底的这点秘密。

    而十一公主一看他脸上的表情,便什么都明白了——

    “原来我感觉是对的,你心里惦记的人,你喜欢的人是连似月。”她声音颤抖着,眼泪缓缓的蓄满眼眶,眼圈慢慢地红了,鼻头一阵酸涩。

    连诀沉默着,他该说什么呢?否认吗?可是,他没法对十一公主撒谎,承认吗?他觉得自己太卑鄙。

    十一公主突然将手中青涩的小桃子用力地朝连诀身上丢了过去,那坚硬的小桃子正中他的额头,打的生疼生疼的,但是他就这么站着一动也不动。

    十一公主跑了过来,双拳用力地捶打着连诀的胸膛,一边捶着一边哭着说,“连诀,你怎么能这样?那个人是你的姐姐啊?你怎么能……怎么能喜欢她!这是不行的,你知不知道?你到底知不知道?”

    十一公主拼命地打着他,直到打到手里没有力气了,连诀深深地吸了口气,慢慢抬起头,缓缓地闭上了眼睛,脸上露出一抹无比痛苦的表情。

    突然,十一公主后退了几步,像是看怪物一般看着连诀,“你太可怕了,你太恶心了!我不会纵容你,我要去告发你,让你……让你做不了这种可怕恶心的事……”

    十一公主越说越语无伦次,她猛地转过身,往桃树林外面跑去,“连诀,我要去揭发你,揭发你丑恶的内心,揭发你!”

    “公主!”连诀见状,回过神来,忙追了上去,拦在她的前面,脸上痛苦的表情令人心碎,眼底满是祈求,“不要,拜托不要让我姐姐知道这件事,拜托。”

    十一公主双眼通红,满脸泪痕,道,“为什么不要让她知道,你敢喜欢她,为什么不敢让她知道!连诀,你是个懦夫吗?”

    “我……”连诀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他能说什么,他什么都不能说!

    “你说啊,为什么?为什么?”见他什么都说不上来,十一公主哭着笑了一声,道,“因为你自己也知道你对她的喜欢是不容于世的感情,是不伦之恋,是不耻的,是不是?”

    “……”连诀的脚步往后踉跄了两步,被靠在一旁的树上,拳头紧紧地握着,浑身颤抖着。

    “连诀,既然你知道,为什么还要这样?不可以停止吗?把她看做姐姐,而不是……你喜欢的人。”十一公主痛心地看着他,同时,心里的一块也悄然离开了。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或者,我是一个畜生,我是一个不知好歹的人,我是一个该被天打雷劈的人!我该死,我不该活在她的身边,我应该走,我永远都不要回来!我应该消失在这世界上!”连诀扬起手,狠狠地一拳砸在树上,一拳又一拳地砸过去,砸的树阵阵颤抖着,砸的手都破了,出了好多血。

    “啊!你疯了!你别这样!别这样折磨自己。”十一公主见他这样,急忙跑了过去,猛地一把抱住了那棵树,连诀生生收回了那砸出去的拳头。

    连诀的手停在半空中,不由自主地颤抖着,血一滴一滴地掉下来,落在那湛蓝色的衣袍上——

    此时此刻,他真的痛苦极了!

    长久以来,他一直将这份说不出口的感情深深地埋在心里,并且打算一直带到坟墓里去,随着风,随着土飘散,腐烂。

    当十一公主捅破了这层朦胧的纱,所有的矛盾和痛苦便喷薄而出,几乎让他承受不住。

    十一公主连忙拿过他的拳头,放在嘴里吹着气,一边吹,眼泪一边噗噗地往下掉,落在他的手背上,“疼不疼啊?”

    然后,她又急急忙忙从自己的裙上撕下一块布,一圈一圈地给她包扎好了,哽咽着道,“纵然你心里再难受,也不要这样对自己啊,这都是皮肉,会痛的。”

    “对不起。”连诀看着她眼泪噗噗的样子,心里觉得好难受,“公主,对不起,我吓到你了。”

    十一公主听了,慢慢地将他的手放了下来,说道,“连诀,我知道了你的秘密,我怕我看到你的时候会忍不住讲出去伤害了你。所以,从现在开始,我不会再来找你玩了,你以后有什么事,也不要再来找我了,好吗?”

    眼泪顺着她的脸颊缓缓落下,

    “……”连诀闭上眼睛,缓缓地点头。

    十一公主慢慢地转过身,一步一步地往前走,走了几步,她突然回过身来,飞快地跑到连诀面前,踮起脚,在他的颊边亲了一下,说道,“我的名字叫凤令月。”

    说完,便果断地转过身跑了,越跑越快,越跑越快,直到消失在连诀的视线中。

    连诀脸上一片湿意,那是十一公主的眼泪。

    他往后踉跄了两步,背靠在树上,阳光照在身上,他却感觉不到这光的温度,好冷,好冷!

    *

    清泉院这边。

    连诗雅越想越心烦,便将梳妆台上的首饰一股脑儿全部丢在了地上。

    “又怎么了,我的祖宗?”萧氏见状走了过来,问道,并示意丫鬟将地上的首饰都捡了起来。

    “娘,你没发现吗?连似月和连诀两个人和皇宫的人走的越来越近了,今天那九殿下和十一公主还一起来看他们姐弟,当县主的人是我,又不是她!”

    “现在,谁还会在意你县主的份位,上次安国公主府一个月,这县主之位分明就是一个笑话了,不提也罢。”萧氏觉得她们娘俩也是倒霉,明明份位品级都提高了,却活的还不如前。

    “……那怎么办?难道就这么由着去吗?现在连似月比以前更嚣张了!”连诗雅忿忿不平道。

    “夫人,喝药的时间到了。”这时候,甄嬷嬷端了一碗黑乎乎的药进来。

    连诗雅看了一眼,皱起眉头,“好臭的药,娘,喝这个真的能让你生儿子吗?”

    “当然。”萧氏自信满满地道,“那尚书刘夫人四十高龄怀孕吃的就是这个方子,一共吃了十帖就怀上了,我也能怀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