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四八章 忆起乐颜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二四八章 忆起乐颜

    青黛和降香两人想起今天那劫后余生的感觉,松了口气之余,有些兴奋,叽叽喳喳地说这话。

    “今天吓死了,以为大小姐一定出事了。”

    “是啊,大小姐,奴婢还以为自己死定了呢。”

    “好在夜风大人及时赶到,救下了我们,不过,那个香嬷嬷还是什么,她们都没看清楚救我们的人是谁。”

    两个丫鬟显得比平日的话都多一些,还显得很开心,一边替连似月整理着衣服上的污渍,一边叽叽喳喳地说道。

    而连似月一直没有说话,想起刚才的一幕,看了看自己的手,指尖似乎还残留着他身上的味道。

    “大小姐,先穿着披风吧,回了府里,赶紧换一身。”青黛替她系好披风的带子,将汤婆子放进她手中。

    她一抬头,一惊,道,“大小姐,是不是染了风寒了,脸好红。”

    连似月一愣,用手贴了贴脸,才发现烫的惊人。

    “风寒?那回了府要赶紧请陆大夫来才是,定是刚才穿着湿衣裳太久了。”降香忙往连似月的身旁多放了个汤婆子,说道。

    “……”一向冷静,甚至是冷漠的连似月,此刻表情有些僵硬,道,“不,是太热了。”说着,还将身边的汤婆子移开了一些。

    “热?”青黛和降香同时眨了眨眼睛,不解地看着她。

    “我歇一会,到了你们叫我吧。”连似月闭上眼睛,紧紧捂着手中的汤婆子,不说话了。

    马车继续往前,连似月的心慢慢地冷静下来,开始想着凤千越的事。

    如今,凤千越和萧振海两人终于合而为谋了,前世也是如此,但是现在想来,在凤千越许给萧振海的条件里,肯定包括一点,一旦登基,便将连似月这个正主踢掉,再除掉萧家,让连诗雅统领后宫。

    而始终,萧振海都没让自己的女儿与凤千越成亲,成为皇后,前一世的萧柔嫁给了一个,过的安稳平静。

    之前,连似月百思不得其解,后来才慢慢想明白,萧振海与凤千越合作,必定深刻的知道他的为人,所以才不会将女儿嫁给这么阴狠可怕的人。

    但是,他总要一个他能控制的人坐镇后宫,为他的权势保驾护航,这个人无疑连诗雅是最好的选择,所以便让连诗雅用美色百般引诱凤千越。

    他所在乎的才不是连诗雅的幸福,而是自己的权势能不能得到巩固。

    但是这一世,她可不会让萧振海得了把一切安排的这么好,不会让他得了权势还能保全家人,她要一开始就将凤千越和萧柔送作堆,让这两个人去相爱相杀!

    她连似月重生一世,就没想过要做一个好人!

    正想着的时候,突然,马车嘎然而至,那马发出一声刺耳的叫声。

    连似月一愣,从思绪中回过神来。

    “四殿下,大小姐正在里面歇息,她太累了。”马车外传来冷眉的声音。

    凤千越?

    她掀开马车帘子,只见,凤千越站在马车前,一脸阴鸷,浑身散发着深沉而可怕的气息。

    冷眉手中拿着剑,拦在了马车的前面,她可不怕,就算对方来的是皇帝,只要是伤害连似月的,她也会拔出剑来拼命,只因为九殿下同她说过一句话——

    无论什么情况下,大小姐不能有任何闪失,就算是一根头发都不能少。

    连似月似乎并不意外凤千越的到来,她抬手,唤道,“冷眉,把剑放下。”

    “是,大小姐。”冷眉带着警告的目光看了凤千越一眼,才将剑插回剑鞘,走回了马车边。

    “四殿下,你来了。”连似月看着凤千越,道。

    凤千越走了过来,那目光死死地盯着她,仿佛要将她看穿,看透!

    “你的心,怎么会这么狠?”

    “因为它曾千锤百炼,现已百炼成钢。”连似月意有所指般,淡淡地道。

    “你明明知道,我想要共度一生的人是你!我曾说过,天涯海角,沧海桑田,就算是下地狱我也要拉着你一起,你不动心便罢了,可你……可你将萧柔这样一个女人塞给我,你为了不和我在一起,就要毁了我的人生,毁了我的幸福吗?”

    连似月看着他,他是英俊的,那双深邃的眸子深深地凝视着它,那里面盛满了痛苦,悲哀,失落……

    真是好深情,好深情啊!

    连似月看着都要哭了呢,她别过脸去,不去看他。

    这个动作看在凤千越的眼底,便以为她受到了触动,他继续说道:

    “连似月,我终于想起来了,那日在安国公主府上,你对我说的那句话,你说的,是永远都不会原谅我,是不是?”

    连似月看着他这破碎的表情,紧抿着穿不说话,眼睛如琉璃般,静静地散发着一层光辉。

    如果是前一世,只要凤千越开口,哪怕是皱一下眉头,她都会原谅他。

    连似月看着眼前的男人,视线却慢慢模糊了起来,她突然想起一件事来——

    她记得那时候,还在越亲王府,她是越亲王妃,那时候她的女儿乐颜已经七岁了,这些年来,她很想多为凤千越添丁,但凤千越则说,现在还不是时候,亲人越多羁绊越多,死穴也就越多,等他以后登上皇位再生一屋子小孩。

    虽然很喜欢孩子,可是,因为凤千越这么说,她便听他的安排,那几年他们便只有乐颜一个孩子。

    有一次,距凤千越登基不久之前,萧姨娘和连诗雅一块来越亲王府探望,凤千越特意留出半天的时间,与她们一块用了午膳,到了该走的时候,连诗雅却突然身子不舒适,身子软软地晕倒在地上。

    连似月便留下这对母女在王府歇息,因为连诗雅总说不舒服,这一住便是三天。

    有一日,连似月看完医书从书房出来,那时候她日夜钻研医书,只为减轻凤千越身上的痛苦。

    她看到乐颜坐在书房门前的台阶上,那瘦瘦小小的身子看起来有几分凄楚,连似月微微笑了,示意下人退下去,自己小心地走到女儿的身边,唤道:

    “乐颜,你在这里想什么呢?”

    乐颜回过头来,本该天真明朗的眼睛里却郁郁寡欢,连似月微愣一下,将女儿揽入怀中,充满歉疚地道,“乐颜,是不是母亲看医书太久,冷落你了?抱歉。”

    “不。”乐颜摇头,“不是的。”

    “那是怎么了,怎么不开心了?”连似月问道。

    “我……”乐颜很想说什么,可是话到嘴边又缩了回去,最终什么都没有说,连似月当六七岁的孩子有点小心事,便没有多问,想着等过了些时候就好了。

    后来,萧氏和连诗雅走了,乐颜终于走到她的面前,说,“母亲,我有两次看到姨母从父亲的书房里出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