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七九章 不敢置信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二七九章 不敢置信

    马车一路,慢慢地回到了相府。

    连延庆匆匆赶出来,见是九殿下亲自护送连诀,连忙跪下,道,“微臣叩谢殿下恩典。”

    凤云峥坐在马车内,问道,“连相是否相信自己的女儿是灾星?”连延庆如何回答这个问题十分重要,这决定了未来凤云峥对他的态度!

    他若说不相信,日后他会看在月儿的面子上留他一线希望,若他信了月儿是灾星,那连延庆日后便没有任何值得他偏帮的地方了。

    “殿下!此事必有蹊跷,那乌鸦来历不明……”

    “本王问的是,你是否相信自己的女儿是灾星。”凤云峥如炬的目光看着连延庆,仿佛下一刻,便能揪出他的灵魂。

    “不信。”连延庆道。

    凤云峥放下了马车帘子,什么话都没有说,吩咐夜风道,“回府。”

    那马车渐渐地远去,连延庆从地上起来,才知背上沁出了一身冷汗,再一看连诀的背后,顿时腿脚一软,“诀儿,这是……”

    “父亲,让人扶我进去吧。”连诀微微无力地道。

    回到相府,他感觉一切又回到了从前,一切又全都不一样了。

    “快,快!扶少爷回文华院,请陆大夫过来!”连延庆慌忙吩咐道。

    回到文华院,陆大夫也来了,连母和大夫人闻讯赶来的时候,连诀已经涂好了药,也换上了新的亵衣亵裤,正趴着躺在床上,两个人都心疼地直掉眼泪——

    连母坐在床边,抚摸着连诀的头,道,“我的乖乖孙儿,为了姐姐,这样的傻,贸然跑去找皇上,还好皇上没有龙颜大怒,要是下令杀了你的头可怎么办?月儿已经出了事,若你再有个三长两短,叫祖母可怎么办才好。”她说着,眼角泛出眼泪。

    “诀儿,傻孩子,和你姐姐一样,为了对方,连命都可以不要。”大夫人站在一旁,也是低头拭泪。

    “祖母,母亲,我没事,我禁得住,陆大夫也说了,休养一些时日就会全部好的。”连诀看着面前的连母和大夫人,宽慰道。

    “怎么会没事,都伤到筋骨了,看看你,穿着衣裳都看得到血。”连母心里针扎一样的疼。

    连诀便不再说话了,只是默默握着这个祖母的手。

    *

    此刻,清泉院里,却是另外一番光景!

    萧氏和连诗雅两人万分高兴,尤其是连诗雅,若不是想着连延庆那边正在烦扰此事,恐怕要跑出去大喊三声。

    萧氏冷冷地道,“诬赖我是天煞孤星,让我抬不起头来,此回,倒要让你尝尝灾星的滋味,小贱人!”

    连诗雅一脸灿烂的笑意,仿佛怒放的花苞,她道,“娘,还是舅舅厉害,他懂得皇上的心理,轻轻松松便将连似月送上了不归路!我听说了,三天后,将会在龙坛上火烧她祭天,这一回,她可是落在了皇上的手里,犯了皇上的大忌,断然活不成了!”想到连似月的处境,连诗雅真是感到痛快淋漓!

    “哼。”萧氏轻轻一声冷哼,抬起手指,吹了吹,道,“除非有神灵救她,否则,这一回,饶是她长出一双翅膀来,也飞不出去了。”

    “痛快!痛快!”连诗雅突然站了起来,狠狠地道,“这些日子,我吃够了她的苦头,我受够了,只要她死了,一切就会回到原来的位置,娘,我真想现在去她的面前,狠狠地嘲笑她,用力地扇她巴掌,将以前所受的委屈,百倍千倍地还回去。”

    “雅儿,娘明白你的感受,但是这次是与皇上有关,我们什么也不能做。

    但是你等着,连似月被活活烧死,容雪必定大受打击,一病不起,到时候,我便名正言顺地再次接过后宅的权力,这一回,谁也别想再从我手里抢走任何东西。”萧氏眼底如寒流滑过,屋子里都变冷了一些。

    “可是,祖母会答应了,她现在那么不喜欢我们。”连诗雅撅着嘴巴,道。

    “我不是说了吗?若她一意孤行,偏帮连似月,那就休怪我心狠手辣了。”萧氏握紧了拳,微眯起双眸,身体散发出一阵寒意。

    “娘,真,真的要对付祖母吗?”对连诗雅来说,连母就是这宅子里的一尊佛,拥有着至高无上的地位,对她来说,要杀祖母,她心里还是有些害怕的。

    对,她不是不想杀,只是害怕。

    “自然,实际上,已经在这么做了,你舅舅也赞成的。”萧氏那张原本美丽柔弱的脸,却好似黑暗中吃人的邪魔。

    *

    越亲王府。

    “什么?”凤千越猛地站起身,面前的公务折子洒落了一地,“连似月被当做灾星,父皇将她押解进宫,现在不知关在何处?”

    前日,他依照约定,准备好聘礼,正式去萧国府向萧柔提亲,提亲那日,他的脸上在笑,而心里在滴血,只要看到萧柔那双腿,他便觉得内心翻涌,时刻要吐出来,而这个时候,他便更加的恼恨连似月。

    这两日,他罕有的心情低落,便滞留府中喝酒习字度日,所以,连似月发生这么大的事,他都现在才知道。

    “是,据末将所知的真实情况,上元节之际,淑妃娘娘相府归宁,皇上第二天也去了相府,然后便在连大小姐院子的上空发现了盘旋嘶叫的乌鸦,情景十分的诡异,因江南水灾之前,皇上曾连续四天四夜梦见过这样的乌鸦,所以便认为连大小姐是灾星,遂将她押解进宫。”赢空将所调查到的一一说了一遍。

    “她居然栽在了一只乌鸦上面?”凤千越脑海中闪过数种想法,“不,这不可能!”他很快就否定了自己的想法,“这期间定有隐情。”

    “但是,有乌鸦是真。”赢空道。

    “去相府查探过了吗?”连似月心思那么缜密,这回怎么会翻船的?实在令他费解。

    “相府戒备森严,没有殿下的允许,末将不敢贸然行动。”赢空垂首,道,“而且,连家少爷连诀昨日进宫,不知是否是向皇上求情失败,被打了板子,受了伤回去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