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二一章 萧郎有意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二二一章 萧郎有意

    “是,皇上。”太监总管冯德贵尖细着声音,道:

    “升萧振海萧国公舍妹仙敏为连相平妻,封连相三女连诗雅为三品县主。”

    什么?

    连延庆顿时一愣,脸上的表情顿时凝固了,对萧家的论功行赏却连他相府的姨娘和庶女都受到了惠泽。

    原来昨日萧振海连夜进宫面见太后是为此事啊,皇上自然不会管这等事,他便从太后那边入手。

    “连相,你意下如何?”皇帝望着连延庆,问道。

    这两道册封是今早临时追加的,原因是太后一早就亲自到了皇帝寝宫,说萧振海为朝廷立下汗马功劳,又荣升国公爷,一门富贵,可若唯一的嫡妹却在他人府中为妾,唯一的外甥女又是庶出,会让人看笑话的,不如为萧振海了却了这桩罕事。

    皇帝觉得言之有理,再说也不是什么太重要的事,便听从太后懿旨追加了这两道册封。

    连延庆双膝跪了下来,恭敬地匍匐于地,道,“微臣谢皇上恩典!”

    “哈哈哈……”周成帝大笑,那笑声响彻在金銮殿上,道,“文有延庆,武有振海,朕有你们两个,万事足矣。”

    “连相,往后咱们哥俩一心,其利断金!”萧振海的眼睛深深地望着连延庆,脸上是爽朗的笑容,那眼底的却更加深邃了。

    “国公爷客气了,微臣也愿为皇上赴汤蹈火,死而后已。”连延庆亦向皇帝表达衷心,那唇角流露狐狸一般的笑容。

    下朝后,萧振海萧河父子站在大殿中央,意气风发地接受着文武百官的祝贺,众人纷纷道:

    “恭喜国公爷,贺喜国公爷……”

    “恭喜小侯爷,贺喜小侯爷……”

    “哈哈哈……”萧振海的笑声气势如虹,萧河站在一旁,浑身都洋溢着年轻气盛的气息。

    而连延庆拉长了脸,匆匆步出了金銮殿,萧振海则假装没有看见。

    “九皇弟,你嗅到了吗?这金銮殿上好像有一股妖风弥漫,味道闻起来有些呛人。”八王凤烨和九王凤云峥站在远远的地方,两人同时望着那对得意的父子,凤烨开口,道。

    凤云峥脸上一副云淡风轻的笑容,淡淡地道,“八王兄在兵营里驻扎了一段时间,应该比弟弟更为清楚这气味才是。”

    “呵……”凤烨扬唇一笑,眼中却闪过一抹冷意,道,“连相府的姨娘和庶女都受到了惠泽,足见父皇对萧氏父子的重视了,只怕是月丫头的日子要难过了。”

    “萧将军劳苦功高,父皇为显示皇恩浩荡,大肆封赏萧姓之人,也无可厚非。”凤云峥的话让凤烨扭头看向他,道——

    “看来,过去令为兄错看的,不仅是四王兄,还有九皇弟啊。”如此深不可测,捉摸不透的凤云峥,以及他近来的行事作风,都令凤烨刮目相看。

    凤云峥脸上浮现一抹轻浅的笑意,道,“八王兄过奖。”

    另一边,凤千越望着萧振海父子,心道,可惜了,唯一的女儿,却是个没腿的瘸子,不然凭借他现在的势头,多少人想要与他攀上亲事,这可不比丞相府的嫡女差。

    想起连似月,凤千越的心里又感到一种近乎窒息的感觉,他听说了她勇救弟弟的事迹,曾想以探望连诀为名前往相府。

    但是,自从璇妃事件之后,他又连连失利,多年的苦心经营几乎功亏一篑,于是他闭门谢客,鲜少出行,尽量低调,以挽回在皇帝心目中的形象,所有又只能忍着不去想她!

    不过,他在静待时机,他凤千越绝不是轻易放弃的人,无论是江山,还是女人!

    朝廷内外,风起云涌,命运的车轮转动着,将每个人都拉入了一个巨大的漩涡中。

    在接受过群臣的拜贺后,萧振海和萧河两人也离开金銮殿准备下朝了,走到宫门口的时候,萧河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对萧振海说道,“父亲,我想起我还有些事要办,您先回家,我晚些时候再回去。”

    萧振海叮嘱了一遍,“深宫之中,切不可逗留太久。”

    “是,父亲!”

    待萧振海转身,他脸上便露出了微笑,然后大步往御花园的方向走去,一路上遇到了一些公主和宫女,人人都知道这英姿勃发的人就是小侯爷,新晋天宝大将军萧河,便都不由地多看了几眼——

    萧河的样貌虽谈不上百里挑一的英俊,但是他剑眉入鬓,凤眼生威,形貌潇洒,大约征战过沙场,生就了一副威风凛凛的模样。

    他一路到了御花园门口,站在那矮墙的外面——

    “哈哈,这小东西长的好快呀,知礼,知礼,你快去让她们拿些新鲜的叶子来喂给它吃,它好像又饿了。”

    “它好能吃呀?”

    “它会不会长到比本公主还高?”

    果不其然,他听到了一阵银铃般的笑声,虽然没有看到人,可是听到声音,他就知道是她了。

    他抬起头,往四处看了看,最后目光落在矮墙外一棵树上,他将长袍抓起在腰间打了个结,轻松地踩着树干一跃而上。

    然后惬意地斜躺在一根长长的树干上,双手抱拳枕在脑后,嘴里叼着一根细细的树枝,目光落在那个娇俏明艳的身影上——

    只见,那美丽的少女穿着一件交领柿蒂窠通袖襕短袄,下穿凤纹襕裙,梳着俏皮的双螺髻,她五官越发精致了,一双眼睛似黑曜石般闪闪发光,嘴唇好像树上饱满的樱桃,鲜艳欲滴,令人忍不住想要采撷一口。

    此刻,她正蹲在一只小鹿的面前,她的手轻轻地抚摸着小鹿的身子,眼中流露出赤诚的光芒,仿佛那头小鹿是她最珍视的。

    萧河的脸上不觉露出了笑容,一年未见,十一公主长大了很多,也长得更加美丽了。

    他伸手,从怀中掏出一个红绳的挂件,挂件上拴着的是一个纯金镂空的小小的扳指,看色泽已有些年岁了,他手指抚摸着,嘴里道:

    捻指环,相思见环重相忆。愿君永持玩,循环无终极。

    *

    西院。

    “你说什么?”萧姨娘猛地抓紧了甄嬷嬷的手,脸上全是欣喜若狂,她颤抖着声音,“你再说一变,你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一字一句地再给我说一遍!说啊!”

    “是,是。”甄嬷嬷也很激动,“皇上亲自下了旨,要求丞相晋升您为平妻,恭喜姨娘,哦不,是夫人,奴婢恭喜萧夫人。”

    萧姨娘回过神来,喜极而泣,双腿一曲,跪在地上,哭着道,“是哥哥心里有我,为我争取的,这些日子吃得苦总算没有白费,现在我终于可以扬眉吐气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