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三五章 朝思暮想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二三五章 朝思暮想

    宴会上的各人也纷纷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去,众人都忘了那辆华贵的马车长什么样,只记得连诗雅那一身狼狈的样子。

    “这真是太绝了,连诗雅刚才脸上的表情真是精彩,足够我回味几年了。”刘喜人小声地在连似月的耳边说道。

    “你好像不是很喜欢我三妹?”连似月发现,刘喜人讨厌的人并不是她,而是连诗雅,前一世,她总事事冲在连诗雅面前保护她,结果和刘喜人结下梁子。

    “呵,那种心术不正的人,明明不喜欢顾锦明,却对他暗送秋波,让人动心后又故作姿态,假装不认识人,她还真想全世界的人都围着她转呢!”刘喜人冷斥道。

    顾锦明?连似月随着刘喜人的目光看过去,只见她目光所到之处是三品武将顾年的长子顾锦明,顿时,她明白了刘喜人对连诗雅的厌恶从何而来了。

    “你三妹就是那种人,见不得别人好,明明自己不想要,可也不想给别人,就这么占着,这种上不得台面的庶女就是这样,费尽心机,夺人所爱,她就高兴了。他父亲都来我家提亲了,却在那次宴会上故意摔倒在他的面前,对他嫣然一笑,让他对她失魂落魄,她若真喜欢顾锦明就和他成亲,这么折磨他算怎么回事?” 刘喜人眼圈有些发红。

    原来是这么回事,前一世她笨拙,倒没有看出这其中的缘由来,还被连诗雅当了挡箭牌——

    “经过刚才失禁的事,顾公子应该不会再喜欢我三妹了吧。”连似月默默地握起刘喜人的手,道。

    刘喜人吸了吸鼻子,笑道,“反正也不关我的事了。”

    *

    春茹带着萧氏和连诗雅到了后院的一间院房里。

    门一关上,萧氏就松开了连诗雅,脸气到几乎扭曲,“好端端的出门,你非得换她的马车,现在弄成这般田地,什么都白费了!”

    半路上遇到要刺杀连似月的人,但他们是奔着马车去的,自然就对她们的黄金马车下手了。

    连诗雅养在深闺,娇生惯养,何曾见过这种场面,吓得尖叫出声,又从马车上摔下来,摔得一身是伤,那明晃晃的剑砍下来的时候,居然吓得失禁了!好在她及时喊出声,阻止了他们杀死连诗雅,重新去追连似月了。

    可是,这时候,不知道又从哪里窜出来一些黑衣人,用剑挑断了连诗雅头上的发簪和衣裳,弄得她一身狼狈才走,本想打道回府不要来丢人现眼了,可是那车夫却不听劝阻,赶着马车飞奔到了萧国府。

    这才出现刚刚的情形。

    连诗雅拳头紧紧握着,看着镜中狼狈丑陋的自己,她突然尖叫一声,将梳妆台上所有的东西全部拂在地上——

    “娘,快点,让她们给我洗脸梳妆,把萧柔最漂亮的衣裳拿来给我穿,反正她穿了也没什么用!”

    “大嫂!”连诗雅正发脾气的时候,萧夫人出现在了房门口,身后跟着两个丫鬟,萧氏见了,急忙大喊一声,阻止连诗雅继续说下去,连诗雅一听萧夫人三个字,顿时也吓了一大跳,猛地转过身来——

    “舅,舅母……”

    萧夫人走了进来,一脸冰冷,淡淡地看了连诗雅一眼,道,“萧柔穿了没用但那也是萧柔的东西,你穿了再好看那也不是你的。”

    连诗雅的脸一红,头低了下去,心里直懊悔自己口不择言被舅母听了去。

    萧氏见了,忙道,“大嫂,您不要生气,雅儿的意思是……”

    “仙敏,虽然萧柔断了一条腿,但她姓萧,又是府中唯一嫡女,就算是她断了两条腿,你舅舅和我也会保她一世无忧,再不济还有我父亲安平王保着。

    雅儿有两条腿,有张漂亮的脸,所以你舅舅才会想着用你去巩固他的权势。但是,万万不要高估自己低估他人,凭你哥哥,你们心里在想什么他一清二楚。我们不是非要雅儿不可,从萧家的旁系里找出一个符合我们期待的人并不难。”

    萧夫人一席话说的萧仙敏背脊发凉,连忙道,“大嫂,我和雅儿绝无二心!”

    “舅母,我会听舅舅的话,刚才只是一世情急所以说了那种该死的话,以后再也不会了。”连诗雅也吓出了一声冷汗。

    萧夫人回头,对丫鬟道,“把衣裳给表小姐换上吧。”

    连诗雅一见这衣裳,顿时微微皱了眉头,轻声道,“这衣服也太素了一些,比连似月身上的还素。”

    “已经丢人现眼到这种地步了,如果我是你,我今晚会留在这间屋子里,不会再出现了。但你执意要出现,那就最好穿的低调些,再穿的花枝招展,吸引所有的目光,是要所有人都再次记得你刚才的丑态吗?”

    萧夫人一席话说的连诗雅哑口无言,只得不甘愿地穿上。

    “娘,你不觉得奇怪吗?表妹腿都断了,舅母好像也不是特别伤心似的。”待萧夫人走远了,连诗雅小声说道。

    萧氏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宴席上。

    出现了一批异域的美人,载歌载舞,整个宴会现场一片热热闹闹的景象,足见萧国府的繁华。

    这时候,一个将士悄悄走到萧河身后,沉声道,“小侯爷,派出去的十个人一个都找不到了!”

    “什么……”萧河手下一顿,放下手中酒杯,他的十大高手,个个身经百战,连似月饶是再厉害也不可能将他们一网打尽,那么只有一个可能:

    萧河的目光缓缓地落在连似月身上——

    有人在背后帮她!

    那个人是谁?

    “继续找,十个人,不可能凭空消失!”萧河沉声吩咐道。

    “是。”

    “父亲,我看事情没有这么简单,连似月背后有一股势力,这股势力在操控着事态的发展。”萧河悄声和萧振海说道。

    萧振海仍旧手举着酒杯接受底下人的道贺,嘴里却吐出一个一个阴冷的字:“好好查。”

    *

    京郊的一处小树林中,积雪已经厚到没过膝盖。

    十个黑衣人一字排开,被迫跪在雪地上,他们的身后是二十个身穿玄色铠甲的人,个个目光中散发着森冷。

    而站在他们前面的,则是一个穿着月白色长袍的男子,俊美如刀凿斧刻过一般的脸庞,目光中流露出一丝冷漠,整个人在这冰天雪地里风华尽显,浑身散发着威严的气度。

    他抬起右手,那二十个玄色铠甲的人便迅速褪去,消失的无影无踪。

    凤云峥也在暗中培育了一支杀人如麻的队伍,专门为凤云峥和连似月排除各种障碍,这些人每次完成任务后,便会如鬼魅般消失的无影无踪,平常几乎感觉不到他们的存在。

    夜风看着这些已经被制服的人,问道,“殿下,这些人要怎么处置?”

    “随你处置。”凤云峥道,云淡风轻,却散发着沁骨的杀气!

    “好嘞,殿下。”夜风得意地道,然后扬起长长的剑,唰唰唰一阵令人眼花缭乱的剑发,转眼间,这十个人的衣裳全都被剥光了,赤果果地跪在雪地里。

    那黑衣人中的一个目光散发着寒意,看着夜风,嘴里吐出两个字:“卑鄙!”

    夜风一惊,脸上露出一抹玩味的神情,“哎哟,这就严重了,你还知道卑鄙啊,不卑鄙你十个大男人欺负一个小姑娘算怎么回事?”

    “……哼……”那人冷哼一声。

    “怪就怪,你们惹了我家主子放在心尖上疼着宠着的人,所以,没办法了,去见阎王吧!”夜风说着,那脸上的笑意猛地消失,眼中闪过一抹嗜血的狠意,长剑一刺,直接刺穿了这个黑衣人的喉咙,剑一搅,再抽回……那人的头便落在了地上,他再旋身一脚,将这人踢下了一旁挖好的雪坑里。

    看这样子,今年的冬天格外长一些,这些雪融化恐怕还要一阵子,把这些人杀了埋在雪下,一下子谁发现的了?

    凤云峥转身,踩着雪往外走去,留下淡淡的一句话,“留下两个活的,还有用。”

    说着,他上了一旁等候的马车——

    现在,该去萧国府见月儿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