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二七章 收留丫鬟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二二七章 收留丫鬟

    萧夫人笑意盈盈地抬脚准备走进去,但是却被连天伸手拦住了,“夫人,失礼了,大人说公务繁忙,请夫人先回去。”

    “……”萧氏没有想到,这么久没有亲热过,连延庆居然拒绝了她,脸色顿时一阵红一阵白,自己找了个台阶下,道,“是啊,我倒是忘了,最近老爷忙于公务,分身乏术,那等老爷得空了我再过来。”

    她笑意盈盈地端着碗转身力气,但一转过身,脸上的笑容便凝固了。

    她今日特意盛装打扮一番,端着羹汤一路高调地走过来,都知道她这个夫人高高兴兴地往连延庆这边来了,现在却又端着羹汤一路走回去,也被人看到了,实在太丢脸了。

    她端着羹汤的手紧紧地箍住了碗缘,指尖煞白。

    回了清泉院,她重重地碗啪的一声放在桌上,脸色十分难看,甄嬷嬷走了过来,道,“夫人,怎么了?”

    “这汤太咸了,老爷不爱喝,把它倒了,重新熬!”

    “是。”甄嬷嬷不解其中的事,端着汤走出去后,拿勺子咬了一口喝下去,自言自语道,“味道刚刚好,不咸啊。”

    离连延庆书房不远的回廊下,连似月静静地站在那,身上穿着梅花纹的绯色及地披风,手中捂着一个汤婆子,在雪地的映衬下显得分外超凡脱俗。

    此时,她目光中微微带着笑意,看着十分平和的样子任谁也察觉不出那眼角释放的冷意。

    “大小姐,她封了平妻,尾巴就翘到天上去了,连该去大夫人那边的请安现在也不去了,可没想到老爷不理她,真是解气啊。”青黛站在一旁,亲眼看到了萧氏刚才明明气的发抖,却不能发作,还得微笑的样子。

    谁料,连似月却只是淡淡道,“意料之中。”

    是啊,萧仙敏虽已成为平妻,但这不是连延庆的本意,是萧振海通过皇上强加过来的,连延庆心里本来就不乐意,再加上她还是“天煞孤星”的命格,谁靠近谁倒霉,连延庆向来介意这些鬼神之事,如今,自是对她避之不及,她却不知天高地厚,欣然前往,自然会被赶走。

    萧仙敏啊,还是太高估自己在连延庆心目中的地位了。

    “回仙荷院。”连似月转身离开,经过两道回廊,再走过一条长长的抄手游廊,越过两扇拱门,踩在地上,积雪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来。

    “这雪总是下个不停,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停呢?”青黛搀扶着连似月的手,看着这偌大的相府白茫茫一片,忍不住叹道。

    她们先前一直生活在尧城,一年四季难得见到雪,像现在这种大雪还是第一次见到。

    “是啊,今年的雪下的格外大一些,久一些。”连似月脑海中想这些什么,道。

    “也不知道少爷现在怎么样了?以前一直被人照顾的好好的,现在突然离了人,四九那家伙怎么说也是个男的,不知道能不能照顾好。”一旁的李嬷嬷突然说道。

    她话一出口,众人便都看向连似月,而她却闭口什么都没有说,顿时众人便都沉默了下来,雪地里便只剩下脚踩着雪的嘎吱声。

    正要踏脚走进仙荷院的时候,突然,一道影子飞扑了过来。

    “谁?”顿时,冷眉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拦在连似月的面前,手掌如闪电般劈出去,打在来人的肩膀上,只见那人重重地摔出两丈远,雪溅的很高,直直摔出一个坑来。

    “大胆,大小姐面前也敢冒冒失失的,小心要了你的狗命!”冷眉面如撒旦,冰冷地盯着那地上的人。

    只见那人急急爬了起来,顾不得拍去身上的雪,跪在地上,不断地磕头,嘴里道,“大小姐饶命,大小姐饶命,奴婢,奴婢也是没有办法了,才拦在这里等着大小姐,求大小姐救命的。”

    连似月微皱眉头,望着面前的人,声音清冷,淡淡地道,“抬起头来。”

    那人才慢慢抬起头,满脸泪水,一张嘴巴的周围伤痕累累,青黛看清了来人,一惊,道,“大小姐,这是清泉院的秀珠。”

    “清泉院的秀珠?”连似月目光中闪过一抹思绪,问道,“你在这里干什么?”

    “说,你拦在这里等大小姐,所为何事?”青黛审问道。

    “大小姐,奴婢实在……就快活不下去了。”

    那秀珠便将她的嘴是怎么被萧氏让甄嬷嬷用钗嘴戳破的,以及自己的哥哥重病在床需要银两急救,萧氏不肯通融,甄嬷嬷又寻了由头把她赶出清泉院送到洗衣房的事都哭诉了一遍,说到最后便用力地磕头,恳求连似月相助。

    连似月看着她那张疤痕累累的嘴,心里想到,一般来说主子惩罚奴才都不会明面上表现出来,尤其是秀珠,这伤痕在如此明显之地的,萧氏这么做,真是因为升为平妻所以肆无忌惮吗?还是故意这么做的?

    “你如今虽然已经去西医院了,但始终你也曾经是她的人,若我收留了你,要惹闲话的,你走吧,不要再出现在我的周围。”

    连似月冷漠地转过身,准备离去,却用眼睛的余光淡淡地扫了秀珠一眼。

    秀珠见连似月要走,便急了,想要追上去,可是一见冷眉,就吓得不敢太靠前,只能跪在地上,一步一步往前挪,苦苦地哀求着,“大小姐您别走,如今,只有您能救奴婢了,奴婢的哥哥他……他就快死了,奴婢双亲走的早,从小与哥哥相依为命,如今,实在不能不管他了,大小姐发发慈悲吧……”

    秀珠说到伤心处,趴在地上痛哭了起来,那眼泪一颗一颗掉在雪地里,模样看起来十分凄惨。

    连似月终于停下了脚步,转身,一双星眸如点漆,望着地上可怜的丫鬟,问道,“相府这么多人,你为何独独来找我?”

    秀珠一听,浑身一颤,瑟瑟索索地抬起头来,眼中凝着一抹惧意,道,“因为,因为只有大小姐不怕如今的夫人了,所以,奴婢……奴婢只好……”

    这秀珠说的倒是不差,如今因为忌惮萧家的势力,这府里的其他夫人和小姐们明面上谁也不和萧氏撕破脸,维持着表面上的和睦,就连一向不肯屈居于人的胡氏这阵子都安静了下来,没去找萧氏的不自在了。

    “你起来吧。”她对秀珠说道。

    秀珠战战兢兢地问道,“大小姐,你答应了吗?”她的腮边还挂着眼泪。

    “大小姐,会不会有诈啊,这可是萧夫人那边的人,还是小心为上。”青黛靠近连似月的身边,小声地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