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九八章 贤妃受惊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一九八章 贤妃受惊

    夜色已深,空气中带着些凉意,“啪嗒”,一个比微风还轻的声音在空气中淡淡的传来,声音微弱到几乎听不见。

    凤千越缓缓地抬手,摸了摸脸,脸上一片濡湿,他眼中露出疑惑的身亲来看着自己的手指——

    这是泪吗?

    还是夜间的露珠?

    只是,这片湿意,冰冷彻骨!

    良久,他转身,却十分意外地看到了一个人影——

    “连似月!”

    她就站在他的面前,在月光的映照下,她一身雪青色襦裙,那用银线绣的海棠花在月光下泛着淡淡的薄光,随着风,丝丝缠绕。

    “四殿下,这么晚了,怎么还站在这里呢?”连似月开口,问道,语气中仍是淡淡的讽刺。

    她梳洗一番,准备上塌歇息的时候,突然听到外面传来的璇妃的死讯。她坐在榻前,沉默了片刻后,便走到凤千越这边来了。

    此刻,他双眼冒火,脸上出现了一丝从未有过的狼狈,声音也是出人意料的阴狠,道:

    “连似月,下一次,老天爷不会再帮你了,你不会再有这么好的运气!”

    “什么……”连似月一怔,然后突然就笑了,而且,她越笑越用力,笑到停不下来,最后笑到眼泪都出来了,便弯着腰捂着肚子继续笑,继续笑……

    “你笑什么?”凤千越被她笑的莫名其妙,禁不住发火道。

    终于,她停住了笑,脸上冰冷的没有任何表情,望着凤千越,道,“凤千越,哪儿来的那么多巧合,璇妃面前的那面镜子也不是她偶然看到的啊。”

    “你什么意思?”凤千越紧攥着拳头,冷声问道。

    “没什么意思,只是想来和四殿下说一声,斯人已逝,好好睡吧,但愿,你能睡得着。”

    说着,连似月便转过身,离开了他的视线——

    是的,哪儿来的那么多巧合?根本就没有巧合,一切都是她安排好的!

    第一天的篝火宴会上,她故意一直盯着凤千越看,引起他的不快,而他回视她的时候,她也不像往常一样若有似无的避开,而是更加挑衅地看着他。

    然后再在他的注视中离开宴会场,引得他跟随前去,她深知璇妃真正的秉性,他们这样一前一后离开,她肯定会跟上去。

    果不其然,她跟了上来,被冷眉发现躲在草垛后,冷眉远远地给了她信号。

    然后,她对凤千越说了一番不冷不热的真心话,凤千越则对她说下这些信誓旦旦的话,并且故意都让璇妃都听到——

    最终,才有了后来一系列的事。

    而且,她成功了!成功地让璇妃采取了行动。

    这一切,只因为她实在太了解凤千越和璇妃的为人了,所以能游刃有余地去利用他们。

    只是,她和凤云峥达成了一致的决定,不在狩猎场里将凤千越牵扯进来,他们采取的是各个击破的方式!

    至于凤千越——

    皇帝回宫后必定还会调查璇妃的事,从汝阳,到璇妃的父兄,在这些调查的过程中,他总会多多少少引起皇帝的一些怀疑和猜忌——

    这才是最重要的。

    凤千越啊凤千越,我用了我的所有,我的全部来找你报仇!从今天起,你这辈子都别想睡一个安稳觉了。

    “连似月啊,就这么做一个阴险,狠毒,工于心计的女人吧!”她对自己笑了一下,说道。

    *

    第三天,璇妃死去的消息在狩猎场传开了,皇帝对内宣布一律严守秘密,对外则道璇妃在狩猎的时候受了重伤,不治而亡。

    皇帝决不能让群臣知道他的宠妃是一个叛党,细作!否则,将朝野震动,民间激愤,他的龙威也将被折损。

    狩猎的比赛也宣布停止,所有人整修一天行回京都。

    而璇妃,则在狩猎场内挖了个洞,草草地埋掉了。

    皇后的帐篷里。

    凤云峥单膝跪在皇后的面前,道,“儿臣谢母后成全。”

    “本宫是既成全你,同时又成全自己,璇妃一日不除,后宫则一日无宁日。

    只是,皇上还是未就你母妃和你的事开口,也许一切要等回到宫里才有一个最终的结果,本宫非常希望你能重返朝堂。太子已经被废,这辈子是不可能走出永寿宫了,如果说要在其他皇子中选一个储君,本宫希望那个人是你。”皇后望着凤云峥,说道。

    皇后说的似乎情真意切,但是很可惜,他是个重生之人,皇后再完美的演技,也逃不过他的眼睛——

    她的这番话,不过是个试探罢了。

    凤云峥抬眸,望着皇后,那目光中传达出某种深意,道,“母后,谁说永寿宫才是太子的归宿了。”

    皇后一愣,“云峥?”

    “母后,儿臣还要与人谈些事情,今天就先告辞了。”但是,凤云峥没有再说什么,匆匆地离开了。

    皇后坐在账中,手不断捏着椅背,然后,紧紧地握住了,手背上露出隐隐的青筋。

    *

    这整整一天休整的时间,有的闭门不出,有的则憋不住要出来透气,六王爷凤羽便是后者,璇妃的死对他没有任何冲击,于是他拉了凤烨和连诀来马场上骑马。

    这儿的马场连接着天地和旷野,要比京都地大很多,骑起来爽透极了。

    徐贤妃坐在马场的高台上,身后宫女打着扇子伺候着,她眼睛望着马场上的凤烨,不由微笑地点了点头——

    她引以为傲的烨儿,越发的英姿勃发了。

    “娘娘,璇妃没了,真是一大快事。”一旁给她捏肩的奴才金嬷嬷说道。

    但徐贤妃却凉凉地道,“未必。”

    金嬷嬷一听,道,“娘娘,老奴不解。”

    “昨日与皇后一唱一和地拖延救璇妃的时机,是怕她往后生的儿子独得一份宠,早点除了这个祸患也好,却没想到因此为良妃和九王洗刷了冤屈,比起璇妃那还没影的孩子,还是良妃和九王的威胁更大一些啊。”贤妃的脸上露出一抹清淡冰冷的神情来。

    金嬷嬷听罢,才恍然大悟,道,“果然娘娘想的周全。”

    正说着,凤烨,连诀两个人往这边走过来了,凤羽则有事先离开了。那连诀不知道怎么了,脚上少了一只鞋子,凤烨搀扶着他。

    “他们来了,别说了。”徐贤妃说着,脸上朝走过来的两个年轻人露出了慈爱的笑容,问道:

    “这位是连相的公子吧,这是怎么了,鞋怎没了?”

    凤烨在贤妃身旁的椅子上坐了下去,忍着笑意,道,“母妃,您就别哪壶不开提哪壶了,有的人都要躲到帐篷里去了。”

    连诀听了,如玉的脸庞有些微微泛红,道,“谢贤妃娘娘关心,我没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