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六六章 心思周到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二六六章 心思周到

    “是。”众人齐齐应道。

    连母目光落在萧氏的身上,以往这样的场合萧氏是不能出现的,但现在是平妻了,便能像大夫人一样出现在此聆听训诫。

    “萧氏,淑妃归宁期间,你记得要规避。”连母眉头微皱,声音有些冷漠。

    “为什么?”连诗雅一听,猛地抬起头来,问道。

    “为什么?”连母脸一冷,道,“还用我说吗?天煞孤星,通鬼附体,淑妃娘娘和公主娇贵无比,到时冲撞了贵人谁担得起这个责任?”

    “……”萧氏听了,脸一阵青一阵白,难看极了。

    胡氏和刘氏却掩嘴轻笑,道,“母亲考虑的周道。”

    连诗雅不服气,道“祖母,这种荒谬的话您也相信,我娘怎么会是天煞孤星……”

    “住嘴!”连母勃然大怒,道,“当初是谁说自己撞鬼了撞邪了?不是你自己吗?那莫安师太又是谁让叫来驱邪的?不也是你们吗?说什么莫安师太道法高明。现在可好,转眼又说这些是荒谬的事!”

    “我……”

    “雅儿!”萧氏连忙拉住了连诗雅的话,道,“是,老夫人,我一定谨遵教导,三小姐是怕我委屈才跟你论理的,请您看在她一片孝心的份上宽容她。”

    连母的气才稍稍收敛了下,道,“都下去吧。”

    “是。”众人告退。

    饶是这些日子谨慎行事,绝不与连似月置气,能离她多远就离多远,这回连诗雅还是没能忍住,回了清泉院就大发脾气,道,“祖母老糊涂,娘你明明已是平妻,却还找着借口处处压迫你,连淑妃的面都不让你见,我真是忍不住!”

    “哼。”萧氏一声冷笑,接过甄嬷嬷泡的茶,喝了口,道,“老太婆看来是已经活够了。”

    “……”连诗雅听了这话,顿时吓了一跳,“娘,你,你是什么意思?”

    “若没有她,连似月也没法像现在这般肆意横行了,我真恨自己始终心软,没在当宠的那会早点下手。”萧氏脸上表情平静,唇角浮现出一丝阴测测的冷笑,声音像是冰封过似的冷漠。

    “娘……”连诗雅背脊升起了一股冷意。

    *

    仙荷院,晌午时分,天气已经好些了,连似月便让婆子们将桌子搬到了院中,坐在桌前做这些女红。

    离上元节尚有数天时间,连似月正在想着该准备些什么礼品给淑妃和十三公主凤瑭瑶。

    这时候,冷眉走了过来,在她的耳旁说道,“大小姐,四殿下已经向皇上请求赐婚,上元节那天要去萧国府正式提亲了。”

    连似月听了,拿着针线的手微微一怔,顿了一下,便继续接着绣,淡淡地道,“也算是一桩好姻缘了。”

    说着,让冷眉下去了,自己则继续低着头做刺绣。

    “连似月,朕早就厌恶了你这张丑陋不堪的脸!”突然,一个冰冷的声音在她的脑海中想起,她身子一颤,猛地站了起来,朝四处看去。

    “呀,大小姐,您的手……”这时候,一个守门的丫鬟,惊叫一声连忙跑了过来。

    连似月低头一看,才发现因为刚才受到的惊吓过大,那根针已经深深刺入了一截到她的食指里面去,而她竟然没觉得疼。

    “大小姐,您忍着点,奴婢给您拔针……”丫鬟按住连似月的指尖,一个用力将针拔了出来,一小股鲜血立即蓬勃而出,丫鬟急忙用白色的丝帕包住手指,那帕子被染上了一片红,犹如血梅,美丽却凄凉。

    “一定疼死了,奴婢这去找陆大夫过来。”

    “不用了。”连似月用帕子按着手,说道,她这才发现,在身旁伺候的人是那守门的秀珠,“你怎么会在这里?”

    秀珠仿佛吓了一跳,低声道,“奴婢,奴婢是守门的,但是听到大小姐的叫声,就跑进来了。”

    连似月看着她,口气淡淡地道,“你倒是有心了,去我屋子里那些止血的药来,不必惊动陆大夫了。”

    “是。”

    秀珠见连似月并没有责骂她,心里一颗石头落下,忙折回屋子里去拿止血药了。

    “大小姐,您一定很疼吧。”看着帕子上漫溢开来的鲜血,秀珠一边替她涂着,一边小心翼翼地问道。

    “不,我不疼,这事不要和任何人说……”她有过剖腹取子的疼,有过挖眼珠拔牙齿砍手脚割舌头的疼,被至亲至爱之人背叛的疼,这一点针扎的疼,又算的了什么?

    “是,奴婢遵命,但大小姐横竖要小心些,淑妃娘娘马上就要来了,您万万要保重自己。”

    “是啊,上元节节马上就要到了。”连似月悠远的眼神望着前方,喃喃地道,上元节节也就是她嫁给凤千越之日,是她想起来便觉得千刀万剐的日子啊——

    那一天,她身披红妆,抱着少女最热烈的爱恋,义无反顾地奔赴他的世界,他说虽然是一场阴错阳差的大婚,但是她本就是他所想所念之人,所以与她成结发夫妻是他此生最大的荣光,他愿意用尽他的所有来守护她,海沽石烂,沧海桑田,矢志不渝。

    彼时的她,听着他的绵绵情话,在他怀中泪流满面,还有什么比自己喜欢的人恰好也喜欢着自己还要幸福的呢?

    她像一只飞蛾,以扑火的决心爱他,甚至不惜毁容,不惜摧残自己的身体,将自己的一切都献给她,到头来才知,这只是他给她的美丽阴谋。一切只因她是相府嫡女,能给他需要的支持。

    他心里爱恋的人始终只有一个连诗雅。

    所以,当他终于登上至高之位时,便迫不及待地将连诗雅接进宫,将她打入冷宫,虐她,杀她,来发泄这些年的愤恨。

    “大小姐……”秀珠只见连似月望着前方发怔,却不知道她心里在想些什么,便小心地喊道,“您给淑妃和十三公主的礼品都准备好了吗?”

    “心里已经有谱了,你带人去找齐稻、黍、稷、麦、菽五谷,再找齐红橙黄绿青五色绣线来。”连似月吩咐秀珠,仿佛因为拔针一事开始要重用她了。

    “是。”秀珠很快就将连似月需要的东西找了来,她好奇地问道,“大小姐,这五谷和五色绣线是截然不同的两样东西,您找来这些,要做什么呢?”

    “现正值水患灾害肆虐江南,京城也是灾民遍地,我用这五谷和五线绣出‘国泰民安’四个字敬献给淑妃娘娘,也算预示来年必风调雨顺,五谷丰登。”连似月将绣线拿在手中,开始琢磨应该如何下手。

    “大小姐的主意真是太好了,奴婢来帮您布线。”秀珠被连似月巧妙的点子折服了。

    连似月细细地琢磨着谷物该如何分布,绣线该如何分配,一针一线,皆有讲究,慢慢地,便出现了一些形状,秀珠看着,不禁啧啧称奇。

    这幅五谷的字画连似月花了三天的时间弯成了,接着她便开始准备给十三公主的礼,想来想去,她决定做一件披风,她让秀珠找来水红色的料子,她还找人问过了,十三公主最喜欢桃花,她便在披风上绣了一树的桃花。

    这些天,好些事都是让秀珠帮着做的,仙荷院的众人便觉得秀珠得了大小姐的宠,都跟着巴结起来。

    “大小姐,披风里面准备放什么呀?”披风的桃花样子绣好后,秀珠问道。

    连似月想了想,道,“放棉絮吧。”

    “棉絮会不会太重了一些,我以前在清泉院看到三小姐的披风,里面放的是天鹅绒,最细最细的那种,很暖和,又轻,拿在手里像是没有重量似的。”秀珠想了想,建议道。

    连似月想了想,点头道,“你说的,倒有道理。”

    于是,她又让人去找来天鹅绒,天鹅绒非常的珍贵,还是冷眉去京西成衣铺拿来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