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四四章 不敢置信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二四四章 不敢置信

    “到底怎么回事?”萧夫人紧蹙着眉头,不悦地问道,“叫声吓死人了。”

    “雅儿……”萧氏摇了下连诗雅的手,她也感到很奇怪。

    “老,老鼠,我是被老鼠吓到了。”连诗雅吞吞吐吐地说道。

    “老鼠?连三小姐的样子,倒不像是见到了老鼠。”这时候,人群中飘出一个淡淡的声音,说话的人是凤云峥。

    “进去看看吧。”凤烨说道。

    萧振海预感到里面发生了什么事,但是,不能将几个皇子请出去再前去处理,他抿紧了唇,阴沉着脸,抬脚往暖阁里面走去。

    “……”连诗雅站在原地,呼吸急促,想起刚刚看到的画面,她心里又涌起一股浓浓的醋意!

    其余的人也一块跟着走了进去,只见,并排三间厢房,只有中间那一间房的门是敞开的。

    当众人走到房门口,往里面一看的时候,顿时都被里面的景象惊呆了!

    只见,那紫檀木的古床上,女子柔滑的手臂环过凤千越的腰部,像水蛇一样缠绕着,而凤千越则正埋头于女子的胸前,喘息声和申吟交织在一起,整个房间里散发着浓浓的糜*之气。

    众人看的目瞪口呆,连凤烨都痴痴地望着,被自家四王兄大胆的行径……

    凤云峥微微别过脸去,不去看别的女人的身子,反正,他内心一向贯彻着就算是一根头发都只看他的月儿的宗旨。

    凤千越沉浸在感官的刺激中,根本没有注意到自己和身下的女子正在被人观瞻——

    他的手慢慢地往下,然后,他突然觉得有些不对劲,怎么这个人的身体,好像少了一部分似的。

    他的手又摸了摸,突然——

    啊,他尖叫一声,像是看到了鬼一样,猛地坐起,他才发现,这是个只有一只腿的女人,一个可怕的残疾人!

    这是……

    凤千越顿时清醒了一半,目瞪口呆地看着面前袒胸露乳的女子,他居然和一个身子都不齐全的女子在这里……

    恶心!好恶心!

    “四王兄!”凤烨惊讶地大声喊道,凤千越一怔,猛地回过头,只见门口站了一堆人,目光顿时有些茫然——

    萧振海,凤烨,萧河,萧夫人,凤羽,凤嵘等等,每个人看他的眼睛里都是震惊!

    他的后脑勺像是突然被狠狠抽打了一把,整个人清醒了下来,他,他这是……

    “殿下,殿下……”那床上的萧柔似乎欲罢不能,那手还像水蛇似的往她身上缠绕,他看到萧柔这幅样子,顿时心里涌起一股恶心的感觉,整个人猛地从床上摔了下来。

    凤千越活着这些年,虽看起来不像太子,凤烨,凤羽,凤嵘那般高调,但无一不是风风光光,体体面面的,就算他人生最灰暗的那段日子,也是挺直了背脊活着,绝不低头。

    而现在,他活像一只被丧家之犬,狼狈至极!

    一时之间,整个房间里,一片死寂。

    萧夫人猛地一个激灵清醒过来,快步走了过去,一把拉过床单包住了那意乱情迷的萧柔,她身上未着寸缕,着实不雅——

    “柔儿,你怎么了,怎么会这样?”她猛地抬头,看向凤千越,她好歹是安平王之女,自带一股气势,看的凤千越竟然后退了一步。

    “啊!啊!”萧柔突然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她吓得高声的尖叫一声,脸色苍白,用力地藏进萧夫人的怀里,“母亲,我,我……”

    她絮絮叨叨,什么也说不出来。”

    “关门!”萧振海大喊一声,让人关上了暖阁的门,然后大步走了过来,居高临下地看着坐在地上的凤千越,眼中流露出一抹悲愤,道——

    “老臣万万没有想到,四殿下竟是这样的人,小女虽不良于行,可,可也容不得殿下如此轻薄,如此亵玩!”

    被一个臣子这样逼视着,凤千越何曾受过这样的屈辱!他体内的血液沸腾着,拳头暗暗地握紧了,恨不得一拳将床上的萧柔打死!

    “四王兄,先穿上衣裳。”这时候,十王爷凤嵘走了过来,将散落在地上的袍子捡了起来,凤嵘,他的同盟。

    凤千越抿唇不语,站起来,接过了袍子,他突然想到,自己是一个亲王,面对一个臣子怎可如此?

    萧柔还在狂乱地叫着,萧夫人紧紧地捂住了她的嘴巴,压低声音,道,“柔儿,先别吵,先别说话……”

    凤千越面无表情,将锦袍慢慢穿上,扣上衣襟,再接过凤嵘递过来的玉带,缓缓地围在腰间系上,房间里很静,很静,安静到能听到自己呼吸声。

    终于,他穿戴好了,头发整齐,衣冠楚楚,长身玉立,仿佛刚才在床上苟且和摔倒在地上的人是另外一个人似的。

    他看向萧振海,十分冷静地道,“有人构陷本王,萧将军你好好查查。”

    凤云峥心中微微叹息了口气,凤千越不愧是凤千越啊,难怪能忍常人之不能忍,最终登上皇位。这种被‘捉奸在床’情况下,居然还能表现地如此,并且迅速地将问题抛到萧振海的身上,明确地和萧振海说:本王是在你的府上受到陷害的。

    萧振海鉴于凤千越皇子的身份,一口老气憋在心里,粗声地命令道,“即刻派人去查是怎么回事?”

    “是。”

    于是萧将军着手开始调查,但是把这房间里的每一样东西都好好查了,却什么都没有发现。

    “再查!”凤千越阴沉着脸,怎么可能没有,他记得进来的时候明明问道一丝香味,但现在却什么味道都没有了,那味道不可能是他的错觉!

    结果,把范围扩大到外面,继续查可疑之处。

    “还是什么都没有。”将是前来汇报。

    “把刚才那个丫鬟带进来!”凤千越吩咐道,很快,刚才那个领着凤千越前来的小丫鬟莲儿被押了进来。

    凤千越刷的一声,拔出侍卫腰间的佩剑,指向莲儿的喉咙,那目光如炬,看着她,道,“是谁指使你叫本王过来的?”

    那小丫鬟吓得瘫软在地,哆哆嗦嗦地道,“殿,殿下,奴婢已经说过了,是,是表小姐,表小姐。”

    一直在外头因为受到震惊而发呆的连诗雅听了,猛地回过神来,几步走到莲儿的面前,尖利的声音叱骂道,“贱婢,你胡说八道!我什么时候让你叫殿下过来了,我没有!你假传谁的话!”

    那小丫鬟吓得瑟瑟发抖,一句话也不敢说,就像快要断气了似的。

    凤千越站在房中,他猛然间想起了什么,目光在房中逡巡了一周——

    连似月!

    她去哪里了?连诗雅不是说她在房间里面吗?

    “是她!是她!是连似月!”连诗雅回过神来也想起来了,原本进了屋子的人是连似月,可是现在却换成了萧柔,那连似月呢?

    “请连家大小姐进来!”萧振海沉声道。

    不一会,连似月走了进来,她还未来得及说话,连诗雅便像是一条疯狗似的扑了过去,凤云峥即刻脸色一变,脚步轻巧地一移,挡住了连诗雅的视线,连诗雅乍然间见到他的眼神,背脊竟升起一股寒意。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