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一三章 尽心照顾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二一三章 尽心照顾

    虽然还只是个小孩子,但是连诀的这一番话却打破了一丝冰冷僵硬的气氛,连曦顿时感觉轻松了许多。

    出嫁的女儿再回家,已是寄人篱下的日子,连曦便过的更加的谨慎,低调,尽量不给任何人添麻烦,不让任何人注意到。

    但是连诀这个孩子却经常来找她,和她说话,碰上中秋上元灯节这样的日子,要么就给她送月饼来,要么送灯笼,他每次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都那么开心,让她原本枯竭的人生多了一丝光明。

    因为此,相府开始有些些闲言闲语,认为这个寡妇姑奶奶在相府有企图,想利用嫡子连诀在府里有所图谋,她察觉后便自动疏远了连诀,他再送东西也都退了回去,久而久之,姑侄的关系便远了。

    过了一会,黄岑回来了,走到连曦面前道,“姑奶奶,粥已经在熬着了。”

    “嗯。”连曦吩咐道,“这些日子诀少爷的吃食由倾安院的小厨房负责,不要让假手于其他人,从小厨房端出去的每一样东西都要小心盯着,不能出问题。”

    “是。”黄岑应道。

    连延庆,连母,大夫人等匆匆到了相府门口,只见,一辆明黄宝顶的马车停在相府门口,散发着高贵神秘的气息,他们同时屏住了呼吸看着这马车。

    轿子的旁边,除了连天,绿枝等连府的人,还有一些侍卫军,连延庆愣了一下,从这些侍卫的衣着便可知来头不小,他便更加小心谨慎起来。

    绿枝走到马车前,将马车帘子掀开,道,“大小姐,到了。”

    只见,一个身穿着白色披风的女子,完完整整地从马车上走了下来——

    “月儿!”大夫人一看从轿子里走出来的人,顾不得什么,立刻朝她跑了过去,紧紧地握着她的双手,眼底含着热泪上上下下地打量着眼前的人,“是你,真的是你,我还以为……”

    “母亲,我回来了,我没事。”连似月看到大夫人脸上憔悴的神情,便知道自己消失的这段时间,她该有多着急。

    “月儿……”连母看到连似月,那悬在半空中的一颗心也终于放了下来,她喜形于色,道,“太好了,你回来了,真是老天保佑啊。”

    连延庆看到连似月那张熟悉的脸,也暗暗地吁了口气,道,“你总算是平安回来了。”

    连似月走到连母和连延庆的的面前,道,“月儿让祖母和父亲担心了。”

    “回来就好,回来比什么都好。”连一贯疏于在晚辈们面前流露情感的连母在激动过后也留下了两行热泪。

    “丞相大人。”这时候,拎着药箱的华太医走了过来,道,“卑职奉命前来,为连少爷诊治

    “丞相大人,大小姐人已送到,华太医也到了,卑职就告退,回去向九殿下禀报了。”这时候,一个一袭黑衣的侍卫走到连延庆的面前,双手抱拳,躬身,道。

    连延庆一看,才发现此人竟是如今皇上面前的大红人九殿下的第一近身侍卫夜风,他眼中流露出疑惑:

    “九殿下……”

    “父亲,女儿此次脱险幸得九殿下出手相助。”连似月在一旁解释道。

    “竟有此事?”连似月被九殿下所救,还是被九殿下的贴身护卫送回来的,连延庆有些不敢置信,他又突然响起,在狩猎的时候连似月的马受了惊也是九殿下将她救回来的——

    难道……

    “九殿下今日刚从南城回京都,前去宫里给皇后娘娘和贵妃娘娘请安后,在回府的路上听闻丞相嫡子嫡女的事迹,便对末将说,丞相尚在宫中,返回通知恐怕会耽搁时间,便派末将率领府中侍卫前去援助,如今将大小姐平安送回,并且得知连少爷重病特意请来了华太医,也算是九殿下对丞相的一番心意了。”夜风仿佛看出了连延庆的心思似的,说道。

    连似月在旁不语,将凤云峥出手相助一事说成是看在连延庆的面子上才去做的,这是她和凤云峥达成一致的想法——

    一则是暂时不暴露他们的盟友关系,以便于凤云峥在宫中调查连诀被刺杀之事;二则这样也算连延庆签下九殿下一份人情,未来对凤云峥必定有多用处。

    “原来如此!”连延庆忙道,“请夜将军转告九殿下,改日微臣一定登门致谢。”

    “卑职告退。。”夜风躬身,然后跨上他的马,领着一众侍卫策马离去。

    ……

    天已经微微亮了,连诀昏迷了一整个晚上,仍旧没有醒来的迹象,文华院的丫鬟们显得手足无措,想到平日里明朗如朝阳的少爷如今生死未卜地躺在床上,都不禁悲从中来,落下眼泪。

    “吱呀”一声,这时候,连诀的房门开来,只见大小姐连似月出现在了门口,众人连忙唤道,“大小姐。”

    “大小姐,怎么办?少爷一直没有醒,大夫说中了毒,如果一直不醒的话,就会……”青黛说着,眼睛里泛出泪光,降香也在一旁落泪。

    “诀儿一定会醒过来的。”连似月坐在连诀的床榻前望着连诀那张如画的容颜,口气十分坚定地说道。

    紧接着,华太医走了进来,开始给诊脉,再用银针挑出暗色的血液细细地观察。

    “怎么样?华太医?”连延庆在一旁问道。

    华太医目光里有一丝沉重,道,“连少爷所中的毒来苗疆,此毒名为天溃散。”

    “苗疆?”连似月目光中流露出一抹深思,难怪陆大夫一时看不出来,

    华太医继续说道,“中此毒药,数个时辰后身体会起串串水泡,不抓自破,浑身斑斑点点,时日一九,便会溃成一片,在苗疆素有‘沾上人身,见风立溃,直到皮尽见肉、肉尽见骨、一身溃烂而死’的说法。”

    连似月眸光微闪,拿起连诀的手,将衣袖捋起,一看,果真,他的手臂上出现了一点点的红,有要起泡的迹象。

    “好损的阴招!”连似月眸中溢出一丝冷意,用这种毒的人暗暗地留了一手,如果出现意外没有将连诀一招杀死,这个毒若得不到最及时的治疗,连诀也会数日痛苦而死!

    “好在大小姐为连少爷争取了时间,再晚一个时辰,这毒性便会侵入血液和骨髓,就算是华佗在世也无力回天了。

    但是现在用药还来的及,连诀少爷不会有生命危险,丞相大人和老夫人且都安心吧……”华太医的话让连延庆和连母,大夫人等都暗自松了口气。

    连延庆看向连似月,心里感到庆幸的同时,脸上出现了一抹动容,第一次由衷地对这个女儿说道,“月儿,这次多亏了你,辛苦你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