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四二章 请君入瓮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二四二章 请君入瓮

    凤烨高举起弓箭,射出了第一箭,人群中即刻传来一阵欢呼声,又是正中靶心!

    接着,又砰的一声,射出第二箭,可惜,偏离了靶心一点点的位置。

    凤千越脑海中闪过那张总是很冷血的脸,趁着凤烨射箭的时候,他将弓箭放下,准备随小丫鬟离开此处。

    “四王兄这是要去哪里,你拔得头筹却先走人,这比赛还有何意义?”他刚迈出脚,凤云峥却出声喊住了他,他回头从凤云峥的目光里读到了一个讯息,他不想他离开。

    那么——

    不。

    他要离开。

    想着,他微微一笑,道,“九皇弟,我去去就来,头筹若是我的,自然走不了,萧家的人都是说话算话的。”

    凤云峥眼中闪过一抹惋惜的神色,道,“那真是可惜。”

    可惜?可惜什么?凤千越心中冷笑一声,然后跟在丫鬟的后面离开了。

    暖阁内。

    黄伯怀着忐忑的心情,战战兢兢地推开中间那间厢房的门走了进去,一双浑浊的眼睛四处看去,最后视线落在了那个奢华的紫檀木屏风上,透着屏风,他看到一个影子在后面晃动,还有一只手扶在屏风上,那只手肤如凝脂,白嫩纤长。

    他的脚步停了下来,手禁不住颤抖,那双浑浊的眼神有些许挣扎,但是连诗雅的警告声马上在他的耳边响起,还有此刻他破旧的夹袄袋子里那两块碎银子,这是他起码两年的工钱,足够支付家中婆子的药费了。。

    终究,那是那句话,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所以,他下定了决心——

    一边急急忙忙地解开自己的袄子,一边猛地伸手推开了屏风,像一匹被逼到墙角的饿狼,而他一眼看到那屏风后面的人是,却猛地被吓了一大跳,顿时停了下来——

    只见,一个面色冷如阎罗的女子,完完好好地站在面前,他还来不及眨眼,一只手就生生劈中了他的后颈,他连叫都来不及叫就倒了下去。

    然后,“阎罗女子”回头,在她身后那目光冰凉如水的少女面前恭敬地垂首——

    连似月仍旧穿着她那被汤淋湿了的襦裙。

    冷眉低声问道:“大小姐,接下来要怎么办?”

    连似月回头,看着躺在床上的萧柔,她正昏睡着。

    刚才众人的注意力都放在后花园射猎那边,冷眉便悄悄潜入了萧柔的房中,一掌劈昏了她,再将萧柔背在背上,从依翠院后门出来,翻墙进入了暖阁。

    连似月看着床榻上的萧柔,也许近来保守折磨,她瘦了许多,原来饱满圆润的脸如今两颊凹陷。

    她冷声下令,道,“脱了她的衣裳!”

    “是。”冷眉上前,迅速地脱掉了萧柔的衣裳,身上仅剩肚兜和亵裤。平时有裙子的遮掩,倒没有那么可怕,可现在脱了裙再看她的腿,只见一只裤脚空荡荡,干瘪瘪的,什么都没有,那断掉的膝盖变成了一节圆秃秃的,看着有些心理不是,忍不住心里作呕。

    连似月冷冷地看着她,萧柔现在好像很惨,可是她一点都不同情她——

    因为这一切,都是她自己找的!

    重生一世,陷阱太多,所以她向来是遇神杀神,遇鬼杀鬼,绝不手软!

    连似月拉过被子盖住了萧柔残缺的腿,只露出玲珑有致的上半身,面无表情地吩咐道,“点上吧。”

    “是。”冷眉将一个板栗大小的一团黑色东西拿了出来,点燃了,放在床角落隐秘的地方,很快房中便散发出一阵幽香,但是看不到一点烟尘,这东西叫做无烟香,这香里面添加了一点东西,所以才会发出香味来。

    *

    小丫鬟领着凤千越,踩着厚厚的雪地,嘎吱嘎吱地往依翠院的方向走去,那雪堆积在树上,树枝被压弯了,枝头沉甸甸地垂在地上。萧柔喜欢玩,因此萧振海特意将她住的地方安置在离后花园很近依翠院。

    在拐弯处,他突然停下了脚步,脸上流露出一丝寒意,那小丫鬟感到他没有跟上来,便疑惑地扭头——

    突然,一双钳子般的手猛地掐住了她的喉咙,她吓了一跳,顿时觉得喉箍被抠住,疼的说不出胡话来,眼中流露出惊恐的眼神。

    “鬼鬼祟祟,领我到后宅,说!到底是谁指使的!”他声音森冷,仿佛从地狱传来,要将人的灵魂揪出来!

    “唔,唔!”小丫鬟眼泪噗噗地往下落,想说什么却说不出来,凤千越目光微眯,缓缓地松开了手,她便像是一滩烂泥一样瘫倒在地上,压抑着咳嗽着,道,“殿,殿下,是表,表小姐让我来的,说,说请你看一出戏。”

    戏?什么戏?

    小丫鬟从袖中掏出一块绢帕,有些气喘,道,“这是表小姐的帕子,刚才射猎的地方人多,奴婢,奴婢不好拿出来。”

    凤千越睥睨了一眼,他记得,方才与连诗雅说话的时候,她拿在手中的就是这条帕子。

    长年的察言观色,谨慎行事,训就了他非凡的记忆力和观察力,像一般男子并不会去记住女子手里绢帕的特征,但是他记得住,只要从过了他眼的事物,他都能过目不忘。所以,一眼就看出来这确实是连诗雅的帕子。他用这个能力,获得了许多人的信任。

    “看谁的戏?”凤千越冷声问道。

    “连家大小姐。”小丫鬟战战兢兢地答道。

    连似月?凤千越心头禁不住一跳,目光中闪过一抹沉思,问道——

    “你们家表小姐对连家大小姐做什么了?”

    “表小姐说,说殿下去了便会知道,殿下会满意的,其他的,奴婢真的不知道,奴婢只是个传话的。”小丫鬟在凤千越的面前吓得几乎无所遁形,紧张地说话都含糊了。

    凤千越虽然故意引导连诗雅去教训连似月,但是他堂堂越亲王,怎么可能失身份到去介入这些个后宅女子的争斗中去?

    他摇了摇头,连诗雅还真把他看做妇人之仁的人了,连似月虽然现在不配合他,但是他有信心,她对自己未来的夺权之路构不成真正的威胁,他是想教训她,但不是这种方式。

    “告诉你家表小姐,本王有事,先走了。”说着,凤千越便转身离去。

    “啊!”他正转过身,却突然听到从依翠院里面传来一声不大不小的叫声,而这一声之后,又再也没有声音了。

    凤千越的脚步一顿,停了下来——

    “啊……”又是一声叫声,这叫声听起来像是在可以隐忍什么。

    虽不介入,但人总是有好奇心的!

    他几步走过去,抬手,用力一把推开了院子门,连诗雅正站在院子里,因为暖阁里传出的声音而开心,然后,一眼就看到凤千越走了进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