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八二章 疲于奔命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二八二章 疲于奔命

    “张大人……”正当张迎之一路小跑着要去皇上的荣元殿时,却不巧与九殿下凤云峥相遇了,同时九殿下的身边还站着一位看来道行颇深的道人,他白须飘飘,仙风道骨。

    他忙躬身,道,“卑职张迎之参见殿下。”

    “张大人步履匆匆,不知要赶往何处?”凤云峥脸上露出那如沐春风般的笑容,问道。

    “不满殿下,天颐宫的天牢里发生了一件罕事,那百年的枯木长出了新叶,卑职正要前去禀报皇上。

    “枯木逢春?”这时候,凤云峥身旁的白须道人说话了,他用手指掐算着,问道,“天颐宫所在何方?”

    张迎之道,“西北方向。”

    这道人再掐算,嘴里念念有词,“西北方向?真是巧了,枯木逢春,必有罕事,这是吉兆啊,难怪本道这两日有种念头要进宫面见皇上。

    “这位是……”张迎之问道。

    “此乃玄微真人,是皇上的旧识,张大人,既有如此罕事发生,便让玄微真人前去为皇上解惑吧,你在此守候,等候皇上的谕令。”凤云峥说道。

    “是,殿下。”张迎之垂首,道。

    玄微真人让冯德贵通报后,进入了荣元殿,安国公主则恰好走了出来,她一眼看到门口的凤云峥,便轻轻向他点了点头,目光中包含深意。

    凤云峥躬身,道,“皇姑有礼。”

    安国公主脸上露出了笑意,道,“原来是峥儿。”

    “皇姑。”凤云峥上前,搀扶着安国公主,只听见安国公主压低声音,道:

    “放心吧,我知道皇上的死穴,你且出宫等待好消息便是,我在此等候。”

    “有劳皇姑了。”凤云峥记得,前一世也是如此,父皇颇为听安国公主的建议,所以此事由她来做,再合适不过。

    大约半个时辰后,皇帝随同玄微真人匆匆走出了荣元殿,张迎之立即躬身向前,道:

    “皇上。”

    “枯木逢春之事玄微真人已经禀报与朕,你且带路,领朕与真人前去查看。”皇帝命令道。

    “卑职遵命。”于是在张迎之的带领之下,周成帝,安国公主,玄微真人一同前往天颐宫天牢门口,身后跟着大队侍卫。

    宫中众人眼见皇上与公主形色匆匆,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全都感到战战兢兢的。。

    到了离天牢不远之处,张迎之道,“天牢乃牢狱之地,恐怕冲撞了皇上,不如皇上在此便可?”

    “枯木逢春,朕自然要亲眼目睹!无碍,领路吧。”皇帝坚持走到了天牢的门口,三人一看,果然那棵从未长过叶子的枯木枝桠上长了嫩绿的叶子。

    安国公主大喜,道,“皇上,果真有枯木逢春,我的梦显灵了!”

    “皇上,此乃大吉之兆啊,恭喜皇上,贺喜皇上。”那玄微真人手中拂尘一甩,双膝跪地,喜气洋洋地道。

    周成帝内心也感到一阵喜悦,突然,他像是想起了什么,问道:

    “此牢里可有犯人?”

    那狱卒难得见到皇帝一次,见皇帝施问,便双膝一曲,跪在地上,战战兢兢地道,“有一犯人,两日前关进来的,乃连相之女,今日要火刑,焚烧祭天,破除凶兆。”

    “万万使不得!”这时候,安国公主忙道,“皇上可记得先皇所托之梦,枯木逢春之处的万物,都要珍视,这连家嫡女怕是不能焚烧了。”

    周成帝听了,眉头微微紧缩,道,“但是她曾引来乌鸦,乌鸦乃大凶之兆,真人,你怎么看?”

    只见那玄微真人拂尘一甩,手指掐算,道,“皇上,此人在此两日便使得枯木逢春,足以说明她乃大吉之人,皇上若将她焚烧,将会转安为危,至于那乌鸦……”

    他再闭上眼睛,算了算,道,“本道算着未必是她所引来的,毕竟那宅子里住着的,并非她一人。”

    周成帝紧蹙眉头。

    “皇上,玄微真人,从未错过啊。”安国公主适时在一旁提醒道。

    “开牢门!”片刻后,周成帝下令。

    “是!”

    那狱卒连忙拿出挂在腰上的钥匙,打开锁,然后缓缓推动牢门,太阳刚好从对面照射进来,那暖黄的光笼罩在牢狱之中的连似月身上——

    这一刻,她仿佛自带圣光,又仿佛从随着光应运而生,平和,安详,。

    周成帝的内心受到猛地一击——

    虽然被关在这阴冷潮湿的地方两日,又吃着粗茶淡饭,但是这连似月身上居然不见丝毫狼狈,仍旧眉目如画,肌肤赛雪,气质出众,她静静地坐着,仿佛养在空谷的幽兰。

    哪有人关在牢里还这样闲适恬淡的,仿佛这天牢不是关押她的地方,而是她潜心修炼之处似的。

    只见,她见到了皇帝仿佛并不惊讶,站了起来,双膝跪下,道,“臣女参见皇上,皇上万岁万万岁。”她言语周道,不见丝毫慌张。

    “此沉稳之风,实乃罕见,皇上,这必是大吉之人。”玄微真人见到连似月便啧啧赞叹道。

    “来人!”半晌,周成帝吩咐道,“将她手上枷锁解开。”

    *

    *

    龙坛上的熊熊火焰也在那一刻熄灭了,玄微真人和周成帝不知又谈了些什么,连似月跪在荣元殿外,一直到天黑的时候,才被送出了宫。

    当她走出皇宫,回头望着那厚重的宫门时,她深深地呼了口气,脸上露出如释重负的表情来。

    她从见到这逢春的枯木便知道是九殿下在背后密谋一切,救她出困境。

    她眼中不由地泛起一丝泪意——

    无论前世还是今生,他始终都是那个为了她疲于奔命的那个人啊。

    此事,一抹冰蓝色的身影站在暗处,默默地看着她,黑暗渐浓,吞噬着他,突然,他禁不住泪流满面。

    终于,他张嘴,脸上带着笑容,轻声唤道,“姐姐……”

    连似月心头猛地一颤,蓦地回头,只见那一脸灿烂的少年站在月光下,一袭冰蓝色色锦袍,显得特别美好。

    一般人被打这么三十大板,起码半个月下不了地,但是连诀年轻,又身强体壮,这两日,他用了陆大夫特效的金疮药,虽然背后还是很疼,很疼,但是伤口基本上都结疤了,穿着新的衣袍,便什么都看不出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