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六五章 淑妃归宁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二六五章 淑妃归宁

    “雅儿,好了,没事了,回来了,没事了。”萧氏在一旁,握着她的手,安抚道。

    连诗雅终于抽抽搭搭地道,“娘,你怎么不想法子来救我,你怎么不来看我。”

    “雅儿,娘不是没想办法,办法都想尽了,可是……实在是……”

    “你知道吗?我在公主府的这一个月里,公主说,既然我喜欢这套长衣,就将长衣送给我,以后也不和我计较了。但是,她要我天天都穿着这套衣裳,不许脱下来,我便穿了整整一个月!那些个公主府的狗奴才,一口一声地喊着我县主,但是一扭头却都嘲笑我,说从来没见过我这样的县主!现在,县主两个字就像是笑话一样,被人拿来耻笑。娘,我受够了,这个县主我再也不要当了。”她现在无论听见谁说县主,都觉得是一种讽刺,以至于一听到这两个字浑身就不舒服。

    “……”萧氏听到连诗雅在公主府受到这么大的侮辱,咬紧了牙关,恨恨地压低声音道,“那个女人,可真够毒的!”

    “那三小姐这一个月都是怎么过来的呀?”甄嬷嬷在一旁心疼地直抹眼泪。

    “学规矩!”说到这个,连诗雅便更加的恼恨了,“公主从宫里请来了一个教习嬷嬷,专门教我学习规矩,学了整整一个月。”

    “都学些什么规矩?”萧氏问道。

    “就是一些基本的礼仪,跪,坐,站,行,说话都要学,听说这个姜嬷嬷还是太后娘娘身边的人,十分严厉。

    第一天让我学跪,总说我跪的不好,不是腰板不够直,就是头抬的太高了,或是身体偏了,要是跪的不好,便要一直跪着,我每次一跪就是好几个时辰,跪的我浑身腰酸背痛,膝盖都跪出血了,还不能起来。”

    连诗雅一边说一边哭,萧氏伸手摸了摸她的膝盖,果然,原本娇嫩的地方,隔着布料摸过去觉得硬邦邦的,这是变成了一道厚厚的茧了,可想而知,她这些日子跪了多少!

    “学习站的时候更加折磨人,那个姜嬷嬷主意特别多,让我站在大堂的中央,手里端着一杯茶,茶要保持与腰部平行的位置,高一点或低一点都不行,我的手很快就酸了,放下来一点,她就会说重来,重来。我说,没有这样折腾人的,那姜嬷嬷便说宫里的公主和娘娘们也是这样学规矩的,县主是不是不想学?我哪里敢说不,便只好端着一杯茶,从清晨一直站到日后,最后摔倒在地上,腿麻木的迈不开步子,还是被人抬回房里的,手接连好多天都痛的抬不起来,手腕都肿了。

    走也要学,从花园的这头走到那头,抬头挺胸,稍微有点不到位都要重走,一遍一遍地走,走的我头昏眼花的,那些奴才就远远地站着笑我!

    娘,我受够了,我真的受够了,我每天都想死了算了……”

    连诗雅扑倒在萧氏的怀里,泪流满面,萧氏听了,心里像是针扎一般的疼!

    让连诗雅受尽了折磨,却什么都不能说她,因为她的理由十分的周正:交规矩!

    “雅儿,苦了你了,安国公主真是个厉害的人,不费一针一线,却把你折磨地几近崩溃。”萧氏拿着帕子擦去连诗雅脸上的泪水。

    “娘,现在我再也没有脸出去面对别人了,再也没有脸了。”连诗雅伤心欲绝。

    “不,雅儿。”萧氏捧起连诗雅的脸,道,“人最可怕的就是自己看轻自己,你要振作起来,就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继续抬起头来过日子。连似月想看你笑话,你就别给笑话给她看,连似月想看你哭,你就笑!你让人知道,我萧仙敏的女儿是怎么也打不倒的!以后,你还要沉潜,像连似月那样,默默地让自己变得强大起来,然后再杀她个措手不及,明白吗?”

    “可是,可是……”连诗雅抽泣着,“安国公主还说过,我以后都不能穿红了,连大婚的时候也不能穿红,只能穿白,这传了出去了,以后谁还敢娶我,谁会娶一个成婚穿白的人,这么晦气,谁还会敢要我。”

    “……”萧氏咬紧牙关,忍着那饱受屈辱的感觉,道,“雅儿,不怕。所谓十年河东十年河西,风水轮流转,今天安国的旨意不可违背,可是他日若你嫁的人比她份位高,那你的份位就比她高,你成婚该穿什么,还轮不到她来规定,到时候她还要跪在你的脚下俯首称臣!”

    连诗雅听了,终于停止了哭泣,眨着一双泛红的眼圈,道,“母亲,今时今日,还有可能吗?”

    萧氏笑了,抬手将连诗雅乱糟糟的发髻捋顺了,道,“娘不是从小就给你讲过卧薪尝胆的故事吗?从今天起,你要学习勾践,忍辱负重,静待时机,明白吗?”

    “……”连诗雅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

    “目前,我们要对付的人,还是连似月,只要把她除掉,我们面前的阻碍就会小很多。”萧氏想来想去,连似月才是头号的敌人。

    “可是,要怎么才能除掉她?”如今,连诗雅再说到连似月,心底便觉得有些发寒,她只觉得她太诡异了!

    “等吧,会有机会的。”萧氏说道,拧着帕子的手暗暗用劲。

    年节过后,就是上元节了。

    这个时候,终于被萧氏等到了一个机会,从宫里传来消息,淑妃娘娘要在上元节归宁,届时还将带着十三公主凤瑭瑶一起。

    淑妃上元节归宁,这是相府的头等大事,整个丞相府都紧张了起来,由连延庆亲自监工,对观月台进行大肆修葺改造,在原有基础上增加了花亭,游船,又移植了一片睡莲至池中,同时,淑妃生前居住的逸庭院也日日由上百匠人进行彻底的翻新。

    府里各处,张灯结彩,帐舞蟠龙帘飞彩凤。

    距离上元节还有十天之久时,太监总管冯德贵由淑妃派着到了相府,查看府里各项事务的进展,并且指使众人届时如何接驾,如何布置筵席等等。

    连府上上下下的人,都提起了一颗心,皆不敢出任何差池。

    连母那边,特意给各房都添置了新的衣裳,首饰和鞋靴,连延庆还求淑妃娘娘下派了教习嬷嬷来府里,教府里众人众人规矩,十分地慎重。

    连母将各房的人都召集到了倾安院,嘱托众人要在淑妃来的时候尽心尽力,还道:

    “宫里的消息说,淑妃这次在相府大约有十天左右的时间,我算了算,十三公主的寿辰也会在府里过,届时,你们都准备些礼物吧,公主什么都有,礼品不在于贵重,表达你们的心意即可。”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