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二三章 姐妹同心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二二三章 姐妹同心

    连母看了眼面前的连似月,看她一副娴静温婉,不争不抢的模样,心情又好了些,她拉着连似月的手,将她拉到身边,道:“还是我的月儿好,是个明事理,能做大事的人,三丫头就只有表面这些花花肠子,还跟了个心术不正的娘。延庆,往后,我们要更看中月儿一些才是。”

    自从极贵之命的说法后,连延庆便已经改善了对连似月的看法,再经过连诀之事,他心里对这个嫡女也刮目相看了,他点头,道,“月儿懂事,母亲所言甚是。”

    “哎……”这时候,连母又深深叹了口气,道,“若是我的乖乖孙诀儿也在就好了,这孩子,说走就走,脾气这么倔,也不知道是像了谁,你倒不是这样的。”

    连似月听了,眉心轻跳,手捂着灌茶的茶盅,慢慢地给连母倒茶。

    连延庆道,“母亲,我一直在派人找着,诀儿是个懂事的,知道我们记挂,很快就会回来的。”

    “刺杀的事才过去多久,我这心里一想起来就心神不宁,总怕他出事。”

    “祖母,你放心吧,诀儿不会有事的。”连似月在一旁,轻轻地说道,谁也没有察觉她语气里的那一丝坚定。

    连似月走出倾安院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冷眉匆匆走了过来,手附在她的耳边,说了句话。

    连似月目光一凝,脸上露出一抹森冷,指甲深陷掌中!

    *

    圣旨下达的第二日,连延庆再前往宫里正式谢恩,萧姨娘则协连诗雅先到到倾安院磕头,正式由姨娘晋升为平妻,在府中称为萧夫人,连母喝下茶,叮嘱了几句。

    接着,两母女便到了福安院,给正妻大夫人容氏奉茶。

    萧夫人跪在大夫人的面前,双手将一杯茶举过头顶,恭恭敬敬地道,“大夫人,请喝茶。”

    大夫人脸上带着端庄温婉的笑意,双手接过茶,喝了下去,再吩咐道,“周嬷嬷,把我那个沉香木雕花的盒子拿过来。”

    “是。”

    大夫人打开盒子,从里面拿出一对赤金嵌银手镯,放到萧夫人的手中,道,“妹妹,这么些年,终于等到你无需在我面前自称贱妾了,这对镯子是我出嫁的时候,我母亲赠与我的贴身之物,此番你荣升平妻,这是我给你的贺礼。”

    萧夫人看到面前这一对手镯,果然是出自容老夫人,她一愣,原以为会看到容雪一副不甘不愿,愁眉苦脸的样子,没想到她表现地如此大房,还仿佛与她同乐的模样。

    她愣了愣,接过了手镯,道,“谢谢夫人。”

    接着,大夫人又拿出另外一对景泰蓝镯子,送给了连诗雅,道,“诗雅,如今,你也是个有品级的县主了,往后一言一行要更加附和典范,让府里其他姐妹以你为荣。”

    连诗雅和萧夫人一样,打算了要看大夫人臭脸的,却没想到得了一对珍贵的镯子当礼物,嘴巴便扁了扁,接了过来,道,“雅儿谢谢母亲。”

    大夫人站起来,走到萧夫人的面前,亲自弯腰,双手将她扶了起来,道,“妹妹,往后,你我姐妹二人,当同心协力,一起为老爷排忧解难。”

    “是,姐姐。”萧夫人敛下眼角那丝冷意,脸上露出一抹笑容来。

    从福安院出来,萧夫人和连诗雅觉得有些索然无味,这好比带足了粮弹打算大干一场,可对方却拿出美酒佳肴朝代,看不到对方的惨状。

    “娘,你看,这是什么意思?”连诗雅问道。

    萧夫人紧皱着眉头,道,“以前的容雪断然不可能像刚才这般,滴水不漏!这定是连似月那小贱人教的!”

    “哼。”连似月不屑的冷哼,“管她呢,反正现在我什么都不怕了,连似月见了我还要行礼的!”

    萧夫人却道,“无论如何,虽然我们可以昂着下巴从他们面前走过,不用再下跪,不用再低头,但还是要小心谨慎地行事,防止连似月下手。”

    所谓吃一堑长一智,被打脸了那么多次,萧仙敏现在也终于学乖了一些了。

    萧夫人抬头,望着前面那院子的“清泉院”三个字,不禁笑了,笑的格外的舒心,现在终于扬眉吐气了,现于不用在容雪的面前卑躬屈膝了!

    “姨娘……”

    这时候,丫鬟秀珠走了过来,道。

    一旁的甄嬷嬷二话不说,大步向前,一手抓起秀珠的头发,用力地拉扯,扬起手狠狠一个巴掌扇在她的脸上,把牙齿都打落了两颗,嘴里溢出血来,再从头上拔下头钗来,用尖尖的那一头在她的嘴巴上用力地戳了几下,把嘴巴戳出三个洞来,斥骂道:

    “小贱婢,这是萧夫人!”

    连诗雅一脸冷漠地走了过去,抬起脚,狠狠一脚揣在秀珠的脸上,道,“贱婢该死!”

    秀珠知道自己说错了话,连忙跪在地上,用力地扇着自己巴掌,“奴婢知错,奴婢知错,萧夫人,小姐,奴婢以后再也不敢了!”

    萧夫人冷冷地忘了一眼,目光中流露出一丝厌恶,淡淡地道:

    “拖下去,打二十大板,别让我再看到她。”

    屋子里的丫鬟婆子们个个噤若寒蝉,都低着头,谁也不敢乱说话。

    “在我落魄的时候,谁一片衷心,谁三心二意,我心里清楚的很!往后,谁再有异心,下场便是和这个贱婢一样!”

    “是。”众人听到外面传来打板子的声音和秀珠的惨叫声,纷纷跪了下去,吓得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谁也不敢开声。

    “雅儿,准备一下,回萧家!”萧夫人吩咐道。

    “是,娘!”这回她们堂堂正正地回萧家,看谁还拦着。

    萧夫人要了两顶华贵的轿子,一路声势浩荡地回了萧家,一见到萧振海,她便跪在他的脚边,长哭不起——

    “哥哥,如今您已经贵为国公爷,咱们萧家总算是苦尽干来,列祖列宗都会为哥哥感到自豪的。”

    “我萧家本是京都大户,后来因为种种才落魄,到了如今,你我作为萧家的儿女,总算能抬头挺胸做人了。”萧振海的脸上露出了不可一世的笑!

    “这次多亏了哥哥,才让妹妹和雅儿脱离了苦海,今天妹妹是和雅儿特意前来谢恩的。”萧夫人感激涕零地道。

    然而,萧振海深深地看了眼前的妹妹一眼,道,“我对你,感到很失望。”

    萧仙敏听了,浑身一震,停止了哭泣,颤着声音,道,“哥哥……”

    “我全都知道了,一个小小的连似月,就把你弄到这般田地,若不是我回来的及时,向皇上请求,你们母女是不是已经被她整死了!”

    “舅舅,你不知道这个连似月变得有多可怕。”连诗雅见自己的娘受斥责,连忙解释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