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O八章 把她杀了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二o八章 把她杀了

    “不,不要管我了,姐姐,你快走,我……”连诀看到越来越多的黑衣人围剿过来,知道他们现在恐怕是凶多吉少,“绿枝,连天,护好我姐姐……快,快走……”说着,他伸手要将连似月推开。

    “不,连诀!无论如何,我都不会丢下你,要生一起生,要死一起死!”连似月将连诀抱的更紧,坚定地说道。

    “少爷,我们专为救你而来,绝不会丢下你苟且的,你放心大小姐不会有事的。”连天说道,他在相府近二十年,见惯了各人为了自己的利益勾心斗角,像大小姐和少爷这么生死相依的感觉还是头一次见到!

    “连天!保重!”连似月挽着连诀的手,对连天说道,再开始撤离。

    “是,大小姐!”连天率领余下众人以全身之力迎上前,又是一阵刀光剑影,鲜血四溅。

    “他们跑了,快追!”为首的黑衣人一边与连天周旋,一边往连似月和连诀逃走的方向移动。

    连似月紧紧搂着连诀,用自己的身体支撑着他,在冷眉的掩护下跑向那边的马。

    “快上去!”冷眉和连似月托起连诀的身体,将他推到马上横趴着,然后连似月也上了马——

    “唰!”同时,一道剑气猛地朝冷眉劈过来,冷眉冷眸一凝,抬脚一踢马肚子,那马便扬起马蹄跑了起来,但同时那剑也砍中了她的肩膀,空气中传来一阵浓烈的血腥味。

    马,飞快地向黑暗的深处飞奔而去,连似月目光如炬,冷凝着脸,深深地注视着前方——

    连诀受伤太重,她现在要争分夺秒。

    连天在用尽全力拖延时间,给他们离开的机会。

    眼看着人一个一个地死去,倒下,鲜血喷薄而出,连似月握着连诀的手开始变得僵硬,体内的血液仿佛注入了冰雪,冷的她浑身发抖。

    终于,后面的声音越来越远了,冷眉的马追上了他们——

    而连似月突然察觉马背上的连诀很不对劲,她大声喊道:“冷眉,连诀在发抖!”

    冷眉回头看了一眼,道,“大小姐,我们先停下来到旁边看看。”

    “吁……”

    两匹马先后停了下来,两个人合力将连诀从马背上扶了下来,在一旁的树背后坐了下来——

    连诀所受的伤比连似月想象的还要严重,如画面容,苍白如雪,嘴唇没有一丝颜色,平日里灿若星辰的眸子紧闭着,那伤口流出的鲜血渐渐变成了暗红色。

    “糟糕,大小姐,少爷这是……中毒了!”

    连似月低头一看,她的心一惊,对方的武器有毒!

    他们要置连诀于死地!

    到底是谁?连似月的眼中迸发出冷意。

    “姐姐……”连诀睁开眼睛来,虚弱地唤道,问的第一句话便是,“你没事吧,有没有受伤?冷眉,如果只能救一个的时候,要救姐姐,这是我的命令,你听到了吗?”

    “少爷……”就连冷眉也为连诀的这一番赤城而感到动容。

    他自己身受重伤,却心心念念着她的安危,唯一的保护者也要让给她,她曾经遭受了人世间最惨痛的背叛,她的世界一片灰暗,她的人生除了千方百计的复仇,再没有任何其他。

    而连诀,像是她灰暗人生中唯一的那一抹光亮,照亮了她重生后的人生。

    “姐姐……”连诀抬起手,抚着她的脸颊,道,“不要害怕,我有点累了。”

    他的脸色越来越苍白,很想努力地睁开眼睛,却抵不住那一阵困意袭来。

    “连诀!”连似月脸上露出微笑,像是什么事都没有发生是的,握着他苍白而细瘦的手,说,“没事,放心吧,我已经想到好办法逃脱了,你不要睡过去了,一定要坚持,否则,姐姐一个人会很孤单的,我还要你陪着。”

    连诀听到了连似月的话,他很想点头但是却没有力气了。

    “抓住他!”身后,隐隐传来追兵的声音,他们穷追不舍,他们难得逃脱了!

    连似月将连诀放下,站了起来,她眼睛望着前方的一片黑暗,那黑暗中好像什么都看不见,但是又隐隐约约可见一丝光亮,眼中闪过一抹破釜沉舟般的勇气。

    “大小姐……”冷眉唤道。

    “冷眉,诀儿中了毒,不能再拖了,现在,我命令你,无论如何,要他回相府。”连似月下了命令。

    “大小姐,那……您呢。”连天似乎理解到了连似月的意图,紧声问道。

    “我刚才已经想明白了,他们要杀的人是连诀,不是我,我留下来,不会有生命危险的。”

    “可是……”

    “就这么决定了!等一下我用调虎离山计引开那几个人,而连诀……就拜托你了,无论如何,让他活着,明白吗?”她的连诀,前一世死的那么惨,可是一直念着她,记着她,而她……没能对他伸出那一只手,所以,这一世,不会了,不会再发生了。

    “大小姐,不行!”她的使命是保护连似月,而不是其他的人。

    “冷眉,你若把我当主子,你就要听我的话!”连似月目光坚毅地看着冷眉!

    连似月再看了连诀一眼,将自己身上的大氅脱了下来,再将连诀的披风取了下来,带在自己的身上,手上紧握着连诀给她的那一柄初月。

    黑暗中。

    蒙面黑衣人仿佛狼狗,用他们灵敏的鼻子嗅着哪怕是一丝气息。

    “啊……”突然,某处发出一声轻微的叫声,他们立即转身,只见,黑暗中,一个影子正迅速地逃跑。

    “追!”其中一个黑衣人沉声下令。

    连似月冷凝着一张脸,紧紧抿一张薄唇,飞快地跑着,手里握着一柄短剑,她没有一丝慌乱地感觉,一张脸始终面无表情,眼睛望着前方,用她最快地速度跑着。

    她心底只有一个念头,要让冷眉有足够的时间带连诀离开。

    骏马在夜色下急速地奔驰,少年脸色苍白如雪,横躺在马背上,冷眉低头望了望马背上的连诀,沉声道:

    “少爷,你一定要坚持住,否则,辜负了大小姐的一片心意。”

    连诀迷迷糊糊中似乎感应到了什么,嘴里喃喃地呼唤着,“姐姐,姐姐……”

    踢踏踢踏……

    “站住!”一声吼,蒙面人已经到了她的跟前,而她身上的披风随即从身上掉落,月色下,她那一张冷清如天山雪莲脸出现在在众人眼前,冷血的令人不禁发了个颤。

    世间,怎么会有这么冰冷的女子。

    “糟糕,上当了!”他们发现了此人不是他们要找的。

    连似月的目光徐徐扫过他们,其实在敏锐地找着他们身上可以找的任何痕迹。

    “杀了她!”为首的人命令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