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五二章 夺人之好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二五二章 夺人之好

    “你!”连诗雅被这么拒绝,脸子一下子拉不下来,但是,关于京西成衣铺的传说她是知道的,如果硬闯,只怕以后都不能再来这里买成衣了。

    她便只好掩饰着脸上的尴尬,对甄嬷嬷道,“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在此等候莫老板吧。”

    甄嬷嬷瞪了这个小二哥一眼,心里骂了一句,不识好歹的狗东西!

    连诗雅一边等着,目光一边往铺子里看了过去,此刻一些绣活精湛的绣娘正在制作花样子,同时她还看到有两三套成衣挂在一旁,她的目光落在了最中间的那套上面,顿时,像是发现了宝藏一般,双眼发亮——好美的衣裳啊。

    这是一身玫瑰红洒金五彩凤凰纹通袖长衣,布料用的是最上等的云锦,寸锦寸金,底子以阴红绣纹,长衣外面是一层薄纱,宽大的衣摆上是华贵的金丝花纹。五彩凤凰运用了施针,滚针绣等手法,整件衣裳如宫廷般繁华。而且,莫丽娘别具匠心,还在长衣上挂着一块玲珑剔透的吉祥龙凤玉佩——

    美而华贵!

    这件衣裳要是穿在她的身上,定能衬托出她最极致的美,连诗雅沉醉地看着这件衣裳,那想要得到它的心,如雨后春笋般,迅速地疯长。

    “小二……”她眼底泛着笑意,喊道。

    “县主……”小二哥听到她的招呼,便走了过来。

    “这套长衣我要了,多少银子?”太美了,仿佛只有仙女才配得上这件衣裳,连诗雅的眼睛几乎无法从上面移开了。

    “这……”小二哥的脸上露出了一丝难色,道,“县主,这套长衣已经有主了。”

    什么?

    连诗雅一听,脸上的笑容凝固了,随即露出几分不悦,她看中的心爱之物,怎么能轻易让人给占了去,况且这身衣服实在是美,放眼整个京都,恐怕找不出来第二件——

    “多少银子,你说,我愿增加价码。”她虽为庶女,但是这些年萧氏敛下不少钱财,她那时候又得连延庆宠爱,连延庆给了她不少好东西,全都是值钱的,所以她的钱比起连菀茵,连胜茹这些庶妹多了很多,比连似月恐怕还要多一些。

    “县主,不是银子的问题,而是这套衣服已经有主了。”小二哥面对连诗雅的逼迫,实在是为难。

    “一!”连诗雅伸出五指,道,“那个人给你多少,我在她的基础上再多给你一百两!”她这么喜欢这套长衣,如果得不到她恐怕会日夜寝食难安。

    “县主,恐怕……不行,您别为难小的了。”但小二哥居然仍旧没有转让的意思,连诗雅的脸顿时沉了下来。

    “你这不识抬举的狗东西,知道是县主你还推三阻四的,不就一套衣裳吗?我们小姐愿意多付银子,你有什么好犹豫的!”甄嬷嬷叱骂道。

    “二位,真的并非银子的关系,而是……而是这套衣裳花费了我们半年时间才缝制完工,马上就要送去给……”

    “我不管她是谁,五百两!我多出五百两银子,这衣裳归我了!”连诗雅一听这衣裳居然费了半年时间才完成,便更加觉得她珍贵,于是非要不可了。

    “可是……”小二哥还想说什么,但是却被连诗雅打断了,她踮起脚径直将那衣裳取了下来,说道:

    “就这么说好了,衣裳归我,我回府后便让下人将银子送过来。”她抚摸着那一层纱,简直爱不释手。

    “县主,您这样,我们没有办法向主顾交代。”小二哥皱着眉头,无奈地道。

    连诗雅却不以为然,看着手里的衣裳,道,“你再给她缝制另外一件就是,不过,可不许和我这件一样。”

    *

    另外一边,莫丽娘一路领着连似月到了二楼,走过一扇隐蔽的黑色雕花门,再穿过一条走道,最后在一间厢房前停了下来,她脸上那曲意逢迎的神情立刻消失了,目光中散发着一股冷凝,敲了三下门。

    很快,门开了,连似月跨脚走了进去,门便随之关上了,莫丽娘站在门口,敏锐地左右看了看。

    这间房外面看来很平常,进入里面才知别有洞天,室内弥漫着一股淡淡的檀香味,连似月一进去便看到一个银色锦袍的男子正坐在花梨大理石桌旁。

    “来了?”他站了起来,声音清朗,身姿挺拔,美如冠玉,眉宇之间是温润如玉的气度,无形之中散发着一种尊贵优雅的威慑力。

    “殿下久等了。”连似月施礼,道。

    “本王也才来不久,过来坐。”他俊美的脸上绽放出一抹浅浅的笑意,道。

    连似月走了过去坐下了,问道,“殿下,那位莫丽娘……”

    凤云峥笑了,道,“莫安师太,天煞孤星,通鬼附体,极贵之命……莫老板是莫安师太的姐姐,善于易容。”

    连似月听着,恍然大悟,道,“难怪乎我第一眼见这老板便觉得有五分眼熟,原来是见过的,那原来的莫安师太呢?

    “大概……”凤云峥玩味地道,“大概云游四海去了吧。”

    连似月见他那带着几分狡黠的神情,便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所为云游四海,就是“魂游四海”吧。

    “萧家的事,你应当都听你父亲说过了吧。”凤云峥问道。

    “都知道了。”连似月点头道。

    “你会不会失望,父皇并没有对萧家和萧家军做出有效的惩治?”

    连似月摇头,“这样的结果很正常,也早在我预料之中。萧振海这些年打下的根基非常深厚,就像一棵百年的老树,早已经蔓延深入地下,且他心思毒辣缜密,一两个将士玩忽职守的事,一个功德坊的事自然动摇不了他的地位。而且,我也没那么傻,以为这就能撼动他。

    只不过,这些事也不是全然没有作用,起码皇上对他多少会有些戒心,而且皇上身边不只有一个萧振海,还有其他重臣,旁的不说,就说我父亲,还有父亲的亲信礼部刘大人、兵部李大人,这些人与萧振海并非同一个阵营,定会多多少少在皇上身边提醒要多防范萧振海。

    不要小看了戒心这个东西,经过这次,这颗戒心必定埋到皇上的心里,会随着时间慢慢滋长,总有一天,它会大到将他连根拔起!”

    听到连似月一席话,凤云峥的脸上露出了笑容,他道,“而且,我们两个联手,什么也不用怕,再深的根机,如果中间出了问题,日复一日的侵蚀,苍天大树也将轰然倒地,我们还有很多时间,不用着急,慢慢来。”

    “殿下是从什么时候开始部署这些事的?”连似月知道,这不可能在一天之内蹙成。

    “大概四个月前吧。”凤云峥略略算了下时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