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七六章 我来救你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二七六章 我来救你

    “不,父皇……”十一公主还想说些什么。

    “皇上!”但正在这时候,殿外传来端文皇后的声音,她急急走了进来,狠狠地瞪了十一公主一眼,然后跪在皇帝的面前,道,“令月儿不懂事,臣妾这就将她带回去责罚,请皇上息怒。”

    说着,她便拉着十一公主的袖子,将她拖起来。

    “母后……”十一公主不肯走,赖在地上。

    “还不快点随本宫走,你惹的祸还不够多吗?”皇后只觉得头疼,好好的一个儿子当了太子,却不知上进结果被废了,一个女儿又整天做些事情让她费神。

    “可是……”十一公主还想留下来。

    “公主……”连诀在一旁轻唤道,然后朝十一公主点了点头,示意她先离开,十一公主这才乖乖地站了起来,准备跟着皇后离开,但走了两步,还是有些不放心地回头,结果,却被皇后拉住了。

    到了殿外,皇后冷声命令道,“雪丽,雨香,你们两个把公主押回长春宫。”

    十一公主扁了扁嘴巴,小声地嘀咕着道,“母后,我又不是犯人,押着我做什么,我自己走就是了。”

    “你不是犯人?你差一点就成犯人了?”皇后低声斥道,“押她回去!”

    “公主,得罪了。”两个宫女一边一个,挽着十一公主的手,回了长春宫。

    “给本宫跪下!”一进入长春宫,皇后便沉下脸来,坐上銮椅,喝道。

    十一公主咬了咬下唇,有些不甘不愿地跪了下来,皇后看着面前的女儿,道,“你怎么和十三一点都不一样,她整天琢磨着如何讨你父皇的喜欢,你倒好,专往他不喜欢的事情上去碰!”

    “母后,十三妹妹哪里是整天琢磨着讨父皇喜欢,她是天生懂事乖巧。”十一公主忙说道,她也是喜欢凤瑭瑶。

    “天生乖巧懂事?”皇后听了,冷笑一声,“你想的可真简单,这宫里,怕是只有你一个人天生让人不省心,只有你是天生的。”

    十一公主听了,撅起嘴巴,不满地嘟囔着,“我是不是母后亲生的呀,这样骂我。”

    皇后见她委屈的样子,心又软了,叹了口气,道,“你呀,这么没有心眼,总有一天你会吃大亏的。像今天的事,那相府的嫡女引来乌鸦,这是你父皇最忌讳的,别人躲还来不及,你倒好,禁不住别人三言两语恳求,就傻傻地带着人跑去荣元殿,还跟你父皇顶嘴,若真是惹怒了你父皇,你吃不完兜着走。”

    “母后!难道你也相信连似月是灾星吗?我不相信。”

    “公主!”那一旁的嬷嬷急忙捂住十一公主的嘴巴,“失礼了!”

    皇后的内心,涌起一阵深沉的悲哀,眼底不禁泛起泪意,道,“本宫贵为皇后,两个儿女却都没有一个省心的,你哥哥原本贵为太子,却犯下那等糊涂的事,如今被幽禁在东宫,暗无天日,还不知未来会如何。而你,整日疯疯癫癫,从不省心。”

    “母后……”见皇后突然如此,十一公主觉得有些愧疚,便站了起来,走到皇后的身边,握着她的手道,“您别伤心了,父皇可能只是在气头上,他一向疼爱太子哥哥,等他气消了,就会放太子哥哥出来了。”

    “哎……”皇后看着她这双黑曜石一般明亮的眼睛,道,“令月儿,我真不知道说你什么好。”

    太子之事,又启是气头上而已,这其中的复杂想来这个女儿一辈子都不会明白,也不会相信。

    十一公主靠进皇后的怀里,道,“母后不要担心了,我会好好的,会好好活着的,母后也会长命百岁”

    “你呀,不气我我才能长命百岁。”皇后摇了摇头,道。

    “母后,你也觉得连似月是灾星吗?我不相信,我见过她,上次我出宫,她还帮了我。”

    皇后看了她一眼,道,“她是不是,无所谓,关键,是你父皇认为她是不是,往后这件事你不要再管了,质疑你父皇的话,你更是一个字都不要说,这阵子你不要回梦华宫,在本宫这里住下吧。”

    “可是,我的小鹿……”十一还想挣扎。

    “本宫会让知礼好生照看,我乏了,你也早些休息吧。”皇后说着,便往寝宫里走去。

    十一公主连忙站了起来——

    “乖乖留在这里,我会让姜嬷嬷守着你的。”皇后的声音从里面传来,果然,一个满脸严肃的嬷嬷拦住了她的去路——

    十一公主的脸垮了下来。

    *

    此刻,荣元殿内。

    连诀跪在皇帝的面前,即便是求人,可他浑身依旧散发着一股清华,不卑不亢。

    “你有话和朕说?”周成帝终于开口,问道。

    “是。”连诀回答。

    “你引诱公主,又擅闯荣元殿,你想与朕说话,那么先重杖三十大板!”周成帝冷声说道。

    “是。”连诀没有丝毫退缩,回答道。

    “来人!”周成帝那威严而试探的目光看着连诀,吩咐道,“将他拖出去,重杖三十大板!”

    很快,几个侍卫走了进来,押着连诀走了出去——

    荣元殿外。

    一条长凳摆在树下,足足四个侍卫,每个都高大威猛,手中拿着一根又粗又重的木棍,那木棍并不是光滑的,还有暗刺。

    连诀面不改色地走了过去,在长凳上趴了上去,双手抱着凳子的前边,眼睛看着前方,心无旁骛的模样。

    “开始打吧!”只听到冯德贵高声命令道——

    “砰!”狠狠的一杖打了下来,不偏不倚,重重地打在了连诀的身上,他的身体随着这一杖猛地一颤,一阵疼痛传来——

    但是,他眼睛也没有眨一下,只暗暗咬紧了牙关,手指暗暗用力地抱紧了凳子。

    “砰!”

    “砰!”

    “砰!”

    “砰!”

    是皇上亲口下的命令,侍卫的每一杖都用的非常用力,狠狠地打在连诀的身上,很快,那锦袍上便渗出了鲜红的血迹,血迹慢慢地蔓延开来,看着惊心动魄。

    但是,连诀始终不曾眨一下眼睛,也不曾发出半点哀嚎的声音,他静静地忍受着,紧紧地咬紧了牙关,额头上青筋暴起,俊美的脸庞上大颗大颗的汗液落下来。

    姐姐,别怕,我会救你的,别怕……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