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七五章 重杖十板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二七五章 重杖十板

    连诀大喜,道,“连诀和姐姐多谢公主慷慨相助!”

    “只是,我不保证父皇会放了连似月,只能尽力而为。”十一公主也并不是很有把握。

    “只要公主去带我见皇上,我就有办法了。”连诀那目光中散发着坚毅的目光。

    “知礼,去找一套太监的衣服来。”十一公主吩咐道,不一会太监衣服找来了,知礼带连诀到内室换了,打扮成了一个太监。

    接着,十一公主便带着知礼和“小太监”一起,往荣元殿的方向走去,这个时候,皇帝应该在荣元殿批阅奏折。

    连诀一路上低着头跟在十一公主的身后,他的手慢慢地握紧了,他不知道未来会如何,但眼下,姐姐的命才是最重要的,只要把她救下,他什么都不怕,死也不怕。

    “连诀……”走了一段路,十一公主突然停下了脚步,那热烈地眸子看着连诀那双明媚而忧伤的眼睛。

    “公主,怎么了?”连诀停下脚步,回视着她。

    十一公主张了张嘴,但最终没再说什么,只道,“走吧,万事小心。”

    荣元殿。

    皇帝正翻阅着案前的奏折,他的眉头紧锁着,一身明黄色龙袍映衬着他一张脸更显的威严。

    “皇上,十一公主来了。”这时候,太监总管冯德贵躬身,道。

    “十一?”周成帝的目光中闪过一丝疑惑,道,“天都黑了,她现在跑来为何?”

    “父皇,让我进去呀,我有秘密告诉你哦!”冯德贵还没开口,外面便传来十一公主的声音。

    皇帝听了,摇摇头,道,“朕这个女儿,与其他女儿都不同,其他个个温婉端庄,只她这般不羁。”

    “这也是十一公主可爱之处。”冯德贵脸上露出了笑容,道。

    “也罢,让她进来吧。”周成帝将面前的奏折移开,说道。

    荣元殿外,十一公主有点尴尬的收回手,看着连诀,道,“本公主不是不端庄,只是怕父皇拒见罢了,才让他知道我多么急迫地想见到她。”

    “多谢公主。”

    这时候,冯德贵走了出来,躬身,笑眯眯地道,“公主,皇上让您进去。”

    “太好了,快跟我进去吧。”十一公主让小太监跟着一起入内。

    冯德贵忙拦着,道,“公主,宫里的规矩,您才能进去,其他人等一律不得入内。”

    “冯公公,你就当做什么都没看见吧。”十一公主早有准备,示意知礼将两锭黄灿灿的金子偷偷塞进冯公公的手中。

    “这……这使不得,皇上若是怪罪下来,老奴可要掉脑袋的,公主快快收回吧。”冯德贵虽然心动这金灿灿沉甸甸的金子,但却也不敢放行。

    “冯公公,是我,连诀。”这时候,一旁的连诀抬起头来,说道,“我姐姐现在生死不明,连诀实在放心不下,公公放心,若皇上怪罪下来,连诀一定一力承担!”

    冯德贵眼见连诀如此执着,连丞相都已经回去了,他却还在想着办法,心中不禁感叹,他活了多年,还未见过哪个大家族里有如此姐弟情深地,便微叹了口气,闭上了眼睛。

    十一公主一喜,不有分说将金子塞进冯德贵的袖子里,然后拉着连诀一块进了荣元殿内。

    “父皇……”十一公主走到皇帝的面前去,脆生生地喊了一声,连诀则低着头站在公主的后侧。

    周成帝抬起头来,看到凤令月,问道,“天都黑了,你这会跑来有何事?还在殿外咋咋呼呼的,堂堂一个公主,成何体统?这一点,你真是不如瑭瑶儿。”

    皇帝的话语中带着斥责的意味,十一公主仿佛已经习惯了似的,大大咧咧地道,“女儿怕父皇不肯见我嘛……”

    连诀静静地站在殿中,远远地看着这个男人,他年近五十,却依旧身形凛凛,相貌堂堂,五官刀刻般俊美,他所出的儿女也个个相貌出色。

    此时,他虽着常服,却仍旧一副君临天下的王者之势,给人一种强烈的压迫感,这便是所谓的帝王之气吧。

    连诀看着这个男人,心中却生出复杂的情愫来,仿佛站在一个黑洞的门口,有一股强大的力量将他拉进去,一直拉着他往黑暗的深处走去,哪怕再微弱的光都看不到。

    他一直往前走,一直往前走,却走不到尽头。

    “那你说说看,你来找我,所谓何事?”周成帝的声音将连诀的思绪拉了回头。

    只见十一公主站在书案前,咬了咬下唇,微微低着头,道,“父皇,其实不是我要见你,是,是连家的少爷想见你,他说一件很重要的事找父皇。”

    “什么?”周成帝听了,猛地站起来,手一拂,十一公主便连连后退了两步,砰的一下,那腰部撞在后面的椅子上,她顾不上疼,急忙跪在地上,哀求着道,“父皇,只是见他一面,求求您了,至少听听他要说什么吧。”

    “皇上!”这时候,那穿着太监衣服的连诀双膝跪下,摘下了头顶上的帽子,露出真容来,那帽子下方,分明是一张美如冠玉的脸,如墨的凤眸泛出浅浅的雾气。

    突然看到这样一个少年,他像是从光里走出来的一样,明媚灿烂,仿佛很久很久以前在哪里见过一般,周成帝看着她,居然有片刻的失神。

    “父皇,你不要怪罪连诀,他只是救姐姐心切,请父皇看在他对姐姐一片真心的份上,让他说说话吧。”一旁,十一公主尽量忽略腰部传来的疼痛,扑通一声跪在连诀的身旁,说道。

    连诀见她如此,心头微微一愣,他原以为她只是给刁蛮无理的金枝玉叶,却万万没有想到,她会为了他的事,向皇上下跪。

    周成帝目光一怔,回过神来,又恢复了那威严地神态,道,“十一大胆,居然敢如此欺瞒朕!来人,将十一拖下去,重杖十大板,关禁闭一个月,没有朕的允许,哪里都不能去!”

    “皇上!”连诀听了,连忙往前两步,道,“皇上,实在,不关十一公主的事,是连诀跑去缠着她,她实在没有办法了,才会领我前来,皇上要打,请打连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