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一一章 少爷重要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二一一章 少爷重要

    “不!”大夫人又猛地站了起来,急的在房间里走来走去,道,“有人知道!你忘了吗?下雨的那个晚上,有个人影从我的窗户下抛开,那个人一定听到了我们的谈话,而且,而且那个人就躲在相府的某个地方,说不定现在正紧紧地盯着我们!”

    “这……”周嬷嬷的脸也一阵煞白,腿脚一软,瘫坐在地上。。

    *

    “老爷,老爷!”连延庆正紧皱着眉头往书房里,身后传来一阵喊声,他回头,一看到萧姨娘的脸,顿时脸色极为不善,冷声问道,“你不在西院好好呆着,跑到这里来干什么,还嫌不够乱吗?”

    看到这个“天煞孤星”,他心里感到非常烦躁,甚至认为这事是她带来的祸患。

    过去,连延庆何曾这么对她说过话?她真是不甘心,不过此刻,却也不是介意这些的时候,她刚才躲在暗处看老夫人和大少人着急的样子可是看的很爽!

    她定了定神,走了过去,道,“老爷,少爷的事我已经听说了。”

    连延庆抿唇不语!

    萧姨娘靠近了连延庆一点,道,“老爷可曾想过,兴许是大小姐在外面得罪了什么人,才把祸事引到少爷的身上来?”

    萧姨娘已经想好了,不知道连似月这次会不会死,如果没死,就给她安一个“祸及嫡子”的罪名,若事情变成因为连似月,连诀才被人绑走,那连似月就麻烦了。

    在连延庆的心目中,嫡子和嫡女比起来,自然是嫡子更加重要,所以连延庆可能会责怪连似月,却永远会将连诀放在保护的第一位。

    “你休得胡言乱语,月儿好好的,怎么会得罪什么人?”连延庆皱紧眉头,看着萧姨娘道,“这个时候把你那套栽赃嫁祸的把戏收起来。”

    萧姨娘一怔,连延庆什么时候开始这么向着连似月了?

    应该是莫安说她的“极贵之命”的那时候起吧!萧姨娘在心底冷笑了一声,嘴里道,“老爷,妾身绝没有栽赃嫁祸的想法,只是想老爷从中去找找线索,找到绑走少爷的人。”

    连延庆慢慢微眯起眸子,开始思索萧姨娘提出的疑问。

    萧姨娘见连延庆的神色有了些微变化,便继续说道,“老爷,您仔细想想,咱们大小姐可是个刚烈的,平常遇事从不肯低头,从尧城苏家到这次狩猎之事,可事事与大小姐脱不了干系呀。”

    连延庆听着,本沉默不语,却突然呵斥道,“若说尧城苏家是你搞的鬼,若说秋季狩猎,断腿的是你萧家的女儿,按你的意思是萧家派人来绑走诀儿的了!”

    “不,妾身,妾身不是这个意思,我……”萧姨娘一愣,没想到连延庆会这么说。

    “好了!不要再说了,回你的西院去!月儿是极贵之人,只会带来福气,不会带来祸患”连延庆呵斥道,然后转身匆匆离去,眉头紧皱了起来。

    萧姨娘被训斥了一顿,站在原地,颜面尽失。

    “娘,娘……”这时候,连诗雅急匆匆地跑了过来,紧紧握住萧姨娘的手,眼中闪烁着兴奋的光芒,问道,“是真的吗?连诀被抓走了,连似月走了?”

    “嘘!”萧姨娘连忙用手指堵住了她的嘴巴,道,“小声点,小心别让人听见了!”

    连诗雅用力地掰开萧姨娘的手,声音低了些,但仍旧藏不住眼底的激动之情,道,“这么说,是真的了?”

    “……”萧姨娘点头。

    “太好了,我们现在就静静等待着连似月被杀掉的消息,希望她回来的时候死无全尸!”连诗雅眼底迸发出一丝彻骨的寒意。

    “但愿如此。”萧姨娘紧紧握住了拳头。

    “只要她死了,最手瞩目的那个人就又是我了!我要穿我最漂亮最华贵的衣裳。”连诗雅现在还是听萧姨娘的话,穿着很素雅的衣裳,头上的头饰也不会超过两件,手腕上光光的,什么都没有。

    “那恐怕不行。”萧姨娘摇了摇头。

    “为什么?”

    “因为连似月死了,我们都不能穿的太鲜艳了呀。”萧姨娘脸上露出冷笑,生夜莺般婉转的声音听起来却觉得瘆人。

    连诗雅一愣,转而笑起来,“娘说得对,她死的话,我穿白衫戴白花一个月我都愿意。”

    *

    时间流逝地格外慢,整个相府的空气仿佛凝固了一般。

    老夫人还在烧香拜佛,大夫人也在念经抄经,连延庆则一直在书房,时而背手而立,时而来回踱步。

    清泉院和西院的那两位看好戏地,也毫无睡意,都在等待着。

    整个府邸内,灯火通明。

    到了子时,门外突然有了动静,只听见守门的护卫大声喊着跑了进来——

    “少爷回来了!少爷回来了!”

    什么?

    顿时,几个院子里,书房里的人纷纷跑了出来,大夫人跑出来的时候脚下还滑了一脚,幸亏周嬷嬷演技手快扶住了。

    众人急急忙忙跑到了前院,只见,那侍女绿枝弯着腰将连诀背在背上,匆匆走了进来,她也是一脸的血迹,身上的衣裳也破了。

    连诀紧闭着双眼趴在她的身上,他浑身是血,一眼看过去,就像一个血人一般!当老夫人和大夫人见到这样的连诀,顿时差点双双晕倒了过去!连延庆眼见这情形,也倒退了两步,眼前一阵发黑。

    “少爷被剑所伤,剑上有毒!”绿枝紧声说道,心脏砰砰地跳着。

    “快,把诀儿送回文华院,快叫陆大夫!”连延庆急忙吩咐道,他颤抖的声音泄露了此时内心的恐惧!

    连诀是他的嫡子,也是唯一的儿子!他看他看的比任何其他人都重要。

    “诀儿,我的诀儿!”大夫人眼见连诀伤的这么重,仿佛快就要死掉一般,顿时哪里还记得他身世的事,只觉得那就是她身上掉下来的肉,心痛如绞。

    “阿弥陀佛!我的乖乖孙,我的乖乖孙这是怎么了?陆大夫,陆大夫快来!”老夫人脚下直打踉跄,眼见连诀伤成这样,急的落下眼泪来。

    绿枝背着她匆匆往文华院走去,一群人全都跟了上去——

    “姐,姐姐……”连诀的嘴里,却依旧念着喊了一路的名字。

    老夫人突然猛地想起来,立即站住了脚步,问道,“月儿,月儿,月儿呢?怎么不见月儿?”

    绿枝听了,脸上的神情出现了一丝动容,声音有些颤抖,道,“大小姐她……为了让少爷活下来,命令奴婢先带少爷走,自己一个人……穿着少爷的披风跑出去将黑衣人引开,她说无论如何要保住少爷的命,少爷……才是最重要的人,她……她没关系。”

    “什么……”大夫人只觉得眼前一黑,手里的帕子掉在地上,眼泪从眼眶滑落,心痛如绞。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