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二O章 论功行赏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二二o章 论功行赏

    她一听到这个声音,顿时浑身猛地一颤,抬头朝房门口看了过去,当她看到萧振海的身影时,立即落下泪来,喊道,“父亲,父亲,您总算回来了,柔儿好苦啊。”

    萧振海跨过门槛大步走了进去,萧柔则拄着拐杖一瘸一拐地走过来,当他看到女儿裙子下只剩一条腿,而另一边则空荡荡的时候,整个人都愣住了,内心受到了极大的震撼,脚步不禁往后一个踉跄,脸色一变。

    萧河突然见到没了一只腿的妹妹也愣住了!

    他们父子在兵营的时候早已听闻了萧柔腿被老虎吃了的事,但亲眼看到这种情形还是还是被震慑到了!

    萧柔这幅样子,明明就成了一个无用的残废人了!

    “哇……”萧柔失声痛哭,但是她走的太急了,猛地摔倒在地上,裙摆飘起,那条断腿硬生生撞入他们眼中,看起来十分骇人。

    萧振海回过神来,连忙上前将她从地上扶了起来,心疼地唤道——

    “柔儿,”

    萧夫人眼见这房中狼狈的一片,快步走了进来,问道,“柔儿,丫鬟怎么惹你生气了。”

    萧柔从萧振海的怀中抬起头来,哭着道,“这个贱婢,明明知道我只有一条腿,还拿两只鞋进来给我穿,分明就是在暗暗讽刺我只有一只脚!”

    “不,不是的,小姐,奴婢不是这个意思,奴婢……”

    “唰”的一声,萧振海二话不说,拔出腰间的闪着寒光的佩剑,猛地一把砍向这丫鬟的脖子。

    只听到噗的一声响,那丫鬟的人头从脖子上跌落,掉在了地上,滚到了萧山的脚边,吓得萧山捂住嘴巴,后退一步躲在了萧河的身后。

    这具没了脑袋的身子软软地落在地上,鲜血像是泉涌一样从脖子里面噗出来,外头的下人见了一具没有尸首分离的身子抬出去,个个吓得大气也不敢喘。

    “妹妹,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我和父亲知你的腿被老虎咬伤,却没有想到……”萧河看着萧柔的腿,一时之间实在无法想象,一年前活蹦乱跳的妹妹,再见之时怎么会变成这样。

    “都是因为连似月,这个贱人,是她把我害成这样的,父亲,你一定要帮我报仇,帮我杀死连似月!”

    萧柔一边哭,一边哽咽着将发生在狩猎场的事说了一边,重点放在了连似月如何引诱猛虎放进来咬了她上面——

    完了,又说道,“父亲,你不知道,连似月就像个妖魔鬼怪一样,就连皇上也被她蒙骗了过去,查了两天两夜,不但没把她的阴谋诡计给揪出来,反而还查出璇妃是前朝郡主,还牵涉出了好多人,连当年汝阳行宫的那些人都未能幸免。”

    “柔儿,你所说的?真是丞相府那个蠢笨的嫡女?”萧振海有些不敢置信。

    数年前,萧国府没落,他与妹妹萧仙敏寄人篱下,颠沛流离,后来他指使萧仙敏前去连府投奔容国府嫡女容雪,因为彼时容雪已是当时位居侍郎的连延庆的正妻。

    果然,萧仙敏不负他所愿,虏获了连延庆的心,虽屈居贵妾之位,但是不但得到了连延庆的宠爱,还将相府的老夫人哄的服服帖帖的,反而是正妻容氏被打压。

    他们还暗中图谋要将相府当家主母之位一步一步夺过来,让连诗雅取代连似月的位置,首先第一个利用的对象便是那个傻傻笨笨的连似月。

    他以为这一年里,萧姨娘一切都在按计划行事,谁知道从柔儿的叙说着,连似月完全不是印象中那个人了,像是脱胎换骨成了另外一个人。

    “而且,现在姑母在萧家也过得很难,她被从雅表姐的清泉院赶了出来,搬到相府的西院去了,天天被其他粗鲁的姨娘欺负,雅表姐的日子也很难过,现在相府早就在连似月的掌控之中了。”

    “有这等事?连延庆这是不给我萧某人面子啊。”萧振海流露出不满的情愫,冷冷地说道。

    “父亲,我的腿变成这样,你一定要为我报仇,绝不要放过连似月,我要她比我痛苦千倍万倍!”萧柔原本俏丽的脸看起来十分扭曲。

    萧振海那双老谋深算的眼睛慢慢地眯了起来,溢出一丝阴冷危险的气息——

    他堂堂大将军的女儿变成这幅模样,被人暗地里笑话,他决不能忍受。

    “老爷,饶是再咽不下这口气,也不能再去追究柔儿的腿被咬之事了。”一旁的萧夫人说道。

    “为什么?母亲!父亲堂堂大将军,为朝廷立下汗马功劳,难道还怕了一个小小的连似月不成。”萧柔不甘心地问。

    “此事和璇妃有牵扯,你和璇妃合谋的事若被查了出来,萧家也会被怀疑和璇妃有染,与璇妃有染就是与前朝余孽脱不了干系。到时候,饶是你们的父亲立下再多的汗马功劳,皇上都不会轻饶。

    这同时也是连似月那个丫头的高明之处,她早就知道我们不好拿此事大做文章,只能吃下这个哑巴亏。而我早就多次警告你,不要去招惹她,可你非是不听!”

    萧夫人一席话说的萧柔哑口无言。

    “那难道就这么算了吗?柔儿的腿怎么办?”萧山极度不甘心,道。

    “当然不能就这么算了,但是,不能明争,只能暗斗。”萧夫人沉思片刻,道。

    萧振海赞同地点头,道,“夫人言之有理,为柔儿报仇一事,不能明争,不能暗斗。首先,皇上已经认定此事是璇妃所为,若我将此事强行安在连家丫头的身上,要被人说居功自傲,不把皇上放在眼里;其次,若把报仇一事摆到台面上,别人要说我堂堂萧振海与一个黄毛丫头过不去,要被贻笑大方的。”

    “那怎么个暗斗法?”萧柔脸上挂着眼泪,问道。

    萧振海那双老谋深算的眼神慢慢显得深沉,淡淡地道,“黄口小儿,不足畏惧。”

    这天,萧振海连夜进宫,面见太后,在太后的面前跪了整整一个钟头,谁也不知道他到底说了些什么。

    第二天。

    金銮殿上,周成帝对大辽归来的三军将士均论功行赏,首当其冲的便是军功最大的萧家,其中——

    萧振海为忠武大将军,加封为国公爷,人称萧国公,萧国府匾额由皇帝敕造;

    萧河为天宝大将军,加封为侯爷,人称小侯爷;

    萧夫人吕喜为一品诰命夫人;

    萧柔则加封为和韵郡主;

    ……

    除此之外,其他将士也纷纷论功行赏,以示帝王皇恩浩荡。

    就在众人以为封赏已经完毕,准备向萧振海道贺的时候,皇帝突然说道,“除此之外,朕还有两个册封,冯德贵,你来宣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