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O六章 争分夺秒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二o六章 争分夺秒

    “铮儿,你是不是已经有心上人了。”良贵妃看着凤云峥的眼睛,她发现她这儿子与以往相比,不知不觉大有不同了。

    凤云峥顿了下,点头,道,“是。”

    良贵妃顿时拧紧了帕子,倾身,问道,“是谁家的女儿?”

    看出自己良贵妃的紧张,凤云峥笑了,便安慰道,“母妃,你放心,儿臣喜欢的人你也会满意的。”

    “铮儿,母妃并非怕你喜欢卑微女子,只怕那样的人与你在一起,以你的身份,你再如何保护,她也会受伤痛苦,若喜欢的真是这样的人,就放了人家吧。”良贵妃叹了口气,道。

    儿子的身份不寻常,自然喜欢不了寻常的人。

    “儿臣明白,母妃放心,她不是卑微懦弱之人。”凤云峥岂会不理解良贵妃的担忧,前有狼,后有虎,现在这宫里多少人上上下下在看着他,他身边若多个那样的人,只怕会被啃的连骨头都不剩。

    “什么时候把人带来给母妃看看吧,你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见你在我面前说起一个女子。”那丝温柔缱绻,也是过去从未见过的。

    凤云峥望着良贵妃,道,“母妃,儿臣要身边之人一世无忧,免受伤害,恰当的时候,儿臣会领她与母妃见面的。”

    良贵妃放下心来,道,“那母后存着的那些珍宝玉器,就有人可以送了,但愿你能早些领她来见我。

    又与母妃说了几句,凤云峥才起身准备离开。

    “殿下,皇后娘娘有请。”然而,他才走出临华宫,便见那长春宫的雪丽领了人在那里等候,当凤云峥第一只脚迈进皇宫的时候,皇后就知道他回京了。

    凤云峥脸上笑容如沐春风,眼中却冷若冰霜,皇后盯的越来越紧了,他道,“本王这就去。”

    随雪丽到了长春宫,还未进去,便听到一阵优雅的曲调,抚的是一首《高山流水》。

    皇后坐在凤椅上,微微点着头,脸上露出了如痴如醉的表情,正坐在殿中央抚琴的女子,穿着一件桃红色宝相花缠枝银丝纹褙子,里面是月华色纱缎小竖领中衣,衣襟处绣着精致的梅花图案,下头则一条长裙,裙摆的银线纹样熠熠生辉,那青葱白的十指在琴弦上行云流水般划过,肌肤莹亮如雪。

    凤云峥走进来的时候,那曲子刚好戛然而止,却有余音绕梁三日不绝之效。

    “云峥来了。”皇后见到凤云峥脸上便露出了笑容,那弹琴的女子转过身来,见到凤云峥,顿时有片刻的失神——

    他有着一张俊美如画的脸,淡雅如雾的眸光里闪烁着星辰,一袭明黄色蟒袍裹身,显得风姿奇秀,神韵不凡。

    她曾经数次远远见过九殿下,只知他样貌超然,却不知竟如此精致完美,风华绝代。

    直到凤云峥向皇后请安,她才猛然间回过神来,红了脸。

    “这是梁国公的嫡女汝南,国公夫人前来宫中面圣,本宫见了汝南,实在喜欢,便留在宫里用了晚膳再走。”

    梁汝南躬身,姿态柔美,道,“见过九殿下。”

    凤云峥淡淡点了点头,“平身吧。”

    “你来的正好,汝南与你母妃一样,喜好诗词歌赋,还出过诗集,京中人人称道,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女秀才,刚才还现场做了一首呢,本宫读来韵味留长,再三回味,你来看看。”

    说着,两个宫女便将梁汝南所作的诗歌拿了过来,只见上面写着——

    风入松

    听风听雨到天明/愁草瘗花铭;楼前绿暗分携路/一丝柳/一寸柔情;料峭春寒中酒/交加晓梦啼莺。

    由梁汝南莺声燕语般的声音娓娓读来,又更增添的一丝韵味。

    只是,她在读的时候,凤云峥有些出神,待皇后问云峥觉得如何时,他眼中甚有片刻迷茫,稍顿,才道:

    “梁家小姐才思敏捷,出口成章,果真是女中翘楚。”

    听了凤云峥的褒奖,皇后的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梁汝南则微微红了脸。

    “既然云峥欣赏,那汝南便将此诗送与他吧。”皇后趁机做起了中间人,让梁汝南将此诗赠与凤云峥,梁汝南便掏出自己镌刻的印章,在上面留下自己的名号:昭瑢,红色,宛如一朵小梅。

    说完诗词歌赋,又聊到了琴棋书画,这梁汝南确实不是绣花枕头,梁国公自她三岁起便请了师父专门教她,她可谓从小饱读诗书,与皇后聊到兴致高之时,又画了一副兰菊图,两人的声音慢慢地远了。

    凤云峥脑海中浮现的却是另外一张美艳的冷血脸,不屑的眼神似冬日的寒冰,还有那冷冷的声音说话时,仿佛要把人送到地狱里去——

    这样的女子,才让他觉得分外享受啊……

    *

    太阳西沉,空气中散发着血腥味,天色渐渐晚了。

    果真,那血滴每隔两三米便有一滴,一直引着连似月他们从另一个出口出了山,那血滴没有消失,前面的茫茫大道上走了一段,仍旧可见那斑驳血迹。

    连诀还没有死!这一定是他想办法留下的印迹,他那么聪明,那么机敏,他一定在想办法拖延时间,等着家里人去救他!

    “他们是从这边走的,追!”连似月果断地下了结论,她再跨上马背,领着一众人继续往前追赶。

    西边那最后一道如血的残阳终于被黑暗一口吞噬了,一弯残月升上天空,用它微弱的光普照着大地。

    空气,越发的冷了,连似月感觉到初冬的阴风如同刀片一般割过脸颊,疼的几乎要流出血来——

    她忘不掉!永远也忘不掉!

    相府门口,那个残破不全的人,艰难地爬过来,用那双澄澈悲伤的眼睛看着她,向她伸出已经没了手指的手,而她却怕的飞快地跑掉了!

    那时候的连诀,该有多绝望,多伤心啊。

    “连似月,救连诀,别让我恨你!”她在飞奔的马背上,落下两行眼泪,大声地说道,那冰冷的泪珠飞到了空气中,化成雾气。

    *

    长春宫。

    皇后娘娘还在和梁汝南一起欣赏着画作,凤云峥坐在一旁。

    “呵呵呵……”脑海中想到连似月那一贯冷漠的样子,凤云峥居然忍不住笑出了声。

    梁汝南正与皇后娘娘探讨着兰花有几种画法的时候,突然听到这个突兀的笑声,同时转过头去,惊讶地看着他——

    凤云峥意识到这两人询问的目光,立即收敛起笑容,梁汝南顿时感到十分尴尬,她早就感觉到九殿下对她的才情其实不是很敢兴趣,碍于皇后的面子才空洞地称赞了两句,谁知他竟然走神到想别的事情笑出了声音。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