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三九章 合而为谋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二三九章 合而为谋

    “……”凤云峥听到这个消息,内心也受到了久久的震撼,再联想到徐贤妃的作为,他眸子一凝,心头一惊,声音放低了一些,道,“连诀不是你母亲的亲生子,而贤妃又费劲心机地想杀了他,那么只有一个可能,连诀是遗落在民间的皇子,堂堂皇帝的儿子怎会轻易流落民间?这一切必定与徐贤妃有关。诛杀连诀之事发生在狩猎之后,我想,徐贤妃是在狩猎之时发现了连诀是她当年掉包的皇子的秘密,进而诛之。

    我总算明白,你为何不要我揪出杀害连诀的真凶了。”

    连诀不是连相的亲生子,那连夫人当年就是狸猫换太子,欺骗了相府的人,若追查起来,牵涉甚广,且结果不可预知,现在确实不是揭露真相的时候。

    连似月点头,道,“非但不能揭露,还要咬死了这个秘密,秘密一旦曝光,我不敢保证诀儿的安危,因为皇上会不会认诀儿还是一件不可预知的事,若是不认,那诀儿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那么,连诀的亲娘,会是哪位娘娘呢?当年,哪位娘娘对贤妃的威胁最大?以至于她要换走连诀?”凤云峥则开始思考最关键的问题。

    “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再厚的纸也包不住火,当年贤妃一定留下了线索,要查的话,总会查得到。”连似月说道,“只是,我绝不会原谅她妄图第二次伤害诀儿的行为,她一定要为此付出代价!”

    “好,我帮你。”凤云峥立即说道,路途凶险,他绝不让她一个人走。

    连似月听了,一怔,抬起头来,不其然撞见他的眼睛里,那眼底的炽热,她突然发现,这眼神并不陌生,好似前一世,两人偶然几次相遇,他的眼神偶尔也是这样的。

    她突然心头一热,脸颊有些发烫,抑制住内心的波动,别过脸去,避过了他的眼神,道:

    “现在最重要的是今天的事,殿下,你猜四殿下今天来是为了什么?”连似月眼睛微微眯起,望着远处,眼神透着悠悠的冷意。

    “合而为谋。”凤云峥一字一字地道。

    “可是,我听我父亲说,皇上历来最忌讳皇子与权臣合谋。”连似月道。

    “若两人暗中密合,也无人知道,就像四王兄处心积虑多年,也无人察觉。”凤云峥道。

    连似月眼神清亮,道,“所以,要怎么样,才能让凤千越得不偿失呢?得了萧振海的支持,却失去皇上的信任。”

    “而且,要让人一眼看出他的野心,让他再也没办法藏着掖着。”凤云峥与她越说越近。

    “让他们凑作堆,再送他们一起上西天!你觉得如何,殿下。”

    “你觉得呢?大小姐。”两人的脸上同时露出了一抹笑容,连唇角的弧度都是一样的,虽未言明,但是却已经明白了彼此的想法。

    站在凉亭外的青黛和降香看到这两个人脸上的笑容,不约而同地打了个冷颤——

    明明是笑,怎么两个人都这么渗人的感觉呢?

    他们想做什么?

    *

    没能砍掉连似月的双腿,萧柔在房间里大发脾气,又将房中那些价值连城的古玩和花瓶砸了个粉碎,丫鬟和婆子们站在门外,谁也不敢靠近。

    “柔儿表妹……”这时候,连诗雅走了过来。

    连诗雅想起四殿下说的,要好好教训连似月一下,便想着要在凤千越的面前表现表现,虽然凤千越没有说什么,但是她今天可不能就这么便宜了连似月。

    “滚!”却听到里面一声怒吼,连诗雅的脸色变了变,然后脸上又浮现出一抹笑容,抬脚走了进去,小心翼翼地避开地上的碎瓷。

    萧柔抬头看了她一眼,全无好脸色,冷声道,“你来干什么?这次不是被你给搅和的吗?”

    “我也十分后悔呀!谁能料到连似月城府这么深,在相府门口就和我换了马车,还害我丢了这么大的脸。”连诗雅弯腰,将萧柔落在地上的帕子捡了起来,放回她的手中。

    “不是你嫉妒她的马车华贵,也不会发生换马车的事!真是缺什么就想要什么!”萧柔自从断了腿之后,说话便格外刻薄,一点情面也不留,连诗雅的脸色有些挂不住,但是想起自己前来的目的,还是放下了身段,道:

    “柔儿,我知道是我的错,所以我这不是给你出主意来了吗?”

    “你能有什么主意,你什么时候斗赢过连似月,这次要不是我父亲,你们还不是被连似月死死地踩在脚下。”萧柔不屑地看着连诗雅,道。

    “……这次不一样,这次我保证连似月逃不掉的。”连似月忍住想抽晕萧柔的冲动,靠近她的耳边,说道。

    “说说看……”萧柔动了心。

    “就是……”连似月将嘴巴更近地贴着萧柔的耳朵,将计划娓娓道来。

    萧柔听着,脸上慢慢地浮现出一丝笑意,道,“二哥说不能在萧家杀了连似月,否则我们萧家也脱不了干系,但是你这主意还是可以的,只是,你要找最下等,最恶心的男人来,方能解去我心头的一点点恨意!”

    “自然要最下等,最猥琐的,你就放心吧。”连诗雅笑着道。

    *

    后花园中,众人玩性正浓。

    这时候,小侯爷萧河高举起手中弓箭,道,“八殿下,我提议,我们来进行射箭比赛吧,拔得头筹者,可以拿走萧国府任何一样东西,如何?”

    凤烨明眸中绽放出一抹浅浅的笑意,道,“天宝将军这个提议倒是有趣,六王兄,你看如何?”

    “自是极好的,萧国府奇珍异宝无数,本王都迫不及待想要加入了,若本王赢了,便想要那王珣的真迹。”凤羽道。

    众人立即被这萧河所说的彩头吸引了,男宾们纷纷围了过来,女客们则兴致盎然地站在后头观战,奴才们即刻摆好的桌椅,供她们坐着观看,并且开始上酒水茶点。

    萧河转身对那站在凉亭中的凤云峥,道,“九殿下可愿意加入?”

    凤云峥抬脚走了过去,脸上一抹兴致盎然,道,“萧将军出手如此阔绰,本王倒也愿意比试一番。”

    众人见九殿下居然也应战了,气氛便更加热烈起来,要知道,鲜少有人见过九殿下在公开的场合射箭,也不知道他箭术如何。

    “小侯爷,拔得头筹的那个人若想要下萧国府也可以吗?”这时候,人群中,那杨侍郎的儿子杨先大声问道。

    这杨先也是嘴拙,本是一句半开玩笑的话,但一说出口,却变了味道,顿时现场沉寂了下来,气氛有些僵硬,现在正是萧家得势的时候,谁敢说出这种话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