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七七章 殿下计策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二七七章 殿下计策

    “砰!”

    “砰!”

    “……”

    “……”

    一杖又一杖地打下来,若是身子虚弱的人,只怕会因此丢了性命。

    连诀那双墨玉般的眼睛鼓着,眼球里充满了红色的血丝,额头的青筋隐隐跳动着,抱着长凳的手指已经磨破了皮,渗出丝丝的血迹。

    周成帝坐在殿内,听着外面传来的重杖的声音,却听不到那个少年发出任何声音来,他唇角浮现一抹意味深长的表情,道:“倒是坚强。”

    “停!”只听到冯德贵一声尖细的声音,殿外便传来一句话,“皇上,三十大板已经打完了。”

    “进来。”周成帝开口,他倒要看看,这个连家的少爷能撑到什么时候去。

    长凳上的连诀,三十大板之后,脸上失去了血色,苍白如纸,身上被血水和汗水浸透,那张美如冠玉的脸上大颗大颗的汗液,墨玉般的发丝黏在脸上,嘴唇不受控制地颤抖着。

    他咬着牙关,从长凳上移动身体下来,忍着那身上的疼痛,往前走。

    但是,因为身体还没有适应身上的伤痛,他才跨出一步,整个人便一个踉跄,差点摔倒了。

    他扶住长凳,停顿了一会,然后才挪动着身子,一步一步地往荣元殿内走去,每走一步,背后便疼的冷汗直流,但是,他一步也没停留,他心里有一个强烈的执念——

    他要救连似月,决不能让她被火烧死,不能让她受一丁点的伤害。

    当他走入殿内的时候,再咬紧牙关,单膝跪在地上,道,“皇上,三十大板已经打完了。”

    看到连诀刚强的样子,周成帝目光中闪过轻微的讶异,这般世家子弟,倒也少见。

    他正色看着座下之人,并没有叫他起来的意思,道,“十一说要告诉朕一个秘密,是不是你的秘密?”

    连诀道,“是。”目光笃定。

    “你为何要朕听你的秘密?”周成帝问道。

    “我想用这个秘密,换姐姐一条命。”连诀抬头,看着面前的帝王,他那双明澈的眸子,纯净无暇,如星辰,如大海,有着一种不可名状的力量。

    周成帝心一跳,更加细致地打量着连诀,声音却更显冷酷,“朕为何要听你的秘密?”

    “皇上听了,就明白了。”连诀道。

    周成帝久久地凝视着面前的少年,终于,道,“你说,若你的秘密无法打动朕,朕便要你从这里走出去,再打三十大板。”

    “……父皇!”连诀刚要张嘴,突然,殿外传来一个声音,便见那九王爷凤云峥走了进来,一袭绣金纹的银色锦袍,外罩一件白色滚金边的长纱袍,他看了眼跪在地上的连诀,目光仿佛不经意间掠过他的背,那衣裳已经几乎被血水浸透了,却仍旧挺直了背脊。

    “峥儿?你此刻为何前来?”周成帝看到未经通报就进来的凤云峥,疑惑地问道。

    “父皇,儿臣有要是禀告,有关江南水灾及灾民的治理之策,儿臣冥思苦想三天三夜,终于想到一个法子,便急急进宫,顾不上通传就进来了,请父皇恕罪。”凤云峥跪于地上,道。

    “如此甚好!峥儿快快起来坐下与朕细说。”现在最令周成帝忧心的,莫过于江南之事,前日又传来水患爆发了瘟疫之事,解决此事,已是迫在眉睫,刻不容缓。

    “是!”凤云峥站了起来,转身看到连诀,便顿了一下。

    周成帝沉下脸来,对连诀道,“今日打你三十大板,只因你无视朕的规矩,擅闯荣元殿,此事就此作罢,朕不会再行追究,你的秘密,朕没有兴趣听。”

    “可是……”

    “连诀!”凤云峥转身,挡住了周成帝的视线,手压在连诀的手臂上,微微朝他摇了摇头,飞快地在他手上写下“快走”这两个字。

    “……”连诀抬眸看着凤云峥,凤云峥看着他,眼神微眯,传递出眸种讯号,然后松开手,走到了一旁的紫檀木椅上。

    连诀叩拜道,“皇上,连诀告退。”说着,他抬起头来,转身,拖着疼痛的身体,一步一步地离去,每走一步,身体都疼的走到大殿门口的时候,他手扶着宫门,回头看了一眼——

    只见,那周成帝正在侧耳倾听九殿下的治灾之策,时而皱眉,时而开怀。

    他转过身去,嘴角隐隐浮现出一丝苦涩——

    这不是他的世界。

    “连少爷,十一公主刚才吩咐老奴要好生照应你,老奴派两个人送您出宫吧。”这时候,那太监总管冯德贵走了过来,躬身道,他心底也暗暗惊讶,这连家少爷看着是个玉面少年,没想到竟如此刚强。

    “公主怎么样?皇后娘娘可有责罚?”连诀想起刚才十一公主是被皇后拉着走掉的,皇后的脸色很不好。

    “这个……老奴就不清楚了,不过,皇后娘娘是十一公主的亲娘,想来也就是小有惩戒,连少爷倒不必太多担心。”

    “嗯。”连诀心想道,等姐姐的事情过了,还要好好向她道个歉,若不是他,她也不会同时被皇帝和皇后责骂。

    “连少爷……”冯德贵唤道,毕竟是十一公主托付了的。

    “有劳了。”刚被打了三十大板,要靠自己的力气走出宫,恐怕身体会被废掉,他还要想办法救姐姐,断然不会与自己的身体过不去,于是便让冯德贵叫了两个小太监,搀扶着他出宫。

    冯德贵看着他的背影,叹口气摇了摇头。

    有了小太监的协助,连诀才觉得舒适了些,费了些力气,走了一段路,便见一个人带着嬷嬷的手走了过来,身后跟着宫女和太监,她身穿织金四合如意窠缠枝牡丹交领夹衣,大红凤襕妆花缎裙,随着步伐,那头上的如意流苏晃晃悠悠着。

    连诀停下脚步,目光不禁落在了这个人的身上,拳头暗暗地握起。

    徐贤妃无意间抬眸,却一眼便看到了身穿着太监服的连诀,顿时心脏猛地一跳,脚下一歪,手紧紧地握紧了搀扶着她的龚嬷嬷的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