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O九章 彼岸之花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二o九章 彼岸之花

    “杀我?”连似月冷哼一声,“以为你们的身份就没人知道了吗?”她笃定的目光冷冷地望着那为首的黑衣人,道。

    “……”那黑衣人眼眸一闪,握着长剑的手一紧,“什么意思?”

    连似月的冷眸中凝聚着一丝森冷,看着他,道,“你自以为伪装的很好,可惜,你的鞋底已经出卖了你。”

    他一怔,立即低头。

    “鞋底印有飞鱼印鞋靴的只有宫中正六品以上的侍卫才能穿,除了皇上,还有皇后娘娘,以及贤良淑德四妃能调动你们,皇上尚且不会用你小小六品昭信校尉来刺杀一个孩子,淑妃娘娘乃我姑母,亦不会动诛杀之心。

    很不幸,这个细节我已经告知我的侍女了,她很快就会将此事禀报我父亲——一朝丞相连延庆,我父亲上报皇上,究竟是谁在幕后指使很快就能查清楚,你杀与我不杀我都逃不掉,只不过,丞相一子一女一夜之间全部被杀,此事必定震惊朝野,不知道你擅自做主杀了我,你主子会不会怪你自作主张要你性命呢。”

    一般的人根本就不会注意到这样的细节,就算注意到了,也分辨不出这鞋底和普通人有什么不同。但是,谁让她连似月前一世做过皇后呢,对宫中侍卫的衣着特点和品级可是一清二楚。

    那人也万万没有想到,一个少女年纪的人,居然在这暗夜中也将他们观察的这么仔细,连这小到不能再小的细节都注意到了,而且对他的品级也了解地这么清楚。

    在那一刻,他犹豫了!

    原本,他奉命秘密诛杀连诀,可是连诀说了句让他震惊的话,最终他决定留他一条性命,汇报了主子再做定夺,可现在,事情已经闹大,诛杀连诀也不再是秘密,若再杀了丞相的女儿——

    那事情就不可收拾了,到时候上头那位自保都难,更加保不了他了,他没有必要搭上自己的性命。

    “把她绑起来!”他们已经暴露了身份,现在刺杀行动已经失败了,现在唯有尽快找到连诀,一起捆了交给上头发落!

    从马上跳下来两个黑衣人,要将连似月捆了起来。

    “别碰我!我自己来。”谁知,她却冷冷地呵斥道,那目光中散发的威严之气,竟令这两个大男人在那一刻也不由自主地后退了两步。

    她将绳子从他们的手里拿了过来,,然后当着他们的面,用绳子将自己的双手捆好,再借助嘴巴给绳子打了个结,冷漠中带着讽刺地道:

    “好了!还要绑一条吗?”

    “走!追!”那为首的人不禁多看了连似月一眼,如此冷静镇定的人还真是少见,男子也未必有这样的气魄。

    他们绑了连似月,准备再去追连诀!连似月手里绳子的另一头被牵在一个负责看管她的黑衣人的手里,被迫跟着往前走。

    走了一段路,突然,她趁人不备之际,朝前面那匹马跑了过去,将藏在双手之间的短剑高高举起,狠狠一把马的臀部刺了过去,再猛地一拔出来,然后整个人重重地摔倒在地上。

    “嗷!”顿时,那匹马疼的扬起高高的马蹄,仰天发出刺破苍穹的嘶叫,后蹄一阵猛烈地踢打,身子摇晃。

    顿时,周围的几匹马也跟着受了惊,狂躁起来,纷纷狂乱地踢打着,哪里还会乖乖听话往前跑,这些黑衣人纷纷从马上摔了下来,

    “上当了!稳住!”那为首的黑衣人用力地夹紧胯下的马,大声喊道。

    “砍了她!”一个黑衣人被惹火了,他举起手中的剑用力朝连似月的手臂砍过去,不杀她,砍她一只手臂总是可以的!

    “……”连似月眼眸一凝,紧紧咬着下唇,双手高高举起手中的短剑!

    “唰”这时候,她突然听到一个仿佛从天而降的声音,然后就见这拿剑的黑衣人,猛地立直了身子,眼睛瞪圆了,然后,便听到噗噗的声音,只见一柱血水像喷泉一样从他的脑袋顶喷出来,喷到了半空中,然后听到咔嚓一声,他的脑袋像一颗球一样滚落在地上,死的如此利落,毫不拖泥带水。

    躺坐在地上连似月顿时愣了,瞪大了眼睛——

    一切发生的太快了!这些黑衣人顿时被眼前可怕的情形惊骇到了,纷纷回头,四处看去。

    “谁?”为首的黑衣人喊道,不由自主地握紧了手中的剑,那恐惧的感觉攫住了他的喉咙。

    “包围起来!”恰在此时,只听到一个冰冷威严的声音仿佛来自地狱,同时大批精锐之师如同天兵天将降临,迅速地将所有的黑衣人包围在中间——

    只听到一阵“唰”的声音,所有的将士同时拔出那扇着寒光的宝剑,对准了这些黑衣人,个个眼中闪烁着精英的光芒。

    再“唰”的一声响,这队伍迅速而利落地分成了两列——

    顿时,时间一名高高坐于马背上的男子出现在众人的视野中,他仿佛从天而降的天神,一袭银袍,纤尘不染。那袍子边的蟒纹在空中高高飘起,散发着迫人的气势,腰间的明黄色玉带,则在黑暗中闪烁着奇异的光彩。

    他淡淡地看了眼前面的黑衣人,那些人便不由自主地后退了几步,握着刀剑的手紧了紧,背脊升起了一股凉意。

    那为首的黑衣人自然认出了来者是谁,此便是如今名满天下,气势极盛的九王凤云峥!

    只是,他再也不是那个温润如玉的恒亲王,而是狠厉决绝的凤云峥!

    他怎么回来?

    “杀。”他冷漠着一张俊美脸,轻启唇瓣,面无表情地缓缓吐出一个字。

    只这一个字,却蕴含着一股无坚不摧的力量!

    “是!”顿时声音响彻山林,惊飞了树上的飞鸟。

    “杀!!”夜风率先朝那为首的黑衣人攻了上去,只见,一时之间,鲜血四溅。

    在这刀光剑影中,凤云峥紧看着那摔在在地上的人,穿过打斗的众人,面不改色地一步一步朝她走了过去——

    那些人,全然碰不到他!四溅的鲜血也没有落到他的袍子上。

    他只心无旁骛,一心一意地向她走过去!

    连似月目不转睛地看着他,他长身玉立,那面容既有着春花秋月的多情,又有着高山深海的凌厉,眉间的风华,在不知不觉中,惊艳了人间。

    在看见他的那一刻,她的内心是喜悦的,一颗悬在半空的心终于踏踏实实地放了下来。

    重生一世,她从来只靠自己,不希冀于任何人,可是却独独对他有种莫名的信任。

    她的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在这血腥的暗夜中,如同盛放的彼岸之花,美的惊心动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