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四六章 互换人头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二四六章 互换人头

    张迎之是什么人?那可是持有先皇尚方宝剑的人,为人一向铁面无私,就算皇帝面前也直言敢谏!

    他向着皇城的方向双手抱拳,道,“萧国公此言差矣,这普天之下莫非王土,我等脚下的任何一处土地都是皇上的,何来这是你萧国府门口一说?”

    “……”张迎之果然是茅厕里的石头,又臭又硬,并不畏惧萧振海的权势,还一句话将萧振海的话堵了回去。

    萧振海心里骂了句“老匹夫”,问道,“张大人要抓我儿前往刑部,他刚从战场回来,为朝廷立下汗马功劳,才被皇上封为天宝大将军,又此封侯位,你贸然前来,他究竟犯了什么罪,张大人又是否有皇上圣谕?”

    萧振海也非等闲之辈,岂会被张迎之三言两语吓到。

    “张大人,我萧河行得正,坐得端,光明磊落,你贸然抓我,可是要伏罪的!”萧河年轻气盛,一向是赞誉加身,哪里受过此等委屈,对张迎之要求带往刑部哪会轻易服从。

    “小侯爷手下得力的将士打着萧家军名号在外奸淫掳掠算不算将军失职?本官能不能请小侯爷前往刑部调查?”萧氏父子的步步紧逼并未吓退张迎之,他说话依旧铿锵有力。

    什么?

    “这不可能!”萧河立即否认道,“萧家军历来纪律严明,军法严酷,我的得力将士断然不会知法犯法。”

    “是不是真的,小侯爷随我前去刑部一趟,不就一清二楚了?若真不肯去,那要让人怀疑小侯爷以军功自居,不将皇上设立的刑部放在眼里了。”张迎之看着萧河,一副铁面无私,没得商量的架势。

    “父亲,儿子要亲自查明,证明我萧家军非此等鼠辈!”萧河心里十分委屈,要他像个犯人一样被押往刑部问审,他是万万放不下身段的。

    他可是堂堂萧河,号称小战神的天宝大将军!

    若传了出去,他岂不是威风扫地!

    “这么说来,小侯爷是不肯去刑部了?”张迎之冷声问道。

    “当然不肯去,我二弟英明神武,为朝廷立下赫赫战功,岂能是你说抓就抓的!”萧山自是不服气张迎之。

    萧振海审时度势,一则他知道张迎之的为人,既然亲自上门前来就不会空手而归,二则张迎之刚才一个以军功自居的帽子扣在萧家头上,要是传到皇上的耳朵里,必定有所忌惮,自古君王皆如此。

    “我儿萧河,向来洁身自好,从未做出出格之事,为朝廷效力,为皇上尽忠!萧家军历来军法严明,若果真发生张大人所说的奸淫掳掠之事,那便是萧河治军不利,我萧振海绝不姑息,到时候必定献上萧河的人头给皇上!”

    萧振海此言一出,顿时震撼到了在场的人,萧山萧湖上前一步,道,“父亲!”

    “老爷!”萧夫人心头一颤,萧河可是她最疼爱的儿子。

    萧河也猛地看向萧振海——

    “但是,若查出此事是冤枉了我萧家军冤枉了我儿,张大人又当如何?也愿意献上一颗人头吗?”萧振海带着压迫的目光直视着张迎之。

    毒蝎子不愧是毒蝎子,一点亏都不肯吃!

    萧河听罢,已经明白了父亲的意思,此番是要维护萧国府的尊严,容不得任何人破坏萧国公的地位。

    饶是持有尚方宝剑的人,张迎之也被萧振海咄咄逼人的气势逼迫的额前沁出一层汗来——

    最终,张迎之双手抱拳,道,“既然国公爷要拿小侯爷的脑袋敬献给皇上,那下官也只好拿出项上人头来了。”他也是个不怕死的。

    一时之间,萧国府门口剑拔弩张,“好!张大人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那小侯爷请随本官前往刑部问审吧!”张迎之道。

    两个侍卫便上前,押着萧河前往刑部。

    看着儿子那俊朗挺拔的身姿随同张迎之离开,萧振海蓦地握紧了拳头,目光慢慢眯起,流露出一丝危险的光芒。

    萧河突然被刑部带走,萧家自然也没有心思办宴会,便都三三两两地走了。

    萧振海快步走回正厅内,萧夫人快步走了过来,道,“老爷,河儿现在怎么办?若真查出来有奸淫掳掠之事,难道真的向皇上敬上他的脑袋吗?”

    “哼!”萧振海冷哼一声,道,“我萧家人的脑袋没那么容易摘去,我是为了要张迎之的脑袋才这么说的。”

    “可是,二弟就这样被抓去刑部,会不会有什么事……”萧山十分担心弟弟的安危。

    “放眼整个京城,还没有人敢对我萧振海的儿子怎么样,今天不过碍于几位殿下在场罢了。现在要做的,就是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已经让铎琨前去调查了,很快就会有个结果。

    萧振海这么说,萧家其他人才放下心来,准备静候消息。

    萧振海问道,“柔儿呢?”

    “父亲。”萧柔已经换好了衣裳,重新出来了,此刻的她,依偎在萧夫人的身边,身上的戾气已经全然不见了,脸色潮红,恰似一个怀春的少女。

    “今天雅儿真的没有去你那里给连似月拿衣裳吗?”萧振海看着她,问道。

    萧柔听了,脸一红,低下头去,道,“什么都瞒不过父亲。”

    萧振海眉头拧着,萧柔还小,自然不懂这其中的复杂,只是她这么开心的样子,实在让他不忍心。

    如今,保四殿下是势在必行了,因为保四殿下就是保自己的女儿。

    “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你现在说给为父听听。”萧振海道。

    萧柔有些不好意思,便将今日和连诗雅的计划说了一遍。

    萧振海听了,脸上露出一丝冷漠,“雅儿这方面,倒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我也不知道我是怎么到暖阁的床上去的,我只记得好像被人打晕了,却没能看清楚那个人,醒来的时候迷迷糊糊的,好像吃了什么一样。不过,父亲,你答应女儿,不要去查了,好不好?四殿下都已经……说要娶我了。”

    萧振海知道女儿的心思,他微叹了口气,道,“四殿下倒也算个顶天立地的男儿,当众允诺娶你。”

    今天,四殿下的样子,也像是被什么迷惑了才至此,但是查了几个钟头却什么都查不出来。

    萧柔的脸红了,便越发觉得四殿下比八殿下好。

    “你们计划如此周密,连似月却最终金蝉脱壳,盎然无恙,还将你掉包,足见此人的厉害,你们以后,万万不能小看了她。”萧振海对两个儿子说道。

    若连似月知道堂堂萧振海居然开始重视她,不知道是什么心情。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