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四九章 誓不罢休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二四九章 誓不罢休

    连似月听了,正握着毛笔的手一顿,那墨汁掉在白色的宣纸上,黑了一块。

    她放下毛笔,走到乐颜的面前,握着她的双手,柔声地安慰道,“乐颜,不要想太多了,姨母也许是找你父亲有事相商,知道吗?”

    “……嗯。”乐颜还想说什么,但见母亲这样,最终点了点头,轻轻说道,“母亲,我知道了。”

    乐颜,乐颜!

    母亲好想杀了自己,那时候你就看到了不该看到的是不是?你想提醒母亲要防范连诗雅,可是我却不信你,以为你只是个孩子不懂得大人的事。【更正:此时,乐颜五岁。】

    她每次看到凤千越,都会不由地想起女儿和儿子,就会忍不住为了他们撕心裂肺的哭泣,但是从今往后,凤千越再也看不见她的眼泪了。

    她缓缓抬起头,看着凤千越,道:

    “四殿下,用一桩婚姻换了萧国公的支持,不亏吧。”就在凤千越说的深情满满的时候,却听到连似月这冰冷的一句话。

    她的话犹如一盆冷水从他头顶浇灌下来,他浑身一颤,看着她这张无比冷血的脸,一股火气从脚底慢慢升起,眼眸凝起一股森冷:

    “连似月,我真想杀了你!”

    没错,他正在计划与萧振海合谋。但事实上,这个想法并不是等萧振海打了胜仗后才兴起的,早在多年以前,他就一直在暗中观察和权衡,谁才是他夺权路上最好的帮手,最后,他锁定了当时还是一个四品武将的萧振海。

    为此,这些年来,他一直暗中搜集有关萧振海的所有情报,掌握了他近些年大大小小的事。所以,此次与他谈判合谋他已经有充分的准备,也有十足的把握萧振海会答应。

    可是现在,他虽然与他合而为谋了,但这样在别人看来,他就成了一个为了得到萧振海,不惜娶个残缺女人的人了。而在他的父皇看来,他这个历来低调隐忍,不争不抢的四子原来是这么个不择手段的人,往后必定会对他多加防范。

    最重要最可恶的是,他居然娶了一个看一眼都想吐的恶心的人,日后要朝夕相对,还要与她举案齐眉,生育孩子!

    所以表面上看来,如今朝中最有权势的国公爷成了他的岳父,他得到了想要的,但实际上他失去的更多。

    “难道我说的不对吗?这个世界就是这样,得到一些就会失去一些,殿下既然已经得到了自己想要的,再付出一些又有什么不平衡的呢?而有的人付出了一切,却什么都没有得到,还最终失去了所有,依然要咬着牙活下去,所以四殿下,其实已经是个赢家。”连似月的唇边分明有一丝讽刺,什么都想要,哪有那么好的事。

    “呵……”凤千越突然笑了,方才痛苦的眼神变得冷酷,看着连似月,道,“连似月,你以为我娶了萧柔,就会放开你了?你想多了!我未来的路,定是一条血路,刀尖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戳破我的脚尖,但是我一定会拉着你一起走!你休想独善其身!至于九皇弟……”他的笑容变的阴冷,“他的好逍遥日子,也该到头,双宿双栖,你还是找我比较好!”

    说罢,他转身身,踏着大步离去,带着浑身的怒气。

    “唰!”连似月冷着脸,放下了马车帘子,道,“赶路!”

    回到丞相府的时候,天已经微黑了,连似月分别去倾安院和福安院给连母和大夫人请了安,又听到奴才们说夫人和三小姐早就回来了,三小姐似乎很不高兴的样子,连晚膳也没有用就睡下了。

    连似月轻轻地笑了笑,道,“睡觉?恐怕等她们回过神来以后,会夜夜难眠吧。”

    青黛有点不解她的意思,但也没有多问,回到她的仙荷院门口的时候,府里的灯笼都点了起来。

    连似月站在门口,出神地看着那挂在门上方的两盏灯笼,暖黄的光晕,静静地照着,偶尔晃动一下。

    她记得以前,她这样萧氏母女的周旋一场,身心俱疲地回来,便看到一个明朗的少年怀里捧着一个食盒倚靠在门边等着她,只因为关心她肚子没有吃饱。

    他的笑容,是她见过最纯真的笑。

    “……”这时候,院子里突然传出一个声响来,连似月一喜,立刻推门而入,突然,她看到一抹影子在窗下的海棠树那一闪而过,她的心一阵激动,欣喜地喊道:

    “诀儿,诀儿你是回来了吗?”

    树后的那个身影低着头慢慢地走了出来,连似月眼中兴奋的目光黯淡了下去。

    “小姐让你守门,你在这里做什么?”降香上前,阴沉着脸,问道。

    秀珠有些战战兢兢地走到连似月的面前,小心翼翼地道,“大小姐,奴婢,奴婢见这树上都是雪,枝叶都压弯了,奴婢怕它断了,所以想着把雪清理干净。”

    果然,她的手里拿着一把小铲子,铲子上还沾着些雪,拿着铲子的双手冻的通红,手背上还有皲裂的地方,而那株海棠已经被清理好了,一堆积雪堆在台阶上。

    连似月看了她一眼,沉下声,吩咐道道,“进屋来,给她那一个药膏。”

    秀珠连连罢手,道,“不,奴婢何德何能,奴婢先走了。”秀珠转身就要走。

    “大小姐让你进去,你就进去吧。”青黛看着秀珠那双皲裂到出血的手,说道。

    “……是。”秀珠低着头,跟着青黛进去拿药膏了。

    连似月站在院子里,看着那株海棠,她记得,连诀走的时候,花还开着,如今,花落了,连诀也走了。

    “大小姐,秀珠拿了药膏已经走了。”过了一会,青黛走了过来,道,“外面冷,您也回屋歇着吧。”

    连似月走进屋子里,里面生了火炉,一进去便感到一阵暖意,降香上前来,为她脱去披风,又沐浴了。

    “大小姐,那个秀珠,您看可疑吗?”青黛将熬好的姜汤端了过来,道。

    “搜过了吗?”连似月将姜汤端在手里,问道。

    “海棠那,还有院子其他地方,都搜过了,没有动什么手脚。”青黛道。

    “继续盯着吧,她哥哥的医药费,继续帮她出 。”连似月慢慢喝下一口姜汤,对方大约在盘算一盘大棋,她如果把轻易把棋子抽掉了,怎么把人逼上绝路?

    呵呵。

    清泉院。

    萧氏好一会才敲开了连诗雅的门,见她躺在床上,呆呆地看着床幔,便走了过去,问道,“雅儿,你到底怎么了,一路上回来一句话也不说,现在还闷闷不乐的。”

    “萧柔撒谎!”连诗雅双手拧紧被子,气呼呼地道,“明明是我和她一起合谋,要让那掏粪的把连似月的清白毁了,再叫大家来看的,她为了跟四殿下成亲,就说谎说没有这回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