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三三章 出乎意料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二三三章 出乎意料

    “小姐,到了。”那打前头的两个丫鬟下了车,将马车帘子缓缓掀开,只见上面走下来一个人——

    她身上穿着一件月华色外衫,衣领处绣着淡雅的绿萼梅花,里面一件淡黄色对襟中衣,下着素色湘水芙蓉裙,细节处处理地别具匠心,精致,讲究,一看便是出自大家之手。

    她下了轿子,微微拂身,唇角微微上扬,露出一抹天真浪漫的笑容。

    这笑容,如同绚烂绽放的烟花,又如朗月升空,令人刹那间失了心神,目光便不由自主地落在她的身上,忘记了移开。

    凤千越坐在他的位子上,散发着危险气息的眼眸紧紧地锁住了她,看着她款款走了进来,如同一缕仙风,吹拂进他的心中。

    一旁的凤烨忍不住看着她,道,“这丫头,越来越美了,像是醇酒的香气,藏也藏不住了。”

    她本就深沉,现在渐渐褪去了少女的青涩和稚嫩,多了女子的妩媚,只可惜,郎有情妾无意,凤烨顿时觉得心中五味杂陈,端起一杯酒便一口饮了下去。

    “怎么是她?”萧河看到连似月完好无损地从马车上下来的时候,素来自信的脸顿时僵住了,拿着酒杯的手一怔,猛地站了起来。

    而萧振海脸上也难得地出现了一丝惊愕的神情,虽只是一闪即逝,但却没有逃过连似月的眼睛。

    这时候,连似月已经走到了萧振海的面前,躬身,道,“国公爷好,恭喜国公爷,贺喜国公爷。”她说完,抬起头来,脸上充满了笑容,一张仿佛天真无邪的脸撞入了萧振海的眼中。

    萧振海脸上平静无波,那双如炬的眼睛却试图从她这无懈可击的笑容中看出些什么来,而可惜,他竟然看不出破绽!

    而萧振海身后的三个儿子就不同了,神色非常之精彩,尤其是这萧河,目光中带着深究审视着她,他不信她竟然能从他的十个高手的包围下全身而退,毫无损伤。

    而连似月并不退缩,也不慌张,而是得体地朝他欠了欠身。

    “来了就好,就座。”他抬手,声音深沉,也是个高手啊,居然也是滴水不漏。

    “谢国公爷。”连似月说着准备转身去寻自己的座位。

    而这时候,突然一道狂乱的影子跌跌撞撞地从旁边冲了出来,不顾宾客在场,扑倒连似月的身上,如细柴般的双手紧紧抓住了她。

    冷眉立即向前,袖中暗器已经滑落至掌心,但连似月眼神一凝,示意她退后,她才慢慢收回了手中利器。

    “不,不可能!你不可能出现在这里?你怎么会在这?”萧柔的一双眼睛像是见到了鬼一样,眼珠子瞪的老大。

    “柔儿!”萧振海见到如此失态的女儿,喊道。

    而宾客们见到突然出现的萧柔,注意到她裙下那孤立的一条腿时,全都震住了,萧柔在狩猎场上断腿的消息早就传开了,但是这还是她断腿后第一次出现在外人眼前,亲眼见到这一幕的人,都受到了震撼。

    连似月却一脸诧异地看着形同恶鬼的萧柔,不解地问道,“柔儿妹妹,你这是什么话?我收到了贵府的请柬,所有前来参加宴会的,自然就出现在这里了,有什么不对吗?”

    “不,你不应该在这,你应该……”

    “柔儿!”萧河几步向前,拉住萧柔,阻止她继续说下去,并将她护住,交给了身后的丫鬟春茹,“把小姐待下去。”

    “不,我不下去,她该死,她又没……”

    “够了!”萧振海出声叱道,声音里带着警告,今日人多,若再说下去恐怕会被人识破什么,萧柔不得不住了嘴,一双毒辣的眼睛几乎要在连似月的身上剜出一个洞来。

    “去坐吧,柔儿自从出了事,心情一直不太好,你不要放在心上。”萧振海看了她一眼,说道。

    连似月也是一脸无辜的不解,一双眼睛天真浪漫,一点城府也没有,笑着道,“我还以为柔儿妹妹是不欢迎我来呢。”

    呵,比演技,我有两世经验,谁怕谁?

    “连似月,快,坐这儿来。”那边,尚书府的刘喜人向她挥手,她便大大方方,恭恭敬敬地向萧振海鞠了个躬,走了过去。

    连延庆走了过来,沉声问道,“发生什么事了?你妹妹她们呢?”

    连似月摇了摇头,道,“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妹妹她们慢点,大约马上也就到了吧。”

    “你小心点。”连延庆仿佛也感觉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氛围,叮嘱连似月道。

    “是,父亲。”连似月在刘喜人的身旁坐下,目光透过前方走动的丫鬟,落在凤烨的身上。

    看到她的注视,凤烨端着酒杯的手一抖,他感受到了一种近乎刮骨削肉的感觉,令他浑身一股寒意从脚底升起——

    他一愣?怎么回事?他得罪她了?怎么用这种眼神看他?

    连似月唇角微微轻扯,露出一抹令他及不自在的笑意,然后便不在看他,和身旁的刘喜人,汝阳,柳颜玉等人说着话。

    另外一边,萧家的几个人,脸色有些难看。

    而萧振海那双如炬的目光看着连似月的一举一动,似乎要在她的身上看出一个洞来,她一直笑着,但那仿佛是一个面具令人看不到她的真心,他第一次开始重新审视这个人。

    “父亲,姑母和雅儿怎么没有一同前来?”萧山疑惑地问道,连似月毫发无伤,另外两个人却不见踪影,怎么会这样?

    “即刻派人去看看,若出了事,记住送回相府或从萧家后门走,万万不要出现在宴会上。”萧振海低声吩咐道,再转身,脸上却已经露出了那标准性的笑容,继续招呼众人。

    “对了,你们家三小姐不是被封了县主吗?按她的个性,应该隆重登场才是,怎么不见她人影呢?”刘喜人问道,她一问,身边其他人也纷纷表现出好奇——

    “对呀,自安国公主府后就再也没有看见过她了,该不是当了县主,就不理我们这些人了吧。”

    “说到安国公主府,那次她可是出丑的。”汝御史家的嫡长女汝阳小声地说道。

    “那我更想看看,她当了县主后是个什么样的派头了。”刘喜人眼睛里闪烁着一抹狡黠,“连似月,你倒说说看,她怎么还没来?”

    连似月笑着,道,“各位请稍安勿躁,三妹与我一同出门的,只是我的马车快一些,她的马车太华丽了,所以慢一些,按时间算,差不多也该到了。”

    连似月不着痕迹地强调了一遍“马车太华丽”,众贵女便更加好奇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