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八五章 无意得知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二八五章 无意得知

    再看看连似月,她第一次发现,这位大小姐的眼神居然可以这样骇人,像尖刀一样锋利,把她的身体刺的七零八碎,体无完肤,比夫人和三小姐可怕多了。

    青黛扯下秀珠嘴巴里的布条,“大小姐没问你你别出声,大小姐问你你都照实回答,不然让虫子咬死你!”她这样一吓唬,秀珠哪里还敢说话。

    “秀珠,你今年快二十了吧。”连似月突然问道。

    秀珠抬起头来,惊恐而疑惑地看着连似月,“大小姐,是的,奴婢再有三个月就二十了,该出府了……”

    “你八岁那年,父母双亡,哥哥疼你,不过取了个凶悍的嫂子,整日背着你哥哥对你非打即骂,你一身伤痕累累,后来她十两银子把你卖给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头子做妾。你不堪受辱,期间逃了好多次,但每次都被抓回去暴打一顿。直到你十三岁那年,那个老男人死了,你才趁机偷偷跑掉。接着,你看到相府买丫鬟的告示,于是你便决定卖身相府,但是当时负责买奴才的甄嬷嬷得知你嫁过人,便说不能进府,你苦苦哀求。

    最后她提出条件,你每次领到的月钱要匀一半给她,直到你二十岁离开相府为止,便帮你隐瞒婚史,你迫于无奈只好答应了。

    算算,你再过三个月就要出府了,这些年的钱和主子的打赏都被甄嬷嬷以各种名目扣押着,你身上应该也没几个钱了吧,你哥哥又生了重病,你出府之后,何去何从?

    “……大小姐,原来你什么都知道……”连似月的话勾起了秀珠心底最深的隐痛和秘密,她听着听着。

    “我给你看样东西。”连似月朝青黛看了一眼,青黛拿出一个鞋垫来。

    “这是我给我哥哥绣的,怎么会在大小姐的手里。”秀珠看着手里的鞋垫,不禁泪水涟涟,哥哥是她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了。

    其实,秀珠来找她求救后,连似月便觉得蹊跷,,于是派人暗中观察秀珠的一举一动,她发现秀珠每次领了工钱之后会拿出一半给甄嬷嬷,查探之下找到秀珠的哥哥,才知道了她所有的事。

    “这是你哥哥写给你的。”连似月拿出一个信笺来,秀珠急忙拿了过去,匆匆打开,看到上面写的,她的眼泪噗噗噗落了下来—

    哥哥根本不识字,就会写秀珠的珠字,这信上写的就是一个歪歪扭扭的“珠”字。

    “秀珠,你在大小姐面前耍弄花招,大小姐没有立即将她打断手脚,喂了哑药赶出去,已经是天大的恩惠,现在只有一条路摆在你的面前,你听大小姐的,大小姐最喜欢衷心事主的奴才,你若听话,大小姐必定不会亏待了你。但倘若你自己不往好处走,这写肉虫便要全部送给你了。”青黛在一旁说道。

    “是啊,过去,你事事受制于甄嬷嬷,没法自己选择,这回你倒可以为自己选一次,你是要走康庄大道,还是一条道走到黑,就都看你的了。”降香也在一旁说道。

    秀珠跪在地上,看着鞋垫,最后像是下定了最终的决心一般,说道——

    “我什么都听大小姐的,请大小姐给一条生路,让我能与哥哥团聚。”

    “这就对了。”连似月浅浅地笑了,目光中却带着一丝寒意。

    她示意青黛将肉虫的解药给秀珠吃了下去,她脸上始终带着笑容,但那笑容分明如毒药一般,令人沉醉,不可自拔。

    看着秀珠战战兢兢离去的背影,青黛有些担心,道,“大小姐,你觉得秀珠当真可信吗?毕竟,她一直是三小姐她们身边的人。”

    连似月面无表情,冷冷地道,“人心最是不可测,所以我才让你们灌她喝下那药,在她离开相府之前,不要给足解药,如果她听话的话,出府那日便给足解药,给足银子让她与哥哥团聚,若是她还有些旁的心思,那她便是自找死路,谁也帮不了她!”

    “说来说去,这次真是可怜少爷受了这么重的伤,都是那天杀的乌鸦害的。”这时候,降香愤愤不平地道,“说来也怪,咱们仙荷院好端端的,怎么会有乌鸦呢?”

    “你说什么?连诀受了伤?”连似月一怔,道。

    “噢,奴婢忘了大小姐刚回,该是不知道少爷受伤之事,少爷得知大小姐被皇上关进宫里,便进宫找皇上,后来不知道怎么回事,被皇上打了三十大板才放回府。”

    连似月想起,方才在外面,连诀背着腿脚麻木的她走了那么远的路程,却一声都没有吭过。

    她突然发现自己似乎忽略了什么,她急忙站起身,吩咐道,“随我去趟文华院。”

    一路到了文华院门口,她站在院子门口,脚步戛然而止,因为她看到连诀正拖着脚一步一步地移动着步子,往屋子里面走去。

    她曾经说过,重生一世,定要用尽力气保护这个少年,不让她受丁点伤害,可是现在,他却因为她,再次受到了皮肉之伤!

    她的拳头慢慢握紧,眼睛微眯着,溢出一道冰冷的寒意——

    连诗雅,萧氏,萧振海,现在起,我要好好地跟你们算账,在最快的时间内送你们下地狱!

    她忽然猛地转过身,往回走去。

    青黛和降香一愣,急忙跟上,大小姐怎么又不进去了?

    这天晚上,连似月彻夜未眠,翻来覆去的想着连诀受伤的事,连诀前世那凄凉的模样一直在她脑海中挥之不去。

    早上的时候,她起床不久,便有人来报,尚书府的嫡女刘喜人特上门前来探望。

    如今,她和刘喜人之间的芥蒂已除,关系也愈发亲密,听说了她的事后,刘喜人便向家中祖母告假,来相府看她。

    她还拿了百年人参来送给连似月,两人聊着聊着,刘喜人突然小声问道,“你们府上那个平妻萧氏是不是不能生育啊?”

    连似月正要低头喝茶,一听刘喜人这样问,顿时心头一怔,问道,“此话怎讲?”

    “那日在萧国府,你们那位一向与我不言不语的县主突然问我,我母亲四十高领有孕是不是有什么生子秘方。我见她神秘兮兮地,便多问了几句,但是她又什么都不肯说,就缠着我去我母亲那里要秘方,还说银子不是问题。我寻思着,连诗雅年纪轻轻,还未嫁人自然用不上这种方子,那便只剩下她自己的亲娘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