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八八章 洞悉一切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二八八章 洞悉一切

    “在皇宫里,公主能保持着这样的性情实在难得,只是须得有个懂她的人守护她珍惜她,否则,翱翔的鸟儿也会被折断翅膀,最终,所有的疼啊痛啊,都要自己受着。”连似月看到十一公主从知礼手中接过小鹿抱着,在阳光下洒下一道明亮的色彩,便心有体会地道。

    她回头,却发现,凤云峥并没有看着十一公主,而是正在看着她,她的心一颤。

    然后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低头从腰间抽出一块玉佩来,放在手心,道:

    “这次乌鸦之事,是萧振海和萧氏有心迫害,多亏殿下暗中帮我,我才顺利逃过一劫,总觉得应该向殿下表示些什么。想来想去,便自己动手磨了一块玉佩,当做是给殿下的谢礼,还请殿下笑纳。”

    只见,她手心里的这块玉佩为碧绿颜色,成圆月行,正面刻着福禄平安四个字,四周饿镶着银质的麒麟图案。这就只是一块玉佩,为了避免它看起来像定情信物,连似月特意没有在上面系上挂绳。

    凤云峥整个人一愣,仿佛天上的神仙突然跳下来给了他一闷棍,他呆呆地看着连似月手中的玉佩,久久地没有回过神来,脑海中不断地盘旋着两句话:

    月儿送玉佩给他了,这玉佩是月儿亲手磨的;

    月儿送玉佩给他了,这玉佩是月儿亲手磨的;

    ……

    ……

    ……

    连似月见他久久不接过去,心里头顿时咯噔一下,糟了,看来是送错东西了。

    她脸有些红了,道“其实,我也不是磨玉佩的行家,这玉佩肯定磨得粗糙了些,比不上外面那些精雕细琢的,是我唐突了,不该送这样粗糙的东西给殿下,殿下不喜欢的话我……”

    正当连似月要手心合上,要把玉佩放回腰间的时候,凤云峥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伸手将这玉佩拿了过去,攥在手心,说道:

    “谁说我不喜欢了?这还是我长这么大,第一次有人送她亲手打磨的玉佩给我,实在珍贵极了,你别想再要回去。”

    连似月急忙解释道,“殿下不要误会,这不是,不是……什么信物……”定情两个字,她有些说不出口。

    “我知道,谢礼嘛,那我就收下这份谢礼了。”凤云峥又摊开手心,看了看这玉佩,唇角露出一丝深深的笑意来,然后才郑重其事地放进腰间收好。

    连似月看着凤云峥这个表情,突然有种自己给自己挖了个坑跳进去的感觉。

    过了一会,连似月突然想起了什么,问道,“殿下,董慎还在京城吗?”她依稀记得前一世,她向董慎学医的时候,董慎无意间向她说过一件事,他还有个姐姐,与他同一个师父学医,只是在他十岁那一年,两人走散了,一直没有找到对方。

    “董慎?上次找他来研制香痕胶后,就一直安排他住在京都的一间客栈里,因为我想以后必定还有用他的地方。”凤云峥道。

    “太好了,我要见他一面,烦请殿下给我安排一下。”

    “好,我这两日便安排你们见上一面。”

    *

    “哇,这里的桃花真的好美啊,我想起一首诗来了,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好诗好景好花,人生这样便足以。”

    桃花林里,十一公主站在桃花树下,小鹿在她的身边窜来窜去,她仰头看着满树的桃花,那清淡的芬芳,萦绕在鼻息间,整个人感觉都要飞起来了一般,粉色的花映衬着她那张粉红嫩白的脸更显娇嫩。本来,她是要来摘桃花的,但是看花开的这么好,倒是不肯摘了。

    连诀站在她的身后,目光却不由自主地回头看观月台那边。

    “哇,连诀,你看,这上面是不是有个小桃子啊。”看了好一会,十一公主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似的,惊喜地问道。

    连诀扭过头来,顺着十一公主的视线看了过去,果然,这刚开花不久桃树上居然长出一个小桃子来了。

    “这是本公主看到的,我要把她摘下来。”说着,她便将身上的鹤氅豪气地脱了下来,丢给知礼,然后便双手抱住桃树准备往上爬。

    “公主,不要啊……”知礼见状,吓得连忙双膝跪在地上,“要是从树上摔下来,奴婢的人头就不保了,您向皇后娘娘和九殿下做过保证才能出宫的,您忘了?”

    “嘁,爬个树而已,何必紧张成这样啊。”十一公主才不管知礼是下跪还是哀求,“反正我就是要把这只桃子摘到手!”

    说着,她的脚也攀了上去。

    “我来摘吧,公主在树下站着就好。”这时候,连诀两步走了过来,轻轻松松就爬到了树上,伸手便摘到了十一公主想要的那个桃子,他再轻轻一跃从树上跳下来,将手里的桃子递给她,道:

    “喏,公主要的桃子。”

    “哇……”十一公主拿过这青色的桃子,却像是若获至宝一般,眼睛里闪耀着光彩,“好可爱的小桃子啊,连诀,你对本公主还不错嘛,上次给我找了小鹿,今天又给我摘了桃子。”

    连诀无奈的笑了笑,道,“一只桃子而已,连吃都不能吃。”

    一只小桃子就这么满足,真是一点都不像那次狩猎场上遇到的那个“滥杀无辜”的跋扈公主了。

    “哼,才不是‘一只桃子而已’呢!对了,说到小鹿,连诀,你给小鹿取个名字吧,我一直等着你给他取个名字呢。”十一公主突然想起了一件重要的事。

    “名字?”连诀道,“小鹿给了公主就是公主的了,公主取便好。”

    十一公主听了他这话,心头突然咯噔了一下,她的注意力慢慢从桃子上收了回来,朝连诀的身上看去,才发现连诀的目光总是不由自主地看向观月台的那边。

    “连诀,上次你救我的时候,你说的那个让你惦记却又让你心痛的人,就是连似月是吗?”十一公主将桃子握在手心,问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