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一二章 知情之人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二一二章 知情之人

    连延庆听了绿枝说的话,心里顿时受到了极大的震撼,他万万没有想到,他的这个女儿会为了保全弟弟而至自己的安危于不顾。

    “月儿竟如此深明大义,实乃我连家之万幸啊!”连母深深地叹了口气,握紧了手中的权杖,脸上露出一抹悲痛又欣慰的神色。

    “……”大夫人失声痛哭,双膝一曲,跪在地上,“月儿,我的月儿啊,老天爷求你开恩,保我月儿一条命吧。”

    此情此景,实在令人动容。

    “绿枝,你熟知路途,我命你即刻率领府中护卫,前去与刘福将军汇合,不管如何,也要将大小姐带回来。”这时候,连延庆将腰间令牌交予绿枝,郑重地吩咐道。

    “是。”绿枝双手从连延庆手中接过令牌,立即转身出发了。

    “绿枝……”这时候,连母喊道,绿枝停下了脚步——

    “老夫人。”

    “不管大小姐是不是完好,都要堂堂正正,光明正大地带回来。”连母吩咐道,语气显得几分沉重。

    “是!”绿枝再度转身离去。

    ……

    不远的走廊上,萧姨娘和连诗雅脸上同时露出了舒心的笑意,连诗雅简直抑制不住要跳起来——

    “娘,你听到了吗?连似月这次是自己找死啊。”

    “呵呵,不但她会死,连诀也活不了,你听到那个贱婢说的吗?被剑砍伤,还中了毒,流了浑身的血,这就算是皇帝的儿子也活不下来了。”萧姨娘突然觉得这些日子以来所受的委屈都不算什么了。

    “娘,恶人自有天收,这回,老天爷替我们惩罚他们姐弟了,我真希望连诀再也醒不来,希望他们快点将连似月的尸体搬回来!”连诗雅那双美眸中已经极尽癫狂之态,说话的时候,眼中闪烁着阴气。

    文华院。

    连诀浑身是血的躺在床榻上,他那张如画的脸上全是血,眼睛紧紧闭着,一副奄奄一息的模样,匆匆赶来的陆大夫坐在榻前为他诊脉。

    连延庆,连母,大夫人等人围在床前,个个绷紧了一颗心等待着。

    陆大夫先将连诀身上的血衣脱了,衣服一脱,便看到那接近心脏的位置和肩膀上一共有两处深深的剑伤,那流出来的血不是鲜红色的,而是暗红色的,看着触目惊心。

    连母和大夫人一见连诀身上这剑伤,吓得快要喘不过气来,心疼极了。

    “陆大夫,怎么样?”连延庆眼见陆大夫放下了连诀的手,便急迫地问道。

    “大人……”陆大夫脸上露出一丝难色,道,“恕老朽无能,一下竟看不出少爷所中为何毒,只能先治了刀伤,止住血。”

    “什么……竟看不出所中的毒?”连延庆大惊,心头一震,看来,来人是要将他的儿子置于死地!

    为什么?下毒手的人究竟是谁?

    “那……那诀儿会不会……会不会……”大夫人颤抖着声音问道。

    “不会!不许胡说!谁也不许说那个字!””连母不等大夫人将那个吓人的字眼说出口,就立即训斥道,“我的乖乖孙儿福大命大,一定会没事的,陆大夫,你先止血,延庆,你再去找,把最好的大夫通通找来,不计一切代价也要救活诀儿,这是我们相府唯一的嫡子!”

    “母亲,我这就派人去找大夫。”连延庆立即转身出了文华院,他步履匆匆,

    陆大夫先将连诀身上的伤口清洗干净了,涂上了止血的药,将伤口包扎好了,再开了几贴药嘱托丫鬟去煎了,以作暂时服用。

    连诀因为中了不明的毒陷入了深度昏迷之中,紧闭着眼睛,躺在床上,新换上的白色亵衣将那张因失血过多的脸衬的更加苍白,仿佛会随时离他们而去一样。

    连母坐在榻前,将他的手,握在手里,轻轻摸着,道,“我的乖乖孙儿,你要撑住啊,也不枉你那深明大义的姐姐对你的一番心意了。”

    大夫人在旁听了,又被引出眼泪来,道,“是我对不起月儿,都是我对不起月儿……”

    “夫人!”周嬷嬷见状,连忙上前握紧了她的手,暗暗用了个力,生怕大夫人一时情难自禁,将真相说出来。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文华院灯火通明,静寂一片,无人入睡,大夫们每隔半个时辰就检查一遍,所有的人都在一边等着连似月的消息,一边等着连诀是否能醒来。

    连母也一直没有离去,坐在连诀房间外的酸梨木椅上,手里捻着佛珠,连延庆坐在她的对面,一直到了下半夜。

    大夫人则和周嬷嬷一直守在连诀的榻前,其余的丫鬟婆子们则全都守在屋子外面。

    宋嬷嬷走了过来,道,“老夫人,您先回去歇着吧,少爷要是醒了就让人马上通知,您近来身子本就不好,不能熬出病来啊。”

    连母睁开眼睛,往连诀的房间看了眼,道,“也罢,我先回倾安院歇会眼。”

    “大,大,大小姐回来了,大小姐回来了!”连母刚站起身,便听到一阵欣喜若狂的声音,然后便见那守门的护卫匆匆跑了进来。

    连延庆猛地站了起来,急切地问道,“你可亲眼看见了?”

    大夫人听到这消息也跌跌撞撞从房间跑了出来,“我是不是听错了,是月儿回来了吗?”

    “是的,老爷,夫人,大小姐坐车马车回来了!”

    “快,去看看!曦儿,你留下照顾诀儿。”连母急急忙忙说道。

    一行人便匆匆地往府邸门口走去,每个人脸上的神情既是焦急又是期待!

    连诀的房间里,连曦在连诀的面前坐了下来,接过黄岑手中的帕子,倾身替连诀擦去额头上沁出的汗液,她的脑海中却不由地浮现数年前大夫人生产第二胎时候的一些情形来。

    “黄岑,你们几个去给诀少爷熬点清淡的粥吧,要是醒了,就能喝上了。”

    “是,姑奶奶。”

    几个丫鬟关上门出去了,房中只剩下连曦陪在连诀的面前,她望着连诀的脸,喃喃地轻声说道:

    “诀儿,不管你是谁,都快些好起来吧,你是个好孩子,那么单纯,那么美好,你也许不知道,当年你无意间一句话,却让姑姑心里感到很温暖……”

    连曦在府里,向来话少如隐形人,但此刻却对着连诀说了一番话。

    她脑海中想起数年前,她夫婿过世,连母不忍她留在夫家守寡,于是力排众议将她接回府来.

    但毕竟是嫁出去的女儿,又是死了丈夫回来的,刚回来那天,这府里的人看她脸色总有些异样。

    只有小连诀,蹦蹦跳跳地走到她的面前来,当着所有人的面拉着她的手,仰起头,说,“曦姑姑,这里就是你的家,你回来了真是太好了,诀儿喜欢曦姑姑,以后诀儿要陪曦姑姑玩,还给曦姑姑拿我最爱吃的冰糖肘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