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二二章 连母不满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二二二章 连母不满

    “还不止呢!”甄嬷嬷忙将萧姨娘从地上扶了起来,道,“皇上还册封三小姐为县主了,往后三小姐也是个有品级的人了,这个连大小姐都没有的。”

    “……你,你说的可是真的?”这一波胜过一波的喜讯,萧姨娘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千真万确,宫里的公公刚才来宣的旨呢,老夫人,老爷,大夫人都一块出来,跪在地上领的旨,现在三小姐已经领了封赏回清泉院了。”

    萧姨娘猛地站了起来,脸上闪过一抹得意至极的笑,道,“走,去清泉院。”

    今时今日,老夫人那不允许她进入清泉院的禁令她才不会再放在心上!

    说着,她便往清泉院的方向走去,整个人的气势又都回来了。她跑出门的时候恰好碰到了正要进来的赵姨娘,她想也没想,便扬起手,狠狠一个巴掌扇她的脸上,啐了一口道:

    “贱人,你的日子到头了!且等我来收拾你!”

    赵姨娘刚刚也得知了萧姨娘被升为平妻,往后这府里便是一房两头大,她虽然气不过,但最终也只能捂着嘴巴,不回嘴。

    萧姨娘一路风风火火地穿过数道走廊,抄手游廊,终于跑回了清泉院,一推开屋子的门,只见——

    连诗雅双膝跪在地上,双手捧着一卷圣旨,呆呆地,一动也不动,她的身后则是两箱满满的金银财宝,这都是皇上的赏赐。

    连诗雅有些发愣,问道,“娘,我,我是县主了吗?”

    萧姨娘用力地点头,轻抚着她那张瘦削了脸庞,道,“是的,你是县主,而且我是平妻,所以你再也不是庶出的,你是嫡次女了。”

    “真,真的吗?”连诗雅不敢相信地问道。

    “都是真的!雅儿你看你手里拿的是皇上的圣旨,你身边这些珠宝和绫罗绸缎,则是给你的赏赐,这些都是你舅舅为我们求来的,他现在是国公爷,你二表哥是小侯爷,你舅母是一品诰命夫人,就连表妹萧柔也被封为和韵郡主。”

    连诗雅听萧姨娘说着,再摸着眼前这些实实在在的金银珠宝,终于肯定这一切都是真的了!

    “哈哈,哈哈哈……”她突然大笑出声,眼中流露出癫狂般的得意,“太好了!太好了!我也不是庶出的了,我是嫡次女了!而且,我还是皇上册封的县主,连似月现在在我面前算什么东西?她有品级吗?没有,她不过是个嫡女!”

    “对!雅儿,现在连似月和容雪这两个贱人她们什么都不是!”萧姨娘冷哼一声,得意极了。

    “娘!”连诗雅将赏赐的绫罗绸缎抱在怀中,道,“我要把皇上赏赐的这些上等的衣料全部做成漂亮的衣裳穿在身上,我要比这府里任何人都漂亮都耀眼,我要像从前一样,没人能比得上我,连似月也不能!”

    ……

    福安院。

    青黛降香站在连似月的一旁,额头上冒出细密的汗珠。

    而连似月却仍旧不慌不忙,仿佛全然不被外界所影响一般,认认真真地与大夫人下着棋。

    “啪嗒……”大夫人手中的白子啪的一声掉在地上,她终于忍不住了,问道,“月儿,你怎么一点都不紧张,萧振海现在的身份,足以与你父亲抗衡啊,他一回来,萧姨娘和诗雅就得到了册封,往后……可如何是好?”

    连似月如玉雕一般的手指轻轻将手中的黑子落在棋盘上,道,“母亲,萧振海大获全胜,击退辽军,又每年从大辽获得丰厚财富,这既达成了皇上多年来的夙愿,又充盈了国库,这有功之臣想让自己的妹妹在夫家活的体面些,皇上应允了,也不为过。”

    “可是……”大夫人的眉头还是紧皱着。

    “母亲,一切都在预料之中,我们无需紧张,还是那八个字,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连似月拿起大夫人掉在棋盘上的白子,放回她的手中,道。

    “可是月儿,萧仙敏手段再多,不过是个后宅女子,捏住她的七寸狠打两次她就动弹不得了。可萧振海,他是一只真正的毒蝎子啊!”

    毒蝎子?连似月那清淡的脸上浮现出一层浅浅的笑意,道,“母亲,你知道毒蝎子怕什么吗?”

    “什么?”大夫人紧声问道。

    “怕光。”连似月再落下一颗黑子,道。

    怕光?大夫人思索着连似月话里的意思,这时候,倾安院的黄岑过来请连似月过去,说是老夫人有请。

    连似月便放下棋子,丫鬟过来给她整理了衣襟,她叮嘱大夫人早些歇息,一切有她之后,便往倾安院去了。

    一走进倾安院的门,连似月便感觉到了一股沉重而严肃的氛围,连母坐于宽大的酸梨木椅上,连延庆则一脸紧绷的坐在一旁。

    “祖母,父亲。”她上前请过安,便坐到了属于她的位置上。

    “啪!”连母用力地一拍椅背,震怒,道,“他萧振海立下再多汗马功劳,也没有权力管我连家的家务事!萧氏乃天煞孤星之命,他却求皇上封其为平妻,这是什么意思?是公然羞辱我们连家吗?”

    连延庆冷哼,“仗着军功,便肆意妄为,他这次的手伸的未免长了一些,只是,今天是皇上开的口,儿子自然不能拒绝,只能谢恩。”

    连似月坐在一旁,静静地听连母和连延庆说着,始终没有插话。

    “再说那三丫头,她这没有这个命又偏偏有这个病的个性,封了县主,尾巴要翘上天了,迟早要出事的!到时候出了问题,还不是我们相府担着!萧振海这盘棋算的真是长远!”连母越说越气,一张脸涨的通红,“萧振海这么些年,都被你压着,现在终于扬眉吐气了,第一个便是想着法子在折腾我们家!”

    连延庆听着,脸色更加的差了。

    “月儿,你怎么看?”连母问一旁一直没说话的连似月。

    连似月道,“祖母,萧姨娘的平妻之位是皇上开了金口的,三妹的县主品级是皇上下了圣旨颁布的,我们万万不能在人前表达任何不满,若是传了出去,被人抓住把柄,到皇上面前参父亲一本,后果很严重的。

    “……”其实,连母何尝不知道这是皇上的决定,不能质疑,只是心中对萧家的人太有意见了,才会出口叱骂的。

    “我们不仅不能表现出不满,明日还要亲自去皇上那里谢恩才是。”连似月说道,她整个人显得比连母和连延庆还要冷静。

    “月儿言之有理,母亲,饶是再有不满,万万不可被人看出来,否则萧振海会将此事大做文章的。”连延庆赞同地点头,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