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六四章 县主归来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二六四章 县主归来

    从倾安院回来,大夫人若有所思,周嬷嬷悄悄将其他丫鬟婆子全都打发了下去,低声道,“夫人不要怪奴婢多嘴,您的心眼儿实在太少了,这新姨娘要给老爷娶着,可最紧要的,是您自己要再为老爷生下孩子才是啊。如今清泉院那边现在正想着法子想生下一个呢,若她生下个男胎,只怕会更加有恃无恐。”

    大夫人一怔,心里想,是啊,这诀儿不是连家的血脉,总归是自己亏欠了连延庆,这些年来,常常觉得不得安生。

    “你说的对,若能添得一个孩儿,一则也能弥补诀儿的遗憾了,二则将来东窗事发,月儿也好有个倚仗,你让膳房去熬一碗雪梨猪肺汤吧。”大夫人吩咐道。

    周嬷嬷大喜,道,“奴婢这就去。”

    大夫人走到铜镜前坐下,望着镜中的自己,抬起手,抚着自己的脸,深深地吸了口气,闭上眼睛,缓缓呼出,道:

    “杏芝,给我梳妆吧。”

    一个时辰后,大夫人端着一碗汤,到了连延庆的书房里,而连延庆看到她的时候,眼中露出了一丝讶异的神情——

    此刻,她脸上薄施脂粉,穿着一身紫色点赤银线的缎子袄,蜜合色长裙,耳朵上戴着的点翠镏金耳坠在脸颊边晃晃悠悠着,别有一番韵味,她浑身散发着温婉大气,端庄优雅的气质。

    不愧是大门大户出来的闺秀,这种骨子里的气度是任谁也模仿不来的,就算是萧仙敏最美的时候也比不上。

    被他这样看着,大夫人的脸色有些微红,道,“今儿在老夫人那用膳的时候,我见老爷有些咳嗽,便让周嬷嬷炖了这碗雪梨猪肺汤送过来,老爷快趁热喝了吧。”

    “有劳夫人了。”连延庆端过碗,拿起勺子慢慢地喝着。

    大夫人站在书案前看着他,现在的连延庆,正是一个男人最好的时候,无论是权势和样貌,都到达了登峰造极的地步,她曾经也是真心爱着他的,一心一意,没有杂念,不为争宠……

    “夫人在想什么?”连延庆喝完汤,抬头看到大夫人在发怔的模样,便问道。

    “没,没有。”她回过神来,脸上露出了微笑,道,“老爷忙着吧,我先走了。”

    但是,连延庆的大掌却按住了她准备去拿碗的手背,大夫人心一怔,抬头,讶异地看着他。

    “夫人留下,为我磨墨吧。”连延庆将碗拿开,拉着大夫人站在他的身旁,道。

    连延庆不再说话,拿起毛笔继续批阅公文,大夫人的手有些颤抖,拿起墨,在砚台上慢慢地研磨着。

    “什么……”此刻,书房外,萧氏只觉得眼前有些发黑,手中端着的汤还洒出一些来,溅到了手背上。

    “大夫人在里面,卑职这就去为夫人通知一声。”连天说道。

    “不用了!”萧氏唤住了他,掩饰着脸上的神情,勉强露出一副笑容,道,“不用去打扰大夫人和老爷了,我改日再来。”

    萧氏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清泉院的,一进屋子,便关上了门,将手中的汤碗狠狠地砸在了地上,那张精心描绘过的脸,表情扭曲,目光吓人。

    丫鬟们知道她们这位夫人这已经是第二次熬汤没有送出去了,全都战战兢兢着,连大气也不敢喘,有个丫鬟不小心踩到了汤里面掉出来的雪梨,萧氏便怒火中烧,狠狠一个耳光扇了过去。

    “出去,出去,都快出去!”甄嬷嬷闻声,急急忙忙走了进来,让人将地上打扫干净了,再将所有的人都撵了出去。

    萧氏坐在宽大的椅子上,气的脸色发白,恶狠狠地说道,“容雪这个贱人,如今也学会那套狐媚子的功夫了,顶着那张老脸也不怕脸上的脂粉掉下来洒到汤里去。”

    “夫人切莫动气,身子要紧,董嬷嬷不是说了您要修身养性,好好调养身体吗?”甄嬷嬷在一旁安抚着道。

    萧氏听了,这才将火气压下去一些,她不信那观音庙说的她命中无子,也不信董嬷嬷说的以后都不能再韵了,非要董嬷嬷开了些药方调养身体,还准备食用偷偷搜集而来的一些生子秘方——

    她如今是平妻,生下来的儿子也是嫡子,所以,总归要生个儿子才能两全。

    “容雪!你得意不了多久!”她突然说出这句话,紧握住拳头,指尖泛白,微眯的眸子里迸发出深沉的冷意。

    接下来的日子,萧氏听从了萧振海的吩咐,不再整天四处求人救连诗雅,而是老老实实,安安静静地在清泉院呆着,一天一天地数着日子过,她知道,她现在最要做的事就是沉住气!

    一个月后,连诗雅终于要从安国公主府回来了。

    这一天,萧氏早早地便在相府门口等着,其他各房的人听说了也都出来等着,他们也迫不及待地想看看连诗雅这一个月在安国公主府过的怎么样。

    到了晌午的时候,公主府的轿子终于出现在了相府门口,掀开轿帘,连诗雅从轿子里走了出来,她的身上仍旧穿着走的时候那件玫瑰红洒金五彩凤凰纹通袖长衣,萧氏一愣,怎么还穿着这身衣裳?

    她几步走了过去,拉过连诗雅的手,道,“雅儿,你终于回来了,快,跟娘进屋。”

    而连诗雅紧绷着一张脸,将手从萧氏的手中抽了出来,一言不发地越过她,往清泉院的方向走去。

    萧氏跟在身后有些忐忑不安,进了清泉院,她紧跟着走了过去,紧张地问道,“雅儿,公主惩罚你了吗?”

    突然,连诗雅一阵乱扯,发狂一般将身上的玫瑰红长衣脱了下来,狠狠地丢在地上,用力地使劲地一脚一脚地踩在上面,将好好地一件长衣踩了个皱皱巴巴,脏脏兮兮的。

    她仿佛觉得这样还不解恨,又跑到梳妆台前,拿了一把剪子,将这花了两千多两买回来的长衣绞了个烂,然后又用手撕,用牙齿咬,将烂布撕碎,直到将这衣裳变成了一对破布,接着,泄愤一般,将这些破布和剪子一起用力地,狠狠地丢到了外面去。

    那样子,活脱脱一个发了疯的人似的!

    连萧氏都被她吓到了,忙跑过去,从身后一把抱住了连诗雅的腰,“雅儿,雅儿!快停下来!到底怎么看?你说,你说给娘听,娘来帮助你。”

    “……呜……”被萧氏紧紧地抱住,连诗雅终于停下了狂乱的动作,瘫软在她的怀里,大哭起来,哭声十分惊人,似乎要将这一个月所受的委屈全部发泄出来。

    萧氏连忙让甄嬷嬷把奴才们打发了下次,将门关上,扶着连诗雅在椅子上坐下,甄嬷嬷忙倒了杯水过来,让她喝了下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